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零四章樁樁壞事皆有關

-

洛長川正和村長與鮑大家媳婦說著話,上善娘娘款步走來,詢問:“發生了何事?”

上善娘娘並未故意端架子,但村長和鮑大家媳婦從未見過如此典則俊雅的女子,心中驚歎過後惶惶低頭,不敢直視她。

洛長川抱拳行禮,而後將此村曾出現過皮囊傀儡殺人一事告知宗主。

上善娘娘秀眉擰起,問:“罪魁禍首是隕淵魔君?”

“對。

”洛長川點點頭。

“為何樁樁件件壞事皆與他有關……”上善娘娘忍不住望向藺輕舟,語氣無奈。

在驚鴻宗弟子隊伍裡的藺輕舟聽不清他們在說何事,隻見上善娘娘莫名其妙地看了自己一眼,又立刻移開目光,然後她喚來副宗主北溟道人,並和他說了些什麼。

北溟道人露出詫異神情,和上善娘娘交談兩句,隨後點點頭,和洛長川一起禦氣而起。

北溟道人和洛長川行至空中,往村長所說的方向西去,洛長川問道:“副宗主,我們如何對付皮囊傀儡,活捉嗎?”

北溟道人捋著花白的鬍子,說:“無法活捉直接斬殺也行,總之不能任由其遊蕩世間,殘害無辜村民。

-

ps://vpka

shu

-

深林孤寂處,荒壟鬆柏稀。

孤孤單單兩座墳塚前,一名身著素淨白衣頭戴覆著輕紗鬥笠的女子正跪在墳前除著雜草。

她拔掉墳塚旁最後一棵雜草,在墳邊栽下鬆柏,纖細蒼白的手指捏決掌心泛起綠光,不過片刻,樹苗便長成鬱鬱蒼蒼的參天大樹,替墳塚庇廕。

做完這一切,白念逢鬆了口氣,她在母親的墳邊跪坐,伸手撫著石碑上因風吹日曬有些模糊的碑文,心裡小聲道:娘,我來看你了。

白念逢胸口發悶,可怖的漆黑瞳孔裡有著極深的苦楚。

她想起自己剛變成皮囊傀儡的日子,因無法控製自己嗜血的**而忍不住傷人,不得已下,白念逢請求牧重山將自己的嘴用銀線縫住。

後來,她雖可以遏製自己不去吸人血,但因變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而日夜心陷苦楚,終有一日,她決定結束自己的性命,於是打算將體內的金丹還給牧重山。

牧重山聞言,也未勸她,隻是問:“可有什麼未了的心事,我幫你完成。

白念逢思索半晌,以寫字的方式告訴牧重山,她想最後給母親做一次饅頭,請牧重山替不能見人的她交到母親手上。

牧重山答應了她,將她做好的饅頭放進食盒裡,化作挑擔的老翁路過白念逢母親破屋門口,以自己吃不掉太難攜帶為由,將食盒裡的饅頭送給了白念逢的母親。

誰知白念逢的母親吃過饅頭後,拖著殘軀從床榻上掙紮著爬起,拽住牧重山的衣袖,哭喊:“這是我家閨女做的饅頭啊,我就知道她還活著,求求你告訴我她在哪,無論她變成什麼樣,她都是我的閨女啊。

牧重山當即將飛鴻鏡贈予白念逢母親,讓這對遠隔千裡的母女見了麵。

就算白念逢瞳孔發黑,臉色慘白如屍,嘴巴被銀線縫上,可她的母親見到她後不但冇有害怕,還因慶幸她還活著嚎啕大哭。

有了母親的牽掛,白念逢打消了離世的念頭。

可白念逢母親體弱多病,一年後猝然離世,白念逢因此鬱鬱寡歡過一陣,但冇再想著自殺。

她決定活著,因為母親曾對她說:“乖兒,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白念逢期盼著有這麼一日,她尋到讓自己變回普通人的辦法,然後她就可以去看看山川異域,結識朋友。

-

白念逢在墳前與母親和哥哥說了會話,她知此地不宜久留,站起身打算離開。

哪知就在她邁步準備走的那刻,兩名修道者禦氣而來,輕盈落地,攔住了她的去路。

白念逢心中大驚,低頭壓低鬥笠,盼著他們並不是來尋自己的。

可事與願違。

洛長川一步上前,右手警惕地按在腰間佩劍上,他冇有立刻發難,彬彬有禮地對白念逢說:“姑娘,我們尋人而來,可否請你摘下鬥笠?”

白念逢:“……”

沉默籠罩著渾身緊繃的兩人,天地寂靜,有風撫過,輕撩白念逢鬥笠的紗。

忽而!白念逢驀地抬手捏決,隻見大地顫抖,洛長川因站不穩一個踉蹌,好不容易穩住身子,發覺腳下的土壤正在裂開,他急急後退,避免掉進地縫裡。

而地縫裡,木藤正在瘋狂生長,它們頂開土壤扭曲交織,重重拍向洛長川。

洛長川不慌不忙唸咒撚訣,將襲來的木藤凍住。

白念逢並不打算和洛長川糾纏,召出木藤絆住洛長川後,轉身就要跑。

忽而雷霆震怒之聲從空中傳來:“邪鬼,哪裡跑!”

北溟道人躍至空中,召出數百根冰錐組成繚亂的法陣,一聲令下,冰錐齊齊刺向白念逢。

白念逢躲閃不及,肩膀小腿皆被冰錐刺中,倉惶摔倒在地,鬥笠滾落,她全黑瞳孔和慘白髮青的臉再無遮擋,白念逢所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檢視傷勢或繼續逃跑,而是慌亂無措地拉起衣袖擋住臉。

北溟道人不屑地冷哼:“果真是邪鬼。

他再次召出冰錐法陣,決定給白念逢來個致命一擊。

百根冰錐受到號召,淩厲地劃過空氣,往白念逢的死穴刺去。

白念逢知自己命數已儘,絕望地雙手抱頭,等著魂飛魄散的那刻到來。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道銀光至白念逢身前,頃刻展開成牆,擋下了所有冰錐。

北溟道人先是一愣,忽然感受到什麼,猛地抬頭看去。

一襲玄黑衣袍的牧重山站在不遠處,手心泛起銀光。

“隕淵魔頭?!”北溟道人駭然,而後大聲質問,“果真與他人所說那樣,這個皮囊傀儡是你製的!”

“北溟,難怪你百年冇道侶。

”未見牧重山身子動,但他頃刻間已至白念逢身旁,伸手將其扶起,“怎麼能管這麼漂亮的一位姑娘叫皮囊傀儡呢?”

“你!”北溟道人自持穩重,聽不得這般輕佻的話語,氣得吹鬍子瞪眼,掌心聚起靈氣要與牧重山打架。

誰知牧重山朝他彎眸一笑,笑意極冷:“北溟,你的寶貝徒弟可快死了,你確定要與我打麼?”

北溟道人猛地轉頭去尋洛長川。

不知何時,洛長川脖子被木藤纏繞勒緊,他臉漲通紅雙手艱難第扯著木藤,一副無法呼吸的模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