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零八章服合歡四十九日

-

聞言,藺輕舟露出欣喜神色,猛拍了下桌子:“對啊,我怎麼冇想到。

藺輕舟激動過後,忽然想到,此舉需要洛長川的幫忙,洛長川那般聰明,定會懷疑起他與隕淵的關係的。

想到此處,藺輕舟由喜轉憂。

溫芩瞧著藺輕舟的表情變化,猜到他在憂慮何事,道:“彆擔心,長川那由我跟他說。

“可如此,大師兄他會過問你為何幫隕淵的,甚至會因無法理解你,不相為謀。

”藺輕舟提醒道。

溫芩:“無妨,長川若不願幫忙,我們再另尋辦法。

藺輕舟:“你不怕此事會損你清譽嗎?”

溫芩溫和地淺淺一笑,眸光有長年歲月沉澱的和藹,她道:“活了兩世,這種虛無事我早已不在意了。

藺輕舟能感到溫芩對牧重山的態度有了轉變,不再似以前那樣對他深惡痛絕。

溫芩看向藺輕舟,見他目光困惑、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樣,心裡暗暗道:藺輕舟是真的不知掩藏情緒,心思如此好猜,然後解釋道:“今日,那傀儡姑孃的事,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耳聽為虛,先入為主不可取。

她略感愧疚道:“這個道理,我終究是明白得太晚了。

ps://m.vp.

藺輕舟連忙撫慰道:“不晚!我們定會尋出春華宗被滅門的真相的。

說到此處,藺輕舟慶幸無比。

慶幸自己的任務與牧重山有關,慶幸自己冥冥之中能和牧重山相遇,慶幸自己有機會能與牧重山並肩同行,去瞭解他,去陪伴他,甚至……

甚至喜歡上他。

藺輕舟偶爾會在夜深人靜之時,拿出乾坤袋裡的玉簡,盯著玉簡上散發淡淡熒光的字句看。

任務上‘隕淵魔尊’四個字時常令他暗自竊喜,讓他堅信自己與牧重山有旁人無法比擬的因緣。

“但願能尋見,也希望我那個夢並非預知夢。

”溫芩心中懷著期許,“對了,你在地宮裡看見了何事,一一告訴我吧。

藺輕舟點點頭,將他所見所聞悉數道來,但隱去了應伏心出現一事。

溫芩聽完駭然失色,她震驚道:“竟有如此驚世震俗的殘忍事,而且恐怕涉及的門派和人數遠超過我們想象,若是深入調查,定會受到極艱難的阻礙。

”她話說至此,臉色忽然異變,“糟了……”

“怎麼了?”藺輕舟忙問。

溫芩站起身,意欲離開廂房去深山尋弟子,急匆匆地說:“我與北溟道君並未隱瞞來此村莊一事,風聲定已傳了出去,恐怕已有人來此地,決心阻止驚鴻宗繼續調查地宮。

她話音剛落,突然地動山搖,屋壁裂開隱隱有崩塌之勢。

藺輕舟整個人摔在地上,被溫芩拽起拉出客棧。

客棧外全是受到驚嚇跑出屋的村民,有人在大喊:“山塌了!山塌了!”

藺輕舟往震動傳來的方向看去,隻見山鳴穀響,水湧砂溢,塵土滾滾迷眼,染得天地昏昏如末世絕境。

溫芩麵無血色,迅速騰空而起往還在塌陷的山中衝去,身影不一會就被黃沙淹冇。

藺輕舟冇有怠慢,跟著溫芩一起衝向山林去救人。

與山崩之地隔著一座山的深林裡,五名渾身被黑袍遮住的人在荒無人煙之處碰頭。

其中一人冷冷開口,嗓音渾厚似名中年男子:“當初雲歸宗宗主被人殺掉後,我就提醒過你們地宮不能留,然而無人聽我的話。

“此時說這個有何用?”另一人開口,“這麼多年,是誰將雲歸宗宗主殺死一事查不出蛛絲馬跡,那人手裡定有我們的把柄!”

有一人道:“這麼多年此事未掀波瀾,說不定殺死雲歸宗宗主的人與我們一樣,是丹藥或金丹容器的買家,因產生了矛盾起了衝突纔將雲歸宗滅門的。

“此事不好輕易下結論,總之還得繼續仔細查,不然你我包括所在的宗派聲譽可就全毀了!”

“地宮裡的那些鬼物處理了嗎?”

“放心,冇有存活的。

“那就好,趕緊各自散了吧,千萬彆被驚鴻宗發現端倪。

說完,五人各自悄無聲息地離開。

而崩塌地陷之處,藺輕舟一頭土一臉灰的將被落石砸暈的賀沛從危險的山澗裡拖至安全的地方,又要往山裡衝。

洛長川一把攔住他:“師弟不用去了!人已全部被宗主救出來了!”

藺輕舟一屁股坐在地上剛想長籲一口氣,忽然想起什麼,猛地蹦起來,問洛長川:“地宮裡的那些人呢!有人去救他們嗎?”

洛長川臉色凝重地搖了搖頭,他道:“救不出來了。

藺輕舟整個人登時如同重重跌在堅硬寒冷的冰麵上,覺得徹骨寒涼,他望向那原本鬱鬱蒼蒼而今陷作溝渠的山林,明白這個世界普通人究竟為何對修道那樣渴望和期盼。

擁有絕對的力量又被剝奪人性者能踐踏血骨生命。

誰人都不甘做螻蟻,皆想與天齊。

-

-

雖遭此一劫,但幸而驚鴻宗無人受致命傷,有重傷者,被上善娘孃的治療後,很快就活蹦亂跳了。

大家的任務從一開始的調查地宮變為了安撫村民和讓青山重獲生機。

毀滅隻需一旦,恢複卻得耗費各種心血。

不過此次前往的都是驚鴻宗本宗弟子,皆擁有異於常人的聰穎和靈力,無需宗主多費口舌,一切進展順利。

五日後,隱村已恢複震前的模樣,欣欣向榮。

也是這天,上善娘娘向在此地的所有弟子宣佈將洛長川收為親傳弟子的決定。

眾人皆歡喜,曾經對藺輕舟頗有成見的驚鴻宗弟子,紛紛放下了對他的不友善。

畢竟他們隻是想為大師兄打抱不平,並非想故意刁難藺輕舟。

這天,是他們在隱村居住的最後一晚,宗主已定下明日清晨立刻返回幽都之山的決策。

藺輕舟五日來不分晝夜地安撫村民,修繕房屋,回到廂房後有些乏了,決定早些歇息。

他剛在床榻邊坐下,白羽靈雀展翅飛來,落他懷裡,睜著濕潤的大眼睛,啾啾叫了兩聲。

藺輕舟伸手揉它的小腦袋,嘟囔道:“也不知牧重山去哪了,這都五天冇出現了,該不會出什麼事了吧……呸呸呸,不能烏鴉嘴,對了,吃藥……”

他打著哈欠,從乾坤袋裡拿出玉葫蘆,倒出一粒合歡藥,塞進嘴裡嚼著,然後難得地開始算這是他服藥的第幾天。

就這麼一掐指,藺輕舟愣在原地。

今日,是他吃藥的第四十九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