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一十二章放火燒山牢坐穿

-

晨曦,朝露未晞,蒼翠竹葉尖端滴瀝含虛光,雲霧杳靄,隻聽林間深處水聲嘩嘩,片刻後,歸於平靜。

有燕雀落於竹枝,喉嚨發出咕咕聲,好奇地歪著頭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隻見一名虛披著玄黑衣袍的男子正橫抱著一人往竹舍走去,他抱著的那人身著乾淨素白中衣,渾身整潔利索不見一絲淩亂,頭埋在玄黑衣袍懷裡,睡得極沉。

牧重山穩穩噹噹地將藺輕舟抱進竹舍,將其輕輕放在早已鋪好軟褥的竹榻上,替人掖好被子,又拿布簾遮住窗,讓屋裡暗如昏昏戌時。

牧重山做這些事的時候,藺輕舟幾乎冇有動彈,維持著牧重山將他放在竹榻上的姿勢睡顏安詳,看起來累得不行。

昨夜牧重山彷彿食髓知味似地,哄著騙著藺輕舟,要了一次又一次,根本不知節製。

而這明明纔是昨夜的事,牧重山竟已想著下次,想著他會以何種姿勢摟著藺輕舟,感受著擁朝陽入懷的暖意,感受著人性情感最直接最原始的衝動。

牧重山將屋外滲進的最後一絲光亮用布簾遮住,走在竹榻邊坐下,榻上的藺輕舟輕哼了聲,無意識地翻身麵朝牧重山。

牧重山的眼睛很快就適應了黑暗,能看清屋裡晦暗景物,他看見藺輕舟雙手在胸膛前交疊擺著,五指虛虛蜷著,可見掌心。

如今言契已完成,藺輕舟的掌心再不見契約紅印,平常如初。

牧重山伸手,指尖撫在他掌心處,麵露遺憾,而後他修長的手指勾住藺輕舟中衣寬大的袖口,將衣袖撩至他手肘處,藺輕舟小臂處有淡淡殷紅痕跡,似融於雪中若隱若現的紅梅,他身上有數處這樣的痕跡,胸前鎖骨尤其多,是牧重山以唇吮、以齒磨,一處接著一處不厭其煩地留下的。

那些吮痕代替了藺輕舟手心的言契紅痕,以另一種方式給予牧重山心滿意足和平靜。

ps://vpka

shu

牧重山彎起嘴角,端詳藺輕舟睡顏,怎麼看都看不膩。

忽然,牧重山感到什麼,眉頭驀地蹙起。

他匆匆起身,手腳動作極輕不發出聲響但迅速地離開了竹舍,走到木門時,牧重山的側額已溢位冷汗,雙手開始輕微痙攣,可他仍回頭看了眼竹榻上的藺輕舟才離開。

纔剛走到竹舍門口,牧重山再忍不住,他捂住小腹的紅紋,那處如今猶如被灼熱的刀刃寸寸割進,攪著他的內臟拉扯拽弄,疼痛蔓延至牧重山心肺,他低低罵了句該死。

話才咒罵出口,牧重山低頭猛地咳出汙血。

他捂住嘴,想用手掌兜住血,可他咳嗽聲陣陣,烏黑的血越湧越多,從他指縫溢位,點點滴滴灑落在雜草上。

牧重山墨眸因疼痛收縮如針尖,他冇有止步在竹舍前,他知自己倒在這裡會嚇到藺輕舟,所以拚儘最後一絲力氣,跌跌撞撞往竹林深處走去。

-

-

藺輕舟醒來時,當真有種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恍惚感。

他抬起痠軟的手臂抵住額頭,緩緩吐出肺中的濁氣,感到胸膛、鎖骨處有輕微的灼熱刺疼感,他不用看就知自己這些地方一定佈滿淡淡淤青和吻痕。

但他下身隱秘的那處卻未覺得任何不適,渾身也乾爽利落,想來定是牧重山幫他處理了後事。

藺輕舟四下看去,意欲揪住那名將他作弄成這樣的罪魁禍首,可目光所及之處,不見人影。

“牧重山?”藺輕舟坐起,疑惑地喚了一聲。

無人應答。

竹舍裡昏暗無光,藺輕舟原本以為當下是深夜,起身走到門前才注意到透光的地方都被掛上了布簾。

他打開門,外頭是夕陽西下時,金輪被高聳山峰割據成兩半,暮霞漫天,竹影被拉得斜長。

“牧重山?”藺輕舟高聲喊了數下,迴應他的隻有清風撫竹葉的颯颯聲,以及竹屋後潺潺流水聲。

藺輕舟忍不住心想:難道他遇到了傳說中的拔×無情?!

但比起傷心和埋怨,藺輕舟的情緒更多是擔憂和掛念,他深呼吸數下想靜心,在吸氣吐氣間,感到自己身體與以往有些不一樣。

更加輕盈更加敏銳,他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體內經脈血流,感受青龍鱗給予他的靈力占據著他身體的角角落落,他極目遠望,目能視百米外忙碌蟲蟻,他屏息靜聽,耳能聞竹林深處鳥鳴,他凝神細嗅,鼻能覺竹葉甘露清甜。

明明他昨夜才因某人累得四肢無力、迷糊昏厥,而現在竟心曠神怡、精神抖擻。

他甚至能感到此地流淌著的靈氣,輕柔似薄紗地籠罩著他渾身。

他昨日還根本感受不到這些。

藺輕舟忽然明白過來為何辟穀之人不能食尋常人的食物,也知曉了牧重山曾吞下看似清湯的餛飩,需要多大的毅力。

心念起他,便想見他。

藺輕舟又喊了兩聲,不得迴應後,足尖輕點,身姿輕盈似雲燕地躍起,懸在空中,低頭尋找牧重山。

可竹舍附近的竹林茂盛蔽日,許多地方藺輕舟都看不見。

藺輕舟冇有立刻落地,他想試試如今自己體內的靈力究竟達到何種境界。

可他會的隻是最簡單的馭五行之術,也就是召火召水一類的法術。

藺輕舟雙手舉在眼前,手指不熟練地結印,口中唸唸有詞,試著召出火焰。

他先前隻能在掌心召出一團火焰用於照明或點燃物件,現如今,他剛念決結印完畢,周身頃刻竄出一條身軀龐粗壯如石磨的火龍,雖龍頭僅是個簡陋的大概形狀,但仍讓人覺得震撼和氣勢十足。

火龍盤旋在藺輕舟周身,熱浪滾滾,模糊遠處的雲霞,藺輕舟欣喜若狂,哪知樂極生悲,他空有一身靈力,法術不精,控製不住火龍,火龍懸空不過片刻,朝竹林墜去。

火龍落地瞬間吞噬大片竹子,濃煙滾滾。

“臥槽!!!”藺輕舟驚喊出聲,匆忙落地後想唸咒召出清水滅火,哪知他越心焦越記不起咒語,最後急得滿頭汗,乾脆衝進竹舍,拿出銅盆打來泉水想澆滅火。

就在他要要火裡衝時,一人從身後摟住他的腰,攔下他。

牧重山手掌一揮,也不見有其他繁瑣動作,熊熊大火立刻重新幻化成火龍躍至空中,最後化作一縷青煙,消失不見。

藺輕舟頓時鬆了口氣,覺得心臟幾乎要撞破胸膛,滿腦子八個大字:放火燒山!牢底坐穿!

身後的人摟著他的腰,親昵地用臉頰蹭他的側臉,含笑的聲音令他覺得那般熟悉:“茂林修竹,燒了可惜,娘子若有什麼不滿,儘管衝我來,我受得住。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