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章魔尊吃醋要人哄

-

陳尚衝出石室,發現大殿處處燃著熾熱烈火,殿內的屍體已焦黑麪目全非,且火勢蔓延極快濃煙嗆人。

陳尚害怕地重新四處尋找出口,在廊道上遇見不少與他一模一樣長毛怪。

其中一名長毛怪是當年修煉地宮的工匠,帶著他們尋至暗道處,跑到了懸崖洞口邊——便是藺輕舟他們進入地宮的進口。

幸而火勢被擋在石牆裡,冇有燒出來。

長毛怪們在洞裡擠擠攘攘,不知所措,陳尚走到懸崖邊,愣愣地看著外麵陽光普照,他忍不住伸手去觸摸陽光,想感受多月不曾接觸到的溫暖。

可誰知他的手一碰到陽光,感受到的不是春暉暖意,而是如同灼燒的疼痛。

陳尚驀地收回冒白煙的手,然後眼淚湧了出來,喉嚨裡發出淒厲的叫喊哭聲。

他明白了,他已經徹底變成了怪物。

地宮的火燒了三天三夜,將一切付之一炬,大部分的長毛怪生前癡傻無家的乞丐,如今變成了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更不知何去何從,都留在了地宮裡,與滿殿的塵埃相伴,等待著死亡降臨。

-

-

ps://m.vp.

“師弟!”

“藺師弟!師弟快醒醒!”

藺輕舟猛地睜眼,像溺水之人衝破水麵終於能重新呼吸般大口喘著氣,他滿身冷汗,瞳孔縮得如針尖大小微微顫抖,頭疼欲裂,許久分不清現實與虛幻。

“可算醒了。

”倪婉婉拍拍胸脯,擔心地說。

賀沛雖說不待見藺輕舟,此刻也忍不住鬆了口氣。

“師弟,你冇事吧,認得我是誰嗎?”洛長川按住藺輕舟的肩膀,焦急不安地問。

“洛……洛師兄……”藺輕舟額冒虛汗,神情恍惚,從牙縫裡勉強擠出幾個字,“……牧……靈雀,我的靈雀在哪……”

“在這,你放心。

”倪婉婉連忙將白羽靈雀放進藺輕舟懷裡。

藺輕舟抱住靈雀鬆口氣,渾身無力往後靠,發現自己正靠坐在一棵參天古樹下,他困惑迷茫地問:“我們這是在哪啊?”

“地宮外麵的深林裡,我們逃出來了。

”洛長川答道。

藺輕舟忽然情緒激動起來:“那個長毛的……他怎麼樣了?”

洛長川道:“它跑了。

賀沛道:“那玩意兒真恐怖,我從冇見過,也不知道是什麼。

“是……是人……”藺輕舟依舊覺得天旋地轉,費勁地說。

另外三人愕然:“什麼?”

藺輕舟:“他們都是……人……”他話未說完,忽覺胃裡一陣翻江倒海,忍不住捂嘴乾嘔起來。

“你身體不適,先彆說話,我們先回鎮子的客棧休息。

”洛長川拍拍藺輕舟的肩膀安撫他,然後在他麵前半蹲下來,倪婉婉與賀沛幫了一把,讓藺輕舟趴在洛長川背上。

藺輕舟精神狀態確實很差,他像是個經曆長跑因耗儘所有力氣不得不停下的人,神誌模糊,剛趴在洛長川背上又立刻睡了過去。

洛長川正準備騰空而起時,忽然神識一動,感到一道目光的注視,驀地轉頭看去。

涼風乍起,蕭蕭枯葉在落日餘暉中翩翩起舞,一派寧靜,並無人影。

“師兄?怎麼了?”倪婉婉不解地問。

“冇什麼……”洛長川收回目光,心想興許是自己太過敏感了。

-

藺輕舟再次醒來時,一睜眼看見了客棧簡陋的木梁。

已是夜深月寒時,桌上燃著一盞燭燈,豆大的燭火照亮客房的角角落落。

藺輕舟迷糊片刻,轉過頭四處看去,發現白羽靈雀蜷在他枕邊,眼睛緊閉。

藺輕舟側過身,伸手摸了摸白羽靈雀的腦袋,他不由地想起在地宮廊道裡,牧重山救了洛長川後惶惶從空中栽下來的那幕,感到既心疼又後怕。

“不知傷得重不重……”藺輕舟輕聲嘟囔,“現在靈體離身,也冇法問啊……”

就在這時,隻聽‘吱嘎’一聲,藺輕舟的房門被人輕輕推開。

倪婉婉手端著碗藥湯走進,見藺輕舟睜著眼,欣喜道:“師弟,你醒了,感覺如何?”

藺輕舟手撐床榻坐起身,道:“我好多了,謝謝師姐。

“把這碗安神藥喝了吧。

”倪婉婉將手裡的藥遞給藺輕舟。

“謝謝。

”藺輕舟伸手想接藥碗,忽感覺胸口尖銳刺疼,他忍不住蹙眉用手撫了下。

倪婉婉見了,說:“你身上的撞傷和磕傷我們已幫你治好,不過胸口這傷,因是師兄用法術誤傷,所以一時半會好不掉,會疼一陣。

“冇事,也不疼。

”藺輕舟連忙把手放下來,接過倪婉婉捧著的藥碗,將裡頭的藥一飲而儘。

倪婉婉拿回空碗道:“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藺輕舟連忙道:“師姐,關於地宮的事,我有話對師兄他們說。

倪婉婉道:“大師兄和賀師兄去鎮上收集線索了,這會不在客棧,你身子也不好,要不還是明早說吧?”

“好。

”藺輕舟點點頭。

倪婉婉又道了聲好好休息,隨後拿著空碗離開,走之前幫藺輕舟吹滅桌上燭火。

客房陷入寧和的漆黑中,藺輕舟才睡醒,一時半會不覺困,他先是從乾坤袋裡拿出合歡丸,放進嘴裡嚼碎了嚥下,掐指算了算還有幾日,隨後將白羽靈雀攬在懷裡,輕摸它的額頭,想著今天所見所聞。

忽而,安靜的客房響起了叩門聲,像是怕驚擾什麼,極輕極溫柔。

“嗯?”藺輕舟疑惑來人是誰,從榻上坐起,帶著猜測的態度對著門喊道,“是大師兄嗎?快請進。

叩門聲停了一瞬,又繼續響起。

藺輕舟無法,起身披衣趿鞋去開門。

可當他打開門時,奇怪的事發生了。

門外空無一人,隻有滿地銀霜清輝。

藺輕舟走到走廊左看右看,疑惑地撓撓頭,喃喃道:“怎麼回事啊……”

藺輕舟重新回到客房裡,越想越覺得毛骨悚然,連忙關緊門,想藉著皎潔月光走到圓桌邊把蠟燭點起來。

可當他關門時,一人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他身後,忽然伸手,猛地將其攬進懷裡,手臂將藺輕舟的窄腰勒得死死的。

藺輕舟還未反應過來,隻覺得整個人腰上一道力,隨後自己的後背驀地貼在一人的胸膛上。

那人一手環緊藺輕舟的腰,一手捂住他的嘴,溫熱的呼吸撲在他側臉,被夜風染得微寒的唇若有若無地貼著他的耳朵,含笑的聲音優哉遊哉地響起。

“三更半夜,娘子怎能請其他男人進屋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