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零七章親前要先說一聲

-

白念逢痛苦哀慟的過去,通過牧重山的口述,一一傳達給了藺輕舟。

藺輕舟的情緒從憤怒轉變成悲傷,最後隻餘‘無能為力’四個字。

他低頭,因心緒久久不能平靜而眼眶微微泛紅,他說:“白姑娘是個很好的姑娘,為什麼她要經曆這些事啊……”

牧重山伸手,安撫地輕拍藺輕舟的肩膀,輕聲:“老天無眼。

藺輕舟看向一旁陽白穴連著三條白光細線,閉著眼似在小憩的白念逢,目光落在她鐵青的臉色和被銀線縫起的嘴巴上,長長地歎口氣。

“我已在尋能讓她變成尋常人模樣的辦法了。

”牧重山伸手去揉藺輕舟的眉心,輕輕笑道,“彆愁眉苦臉的。

“嗯。

”藺輕舟點點頭。

忽而,另一邊,閉眼盤腿坐著的洛長川雙手不安分地往前伸,似在撲抓著什麼,他額上冒冷汗,臉色發青,嘴唇慘白。

洛長川身旁的上善娘娘和北溟道人倒還顯得平靜。

牧重山看了洛長川一眼,對藺輕舟說:“他們快醒了,我該走了。

“啊?走?”藺輕舟上前半步,貼近牧重山,“你要去哪啊?”

牧重山道:“帶念逢姑娘回深林裡去。

與他們言語糾纏,實在惹人厭煩,不如早些離開,耳根還能清淨些。

再者,雖上善娘娘知曉你與我相識,但北溟道人和你的大師兄並不知此事,你若想在驚鴻宗立足,就不能讓旁人看出與我有太多瓜葛。

藺輕舟忙道:“我冇想在驚鴻宗立足……唔……”

他話未說完,牧重山彎著嘴角在他柔軟的唇上落下一個蜻蜓點水的吻,直接把他後麵的話堵回了喉嚨裡。

藺輕舟被如此措不及防地吻了一下,先是一愣,隨後耳根發熱,不自在地用手背摸唇:“你怎麼……這樣……”

“哪樣?”牧重山興趣盎然地追問。

藺輕舟:“我倆擱這說正事呢。

“對啊,說正事,所以呢?”牧重山眯著眼笑著。

藺輕舟支支吾吾:“你……你好歹和我說一聲啊,讓我有個準備……”

牧重山笑意更甚:“哦?要提前說啊,知曉了,注意了啊,我又要親你了。

“你!唔!”藺輕舟的唇再次被吻住。

這次可不是什麼溫柔的吻,牧重山右手環住藺輕舟的腰,左手按住他的後腦勺,又凶又狠地吻他,蠻狠地撬開他的牙關,以溫熱的舌侵略城池,毫不留情地奪走他的呼吸。

“牧……唔……喘不上……唔……”藺輕舟幾下掙紮無果,被吻了個氣喘籲籲頭暈眼花,最後額頭靠在牧重山肩膀上好半天冇回過神來。

牧重山心滿意足地摟著人,等他呼吸平靜後,理直氣壯地說:“我可提前說了啊。

藺輕舟很想對他比個國際不雅手勢,最後還是因為道德觀的約束冇比,拿額頭憤憤地砸了他肩膀兩下。

“對了,兒子交給你。

”牧重山道。

藺輕舟受到驚嚇,猛地抬起頭來:“啊?!什麼東西?”

牧重山變戲法似地不知從何處將尚在沉睡的白羽靈雀捧出,放進藺輕舟手心裡。

藺輕舟許久不見靈雀,十分欣喜地捧著它,問道:“它的傷好了嗎?”

“有我在,當然痊癒了。

”牧重山道。

藺輕舟籲口氣:“太好了。

話說至此,牧重山想起什麼,道,“上善娘娘原本來此處,是為查地宮一事,因是你看見了陳尚的過去,她定會讓你同她說說那日所見所聞。

“不能告訴她嗎?”藺輕舟問。

“可以,但可否請你勿提我師弟出現在地宮一事。

”牧重山懇請,“此事太過蹊蹺,我想先自己探查。

“好,我聽你的。

”藺輕舟毫不猶豫。

兩人正說著話,白念逢陽白穴連著的白線光芒漸漸變得暗淡,牧重山道:“我該走了。

“好。

”藺輕舟點點頭。

“對了。

”牧重山又道,“接下來數日,我不會再將靈體覆在靈雀身上。

“嗯?為何?”藺輕舟不解。

牧重山說了句有事要忙,冇再做其他解釋,轉身用手刀斬斷白念逢陽白穴散發著淡光的細線,隨後帶著白念逢禦氣離開。

“什麼事啊……”藺輕舟隨口嘟囔一句,而後並未將其在心上。

他轉頭看向上善娘娘他們,見方纔就神色異常的洛長川此刻竟倒在地上,滿額冷汗地雙手死死地扼住自己的喉嚨,萬分痛苦和掙紮的模樣。

藺輕舟嚇了一跳,連忙將白羽靈雀放在一塊平坦大石上,然後衝過去掰洛長川的手指,按住他的肩膀阻止他自殘的動作:“師兄!大師兄!醒醒。

“我來喚醒他。

”一人輕拍藺輕舟肩膀,平靜地說。

藺輕舟轉頭看去,見是已經從夢迴境清醒過來的上善娘娘,連忙讓出位置。

上善娘娘手心泛起柔似溪水的淡淡藍光,覆在洛長川額頂,不一會,洛長川扼住自己脖頸的手鬆開,表情趨於平靜,然後緩緩睜開眼。

他猛地咳嗽兩聲,滿臉迷茫地四顧,問:“咳,宗主,師弟,我這是怎麼了?”

上善娘娘道:“你深陷他人的夢迴境裡,迷失自我了。

說罷,她收回手,問藺輕舟:“那名姑娘呢?”

藺輕舟答道:“隕淵魔君帶她離開了。

上善娘娘斂眸,眸中有淡淡的愧疚和自責。

不多時,北溟道人也從夢迴境中醒來,他發覺牧重山已帶著傀儡姑娘離開後並未多言,隻是不停地捋著自己花白的鬍子。

上善娘娘對他說:“道君,孩子們如今都在深林裡探查地宮一事,煩請你去瞧瞧,以免他們出什麼事。

“謹遵宗主囑咐。

”北溟道人離開。

上善娘娘看向另外兩人:“輕舟,扶起你的師兄,我帶你們回客棧休息。

“宗主,我冇事,我去和師弟師妹一起探查地宮。

”洛長川挺直腰桿,自告奮勇。

“你可以嗎?”上善娘娘慈愛地看著他,溫和地問。

洛長川堅定地點點頭:“我可以。

“那好,跟上北溟道君吧。

”上善娘娘道。

洛長川抱拳行禮,而後禦劍追趕北溟道人。

“你隨我回客棧。

”上善娘娘對藺輕舟說,藺輕舟點點頭,抱起白羽靈雀,跟在上善娘娘身後回到客棧。

上善娘娘有事與藺輕舟說,請人進廂房後喚他在簡樸的方形木桌旁坐了下來。

藺輕舟開口第一句便是:“上善娘娘,你的親傳弟子,不應該是我,應該是洛師兄。

上善娘娘並不意外,她目光沉靜地看向藺輕舟,先是說:“隻有你我二人時,喚我名字就好。

”然後又道,“可是因此事被人排擠了?怪我思慮不周,那日收你為親傳弟子後,纔想到這層。

藺輕舟道:“與此無關,是我德不配位……”

“我知曉了。

”溫芩點頭,輕鬆地說“我會將長川也收為親傳弟子的。

藺輕舟:“……”

原來親傳弟子可以收兩位嗎?!

溫芩看透他的心思,道:“收兩位親傳弟子無前例,但我覺得並非什麼大事,此事暫且不多談,之前長川告訴我,你說地宮裡的長毛怪是人變的,你當真說過此話嗎?”

“對。

”藺輕舟連連點頭。

溫芩疑惑:“你如何能這麼肯定?”

藺輕舟:“我看見了。

說著,他將那日洛長川差點誤傷自己卻意外讓他看見了陳尚過往的事,詳細地告訴了溫芩。

溫芩困惑沉思:“為何長川的靈力與你的靈力融合,就能看見過往?”

藺輕舟道:“隕淵猜測這是因為我倆的靈力都來源於五行靈獸。

”隨後,他將之前他與牧重山遇見青龍一事,告訴了溫芩。

溫芩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她呢喃:“隕淵魔君竟能憑藉一己之力對抗五行靈獸?他的修為定不止大乘期了……”而後對藺輕舟說:“長川的靈力確實與玄武角有關,但與你不同的是,他的靈力並非來源於玄武角,而是他需靠玄武角續命。

“什麼?續命?”藺輕舟錯愕。

溫芩將往事娓娓道來。

玄武角出自五行靈獸玄武,傳聞有起死回生的作用,原本是驚鴻宗鎮宗之寶,擺在琉璃宮裡供人瞻仰的。

而洛長川八歲進入驚鴻宗,因天資聰穎,很快出類拔萃,且他為人正直,待人友善,深受同門的喜愛和敬佩,早早就成為了驚鴻宗名義上的大師兄。

但洛長川自幼多病,且心臟有嚴重疾病。

一日,洛長川在問道台練劍,忽然仰麵倒下,心臟的跳動驟停,冇了呼吸。

他的師弟師妹嚇得魂飛魄散,連忙揹著他尋到上善娘娘,求她救回洛長川。

上善娘娘冇有任何猶豫,取來玄武角,鑲進洛長川胸膛心臟的位置,可如此還不夠,還需一百滴心頭血才能救活洛長川。

取心頭血本是件極其痛苦的事,可那日,所有的驚鴻宗弟子皆挺身而出,為救他們的大師兄而獻出了一滴心頭血。

洛長川最終被救活。

那天後,重生的洛長川暗暗發誓,往後的日子定當拚死護好驚鴻宗的每一個人。

-

溫芩道:“我早些時候也聽聞集齊五行靈獸之物有回溯天地的力量,未曾想竟是真的……等等……”

她說著,因想到何事,聲音漸輕,低頭陷入沉思的狀態。

藺輕舟不敢胡言,靜靜等溫芩繼續說。

忽而,溫芩猛地抬頭,因心潮澎湃眼眸發亮:“說不定用此方法,你能在春華宗舊址,看到那裡曾經發生了何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