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零二章南風吹夢到西洲

-

“大師兄的靈力也來自於五行靈獸?”藺輕舟驚訝,“你是怎麼知道的?”

牧重山問:“還記得我跟你說過,集齊青龍鱗、朱雀羽,白虎牙,玄武角,麒麟須,就可擁有扭轉乾坤、回溯天地之力嗎?”

藺輕舟拇指食指抵住下巴,歪著頭,輕輕‘嘶’了一聲:“確實有說過。

牧重山:“應當與此有關,不多琢磨,你繼續說。

“啊對。

”藺輕舟忙將他在地宮裡的所見所聞悉數告訴牧重山,當他提到應伏心時,牧重山先是驚訝不已,隨後不知想到何事,臉色微變,顯得不自然。

他素來冇皮冇臉,此刻難得露出拘謹的表情:“你確定那人是我師弟麼?”

“對,我確定是他。

”藺輕舟篤定地點點頭,“你對我使用過夢迴術,看模樣,的確是同一人。

“奇怪……”牧重山蹙起眉,若有所思。

藺輕舟追問:“你想到什麼了嗎?那地宮裡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牧重山聽完藺輕舟的描述,已在心裡猜了個七七八八,道:“你應該也知道,天生擁有靈根者其實是這芸芸眾生中的少數。

藺輕舟點點頭。

他雖然是穿越到這個世界的,但已經切身多次地感受到普通百姓對修道者的崇敬和羨慕。

“所以,有很多人為得靈根不擇手段,這種情況在好麵子的修仙世家,特彆常見。

”牧重山道,“誰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功成名就,但讓普通人獲得靈根,並非易事。

“我師祖曾告訴我,在他還是名少年時,世上曾存在著一個邪教,這個教派拿活人煉藥丹,煉出的藥丹能使普通人獲靈根,但幾十個普通人的命煉製出的丹藥才能使一人得靈根,且吞服丹藥有腦筋變得愚鈍的風險,因這個邪教的做法實在罪惡,後被正義之士剿滅。

藺輕舟恍然大悟:“所以那個雲歸門門主,是在抓人煉丹藥!”

“對。

”牧重山點點頭,忍不住調戲一句,“我家娘子真聰明。

藺輕舟:“……”

牧重山輕咳一下,換成一副嚴肅神色,繼續道:“雲歸門門主應當是邪教的餘孽,陳尚所見那些乞丐,就是那他派人四處尋來煉丹的。

像傻子乞丐這樣的人,就算失蹤了也不會有人尋找,最適合煉丹。

“天啊……”藺輕舟聽得汗毛豎起,背脊陣陣發涼,“這麼些年……死了多少人啊……那,他收的那些弟子,也是用來煉丹的?”

“不。

”牧重山肯定地搖搖頭,“那些少年都有靈根,不可能淪落到和乞丐一起煉丹的下場,門主是想殺人滅口,纔會將陳尚投入大鼎中,他隻是特例。

“那為何要騙那些少年進雲歸門?”藺輕舟不解。

牧重山道:“你把陳尚躲在拐角處偷聽到的話再複述一遍。

藺輕舟按住側額努力回憶,因苦思眉眼擠在一塊,儘量將他聽見的話一字不落地說了出來。

在說到‘剖金丹’三個字的時候,牧重山道:“對,這就是關鍵。

“什麼關鍵?”藺輕舟追問。

牧重山解釋道:“方纔我也說,服用丹藥可能會致人愚鈍,所以定有人追尋更加安全地獲靈根的辦法,這便是剖金丹,這些少年天生有靈根,能修煉,隻要給他們日日服用烈性丹藥,不過三載,他們就能達到金丹期,到時候再將他們的金丹剖出給他人,另一人就能不費吹灰之力獲得金丹期修為。

“可是剖金丹不是會死嗎?”藺輕舟錯愕地瞪大雙眼。

牧重山輕聲:“對,但恐怕對於那些少年來說,最讓他們絕望的事,並非剖金丹後的死亡,而是日日服用烈性丹藥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如此,死亡對他們來說,或許還是一種解脫。

“臥槽……也太殘忍了……”藺輕舟忍不住罵了一句。

他想起陳尚與趙堯初見時,兩名少年眼裡的傲然和意氣,可誰又知,那時候他們已是帶著血腥氣糊著肉泥的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等等,這麼說來,難道你的師弟曾經受過雲歸門的迫害?”藺輕舟推測道,“所以他殺了雲歸門門主並一把火燒了地牢,是為了報仇?”

“這正是我覺得奇怪的地方。

”牧重山垂眸,因思慮聲音變輕,他呢喃,“據我所知,師弟出身名門望族,十二歲那年被我師尊領回春華宗,而且他根骨極佳,不像是吃過烈性丹藥的樣子。

藺輕舟又問:“你覺得這事,跟春華宗滅門以及你被冤枉的事,有關聯嗎?”

牧重山緩緩道:“我不知。

藺輕舟又問:“你和你的這位師弟,關係親近嗎?”

牧重山:“……”

他突然安靜下來,眸光撲朔,片刻後嘴角勾起不自在的笑,生硬地扯開話題:“怎麼?你在吃醋嗎?”

藺輕舟耳垂髮熱,忙道:“談正事!”

牧重山目光從藺輕舟身上落在桌上,道:“可惜那地宮被一把火燒儘了,不然或許能尋見一些蛛絲馬跡。

“啊對,說起線索……”藺輕舟猛地想到什麼,拿出乾坤袋,從裡麵取出那捲寫了許多門派名稱的書,遞給牧重山,“這是你師弟在地宮裡尋到的書,你瞧瞧,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

“嗯?我看看。

”牧重山接過那捲書,仔細地翻閱,再看到前兩頁的內容後,他的臉色沉了來:“這是賬本。

“賬本?”藺輕舟疑惑。

牧重山點點頭,嚴肅地說:“對,上麵提到的門派,都是在雲歸門門主手裡買過丹藥或者人的,也就是,說這些門派在助紂為虐、罪行累累,這本書不能放你身上,若是被知情人看見,你會有生命危險的。

“嘶,那這本書放哪合適?”藺輕舟說。

牧重山:“我收著吧。

“好。

”藺輕舟冇有異議。

他話音才落,床榻處傳來兩聲虛弱的啾啾聲——白羽靈雀醒了。

牧重山和藺輕舟齊齊站起身,走到床榻邊去瞧它。

牧重山伸手捧起有氣無力地蜷成一團的靈雀,指尖聚銀光,覆在它額上探查其傷勢。

“如何?”藺輕舟語氣焦急。

牧重山神情凝重,道:“我得帶它離開這裡,去天地靈氣鼎盛之地療傷。

藺輕舟:“現在嗎?”

“對。

”牧重山答道,“明日下午應當能回。

“好,快去吧。

”藺輕舟心疼白羽靈雀,催促牧重山。

牧重山冇有立刻轉身離開,看向藺輕舟問道:“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嗯?我有忘記什麼事嗎?”藺輕舟困惑地摸摸後腦勺,“冇有啊。

“有。

”牧重山眯眼笑道,“離彆吻。

藺輕舟:“哪有這種東西……唔。

他話未說完,被牧重山用唇舌堵住了嘴。

那是一個極溫柔的吻,像場繾綣纏綿的夢。

藺輕舟半晌纔回過神,剛要惱羞成怒,卻聽見極輕的話語隨南風落入他耳畔。

“藺輕舟,我喜歡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