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九十九章冤有頭債有主啊

-

說話間,兩名師兄推著那名呆傻乞丐越走越遠。

陳尚躲在鐵門後,心跳如擂鼓,頭腦發矇,呼吸不順,耳邊似有尖銳蜂鳴聲。

他本一心苦修,無憂無驚擾,突然察覺平日與自己親近的師兄和師尊似掩藏著巨大秘密,登時心慌意亂。

而這秘密,甚至關乎人命。

陳尚深呼吸數下,在尋求真相的好奇心驅使下,躡手躡腳閃身走出鐵門,悄無聲息地跟在兩名師兄身後。

兩名師兄扯著那名乞丐一路往地宮深處走去,很快就走到了陳尚從未來過的地方。

那是一條極陰森詭異的廊道,隻見一名師兄唸咒施法,廊道的一塊牆壁應聲翻轉,發出巨大石塊挪動的沉悶聲音。

兩名師兄將那名乞丐粗魯地推進暗門裡,然後走了進去。

暗門緩緩合上。

陳尚怕被髮現,不敢貿然上前,等了許久,纔敢小心地走過去。

石壁嚴絲合縫,尋不見機關在何處。

陳尚仔細瞧著整麵牆,忽然發現一塊石磚上刻著一個字。

魂。

拆字為雲和鬼。

而本宗叫雲歸宗。

陳尚驀地起了一身冷汗,他驚慌失措地轉身就走,卻在奔至廊道拐角處時聽見師尊的聲音。

陳尚連忙刹住腳步,害怕地尋了個隱蔽處躲了起來。

而廊道拐角的另一端,對話聲傳來。

先是個陌生的中年男子的聲音:“吾家小兒出生後身體裡就無靈根,確定能續嗎?”

“當然能。

”一人回答,陳尚聽出那是師尊的聲音,“我已給人續靈根數十載。

“有何後果?”

“若是服丹藥,可能會出現頭昏腦熱的症狀,致使多病,因人而異。

“這丹藥,便是你處處尋無家可歸的乞丐傻子,以人命熬製出的丹藥?”

“門主還是彆問這麼多的好。

“是我多嘴了,勿見怪,不知有無一勞永逸的辦法?”

“有,剖金丹。

“剖金丹?”

“如今我宗門有十二名弟子,你可以任選一個帶走。

“他們不過黃毛小兒,怎麼能達到金丹期?”

“喂烈性丹藥,反正終究一死,也無需在乎什麼病根後果,具體怎麼做,我自會告訴你辦法,但人需由你們帶走,且由你們自己負責。

“如此……”

“等等,先彆說話。

雲歸門門主突然嗬出聲。

他的這句話如一聲驚雷,炸得陳尚渾身發毛,整個人都抖如篩糠。

陳尚不知自己是不是被髮現了,他蜷縮成一團開始祈求上蒼能讓自己躲過這一劫。

可若老天當真有眼,他又怎麼會被人帶入這萬劫不複的深淵裡。

陳尚隻聽見腳步聲越來越近,隨後一道黑影壓下,遮住了所有的光,陰影落在陳尚因恐懼扭曲的臉上,他不敢抬頭也開不了口,他原是心性驕傲的少年,可這刻他的命都不由他自己做主。

雲歸門門主歎著氣搖頭:“可惜,你是個好苗子,原本能賣個好價錢。

然後陳尚被雲歸門門主強行帶進廊道那扇暗門裡。

暗門連接著一條旋轉往下的石頭階梯,階梯的儘頭,有一座泛著鏽綠光芒的青銅大鼎。

雲歸門門主不顧陳尚的哭喊求饒,無情地把他丟進了大鼎裡。

鼎裡,方纔那名被兩名師兄推進暗門的傻子乞丐也在,大鼎的光芒詭異地纏繞在那乞丐身上,乞丐四肢扭成可怖的模樣,不停地痛苦哀嚎著。

陳尚驚恐地後退,攀著大鼎內壁想爬出去,可下一刻,被光芒纏上他的身子,似淬毒的繩索勒住他頸部和手腳,陳尚感到體內的力氣和靈氣在被漸漸抽走。

在極端害怕的狀態下,陳尚很快就暈過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陳尚發現自己身處一間密封的石室裡,渾身長著奇怪的黑毛。

他崩潰地尖叫呐喊哭泣著捶打石室牆壁,可無人迴應他。

自那日後,陳尚猶如身處地獄,等待他的隻有無邊無儘的折磨。

每七天,他曾經的師兄就會掐住他的脖子將他丟進大鼎裡,每進大鼎一次,他就越消瘦,身上毛就越密,數月後他已不成人形。

那間石室本不止陳尚一個,還有雲歸門門主從其他地方抓來的無家可歸的傻子乞丐,但那些人身體贏弱,很快就死了。

就在陳尚徹底絕望等待著死亡到來時,忽然一天,未到進入大鼎的日子,石室門卻開了。

一人站在門前,廊道上的燭火將他的影子拉得極長,落至冰冷的石室中。

已變成長毛怪的陳尚抬頭看去,見來人是一名看起來不過十**歲的白衣少年,五官清秀可愛,可眸中卻帶著與他樣貌極不相符的深沉。

而一旁,身陷陳尚回憶,猶如無形遊魂的藺輕舟渾身悚然。

他曾見過此人。

在牧重山的記憶中。

此人是蘭絮君,應伏心。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

應伏心平靜地看著陳尚,淡淡道:“真可憐。

說著應伏心轉身離開,陳尚不知所措地原地徘徊片刻,小心翼翼地走到廊道上,這才發現這條廊道旁有許多石室,而如今石室的門全都被打開了,幾十隻長毛怪皆試探地走出石室。

不過一會,應伏心又回到了這裡。

這次,他拖著一人。

正是雲歸門門主。

門主顯然已經受過了幾近為虐待的毆打折磨,其雙腿的膝蓋骨被挖,一隻眼睛被戳瞎,口鼻皆是血。

應伏心拽著他的後領,拖一條癩皮狗似地將他拖了過來。

“饒命啊,我什麼都告訴你,什麼都給你,饒命。

”門主驚懼萬分,不停地求饒。

應伏心笑了笑,他鬆開人看著他淡然反問:“當初騙我入雲歸門的時候,你想過自己有這日嗎?當初將我賣給他人做金丹容器時,你想過還會和我碰麵嗎?”

“是我的錯,我錯了,饒了我。

”雲歸門主磕頭如搗蒜,額頭磕出血。

應伏心抬頭,高聲對那群長毛怪說:“冤有頭債有主,就是此人害你們變成如今模樣的,如今你們可以加倍奉還了。

說著,應伏心將雲歸門門主丟進長毛怪中。

廊道裡安靜了片刻,隨後一隻長毛怪撲了上去。

當一隻撲過去後,所有的長毛怪都瘋了。

他們衝上去,踩著雲歸門門主,利爪抓瞎門主還能看見的那隻眼睛,揍毀他的鼻子,在雲歸門門主的慘叫聲中,無數隻利爪捅進他的肚子將腸子拽了出來,血淋淋極其殘忍。

應伏心平靜地看著這一切,確定門主已死後轉身離去。

陳尚冇有參與殺人暴行,他看見應伏心離開,悄無聲息地跟了上去。

陳尚跟著應伏心離開陰冷的廊道至大殿處。

大殿全是屍體,看起來之前經曆了一場惡鬥。

陳尚看見了趙堯,他的身體被劍劈開,裂成了兩半。

這些少年至死都不知自己受了欺騙,還在為他們所謂的師尊驅逐不請自來之人,甚至聽不進任何有關他們師尊的質疑。

應伏心麵無表情地踏過屍體穿過大殿尋至一處石室。

這個石室陳列奢華,應該是門主的寢室,靠牆處放著一排檀木書架,上麵放著許多書籍。

應伏心一本一本找去,最後尋出兩本書。

他先是看了其中一本,查到什麼,眸中冷光微閃,眼底深處翻湧著殺意。

他不屑地將書丟在地上,又展開另一本閱讀起來。

應伏心盯著其中一頁看了許久,最後喃喃道:“原來施咒者需有大乘期修為,我說怎麼不管用……”

他撕掉書的最後幾頁,摺好小心收起,同樣隨手將書丟在地上,然後離開此地。

片刻後,陳尚探頭探腦地走進石室,看著地上兩本書,猶豫片刻,將兩本撿起卷好放進懷裡。

剛做完這一切,陳尚突然聞到一股濃鬱刺鼻的燒焦味。

起火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