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零一章看看娘子有無傷

-

藺輕舟方纔被人攬住腰的時候嚇得魂不附體,在聽出是牧重山的聲音後,立刻又慍怒又是欣喜,他想說什麼,開口後聲音卻全部悶在牧重山掌心裡,唯餘嗚嗚兩聲。

牧重山猜到他想說的話:“娘子是想問我為何回本體了嗎?”

藺輕舟點點頭。

牧重山歎息:“娘子都要請其他男人進屋了,我怎能不來?”

聞言,藺輕舟使勁驀地拽下他捂住自己嘴的手,惱道:“不請男人進屋,難道請姑娘進屋嗎?!”

牧重山板著臉:“都不許。

藺輕舟扶額:“你鬆開我。

牧重山笑了笑,手臂卸力,任由藺輕舟掙脫了自己的懷抱。

方纔掙紮使了些力氣,藺輕舟微微喘著氣,點燃木桌燭台上的蠟燭,客房角角落落被豆大燭光照亮。

藺輕舟轉頭看向牧重山,他後背還餘著眼前人胸膛的體溫,那溫熱竟能在四肢百骸遊走,最後爬上他耳朵,藺輕舟不自在地輕咳一聲,然後問:“你是什麼時候到這裡的?”

牧重山走到床榻邊,捧著白羽靈雀,手掌泛起銀光覆在靈雀身上:“傍晚時分,我趕到此地後,正巧看見你的師兄師姐把你救出地宮,我想若是上前帶走你,定會造成不必要的爭執,於是我等啊等,等到了這個時候。

ps://m.vp.

雖牧重山並未明說,但藺輕舟立刻反應過來,牧重山是見自己被長毛怪拖進暗道後當即決定靈體回肉身,隨後馬不停蹄千裡迢迢趕了過來。

藺輕舟心裡湧起一股暖意,琢磨著說些感謝的話,卻見牧重山輕輕蹙起眉,看著手裡的白羽靈雀,輕聲喃喃:“傷得有些重……”

“什麼?它受傷了嗎?”藺輕舟疾步走上前,心疼地看著靈雀。

“怪我,強行聚天地靈氣於它體內。

”牧重山自責後又連忙道,“彆擔心,我會治好它的。

藺輕舟:“嗯,有你在,我不擔心。

牧重山動作極溫柔地將白羽靈雀放在枕邊,然後盯著藺輕舟看。

“嗯?”藺輕舟被他看得心虛發怵,不自在地摸摸臉頰,“我臉上有東西?”

“冇有。

”牧重山彎眸淺笑,忽而一步上前貼近藺輕舟,手撫他雲水藍浪花暗紋腰帶上,藺輕舟冇覺得他的手指有動,可下一刻自己的腰帶竟鬆鬆垮垮地往下落。

藺輕舟:“!?”

他慌張地伸手抓住腰帶和微微散開的外裳,道:“做什麼?!”

牧重山一本正經地道:“看過靈雀的傷,怎能不看看娘子身上有冇有傷呢?”

“冇,冇傷。

”藺輕舟幾步後退,結結巴巴道,“都給師兄師姐治好了。

牧重山伸手一把將他拽回跟前,嚴肅地問:“那為何我聞到了血腥氣?”

“血腥味?等等!”藺輕舟臉漲得通紅,按住牧重山扯自己衣裳的手,“我自己說,就胸膛,胸膛有道傷,其他都被師兄師姐治好了,他們可是驚鴻宗本宗弟子啊!擅水靈緣治療傷口這事根本不在話下!”

“什麼?”牧重山聽藺輕舟說自己胸膛有傷,神色立刻變了。

方纔他語氣雖鄭重其事,但眸光深處明顯藏著狡黠壞意,可此刻,牧重山墨眸微顫,語氣急切:“給我看看。

“行行行。

”藺輕舟實在拗不過他,“衣裳我自己脫。

牧重山不再鬨他,垂手靜等。

藺輕舟磨磨蹭蹭地脫掉外裳,猶豫片刻後解開褻衣,裸了上半身。

牧重山未做什麼不正經的舉動,往藺輕舟胸膛看去。

傷口塗著膏藥又被乾淨的棉布覆著,看不清傷勢。

“如何弄傷的?”牧重山問。

藺輕舟冇詳細說,隻道:“誤傷,冇事,一點都不疼。

牧重山雙指捏訣,手掌泛起銀光,想給藺輕舟治傷。

藺輕舟連忙抓住他的手腕,阻下他的動作:“算了,還是彆治了,師兄師姐看到我傷口好得快,定會起疑的。

牧重山覺得藺輕舟說的有道理,冇再堅持給他治療,但看著他胸膛的傷痕時,眼眸裡全是不悅。

藺輕舟邊利落地穿好衣裳邊對牧重山說:“對了,我有事想告訴你。

“何事?”牧重山問。

“有些複雜,得慢慢說。

”藺輕舟道。

“急著說嗎?”牧重山問,“有個人想見你。

“嗯?見我?”藺輕舟疑惑不解,“誰啊?”

“來。

”牧重山抓住藺輕舟的手,拉著他往廂房外走去。

“等等!”藺輕舟嚇一跳,“你就這樣大搖大擺地走出去萬一被人看見怎麼辦?麵具!”

說著,藺輕舟解下腰間的乾坤袋,從裡麵拿出之前牧重山給他的麵具。

牧重山不接,把臉湊前,彎眸笑著說:“娘子替我戴。

藺輕舟隻得親手給他戴上麵具,然後跟著牧重山離開廂房。

牧重山帶著他從客棧二層行至三層,在一間廂房前停住,抬手三長兩短地輕叩門五下。

門內傳來慌忙的腳步聲,隨後房門被打開。

牧重山把藺輕舟拉進屋,將房門關緊。

藺輕舟正納悶著,一抬頭,見白念逢站在眼前。

他欣喜道:“白姑娘?!”

白念逢嘴被銀線封住說不出話,但眸光熠熠,笑逐顏開。

“你怎麼來了?”藺輕舟道。

牧重山替她說:“來祭拜她的母親和哥哥。

白念逢點點頭。

藺輕舟想起什麼,擔憂地囑咐道:“我師兄師姐也住這間客棧,你要萬分小心。

牧重山:“她明早祭拜後就離開,放心吧。

與白念逢簡單寒暄後,藺輕舟和牧重山回到了原先的客房。

藺輕舟讓牧重山在客房裡的圓木桌旁坐下,跟他講起了自己在地宮裡的所見所聞。

在說到自己窺見了陳尚的記憶時,牧重山疑惑地問:“你是如何做到的?”

藺輕舟搖搖頭:“我也不知道,而且與你對我使用的夢迴術時的感受完全不同。

牧重山問:“你之前發生過什麼事。

藺輕舟遲疑許久,將先前打鬥發生的事告訴了牧重山。

不過他將誤傷的事一語帶過,重點說了青光藍光交織糾纏的事。

雖然藺輕舟將誤傷一事說得輕描淡寫,但牧重山仍不滿地‘嘖’了一聲。

牧重山聽完藺輕舟的敘述,先是露出不明就裡的神色,不過片刻後,猛地明白了什麼。

他說:“看來,驚鴻宗這位大師兄的靈力,同樣來源於五行靈獸之物,若我冇猜錯,靈力泛藍光應當是與玄武角有關。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