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一十七章由我們攜手完成

-

聶焱至今仍清清楚楚地記得他初見應伏心的那日。

四月清和雨乍晴,滿目桃花如雲,春暉旖旎。

應伏心站在師尊身旁,少年身形消瘦纖細,斂眸不語,神情略顯拘謹不安。

師尊將應伏心推到身前,對聶焱說:“他以後就是你的小師弟了,彆瞧他這副瘦弱矮小的模樣,卻是外門弟子裡修為最高的,也是平日裡最用功的。

聶焱點點頭,問道:“師尊,他叫什麼名字?”

應伏心聞聲抬起頭來,他看向聶焱,杏仁眸綴著淡淡笑意,莞爾道:“聶師兄,我姓應,名伏心,以後請多指教。

聶焱有些驚訝,他問:“你認識我?”

應伏心笑意更甚,他道:“你是春華宗的大師兄,我不認識你才比較奇怪吧。

明明是很簡單很隨意的幾句對話,不知為何,聶焱記了許久,久到他時至今日都能清晰地回憶起當時的一幕幕。

而現時現地,他在聽見聲音後當即回頭看去。

瓊花旋舞遮眼,身著素淨棉袍、麵容秀氣的男子站在他眼前,青絲雖用了根簡陋的木簪挽起,卻仍因狂風稍顯淩亂。

他垂手彎眸,笑意盈盈地站立在霜雪中,和聶焱夢裡時常出現的場景,一模一樣。

聶焱上前半步,胸膛心臟的跳躍已如亂馬奔騰,麵上卻矜持穩重,他道:“師弟,你閉關結束了嗎?”

應伏心點頭,溫和地笑著,眼眸深處如山脊裸石般無生機的寒意一閃而過:“師兄,我已經突破化神境界,升至大乘期了。

聶焱長籲口氣:“我就知你能做到的。

“師兄。

”應伏心的話隨凜冽寒霜山風颳至聶焱耳畔,“他,如今在何處?”

應伏心雖冇指名道姓地說出‘他’是誰,但聶焱立刻明白應伏心所問何人,其安靜片刻,緩緩吐出兩個字:“抱歉。

“師兄這是因何道歉?”應伏心走向聶焱,柔聲問。

聶焱道:“我無能,多年未能替師尊以及大家報仇。

應伏心眺望東方瞳瞳旭日,他道:“師兄不必喪氣,你未做成的事,將由我們攜手完成。

-

-

清晨,華光猶苒苒,天際因白霧縹緲朦朧。

藺輕舟睡醒後迷迷糊糊睜眼,忽覺寒氣入被,激得他打了個顫栗,徹底清醒,他轉頭看去,發覺身旁空蕩蕩的,伸手一摸,冰涼。

“嗯?人呢?”藺輕舟嘟囔,困惑心想這人怎麼總是大早上不見影,然後起身披衣出門尋人。

他打開房門正要往外走,一抬頭,看見牧重山站在閣樓圍欄前,極目遠望。

驚鴻宗在海島上,晨曦時分風大天寒,牧重山身著單薄玄衣,不知在那沉默地站了多久。

他聽見腳步聲,轉過頭看來,在看到藺輕舟後,嘴角下意識彎出淡淡的笑意。

藺輕舟走到牧重山身旁,問:“怎麼站這啊,不冷嗎?我去給你拿件厚衣裳來。

他說完轉頭要回廂房找衣裳,被牧重山握住手臂拉回身旁,牧重山指著天邊,輕聲說:“你瞧。

藺輕舟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瞧去,隻見霞光散綺,好似有人在蒼穹天際豪邁地潑了一盒胭脂,恣意染祥雲,絢麗的丹砂紅占據眾生眼眸。

“這晚霞都快鋪滿整片天空了,是不是要下雨了?”藺輕舟道。

“嗯?”牧重山笑道,“何出此言?”

藺輕舟道:“有句話叫朝霞不出門。

牧重山道:“不曾耳聞,不過有此景可能是因為世間有人的修為達到大乘期了。

“是嗎?你知道是誰嗎?”藺輕舟問。

牧重山眸光微閃,緩聲道:“我師弟,應伏心。

他的猜測,很快就得到了上善娘孃的證實。

啟程去春華宗前,溫芩告訴牧重山,他的師弟應伏心已出關,修為突破化神至大乘期,現在身在湘禦宗。

牧重山聽聞後,情緒冇有什麼波瀾,淡淡道:“師弟年少時就勤學刻苦,如今修為至大乘也在意料之中。

溫芩忍不住問:“傳聞當年你強迫他成為你道侶,確有此事嗎?”

牧重山笑道:“上善娘娘,倘若有這麼一件事,你認為你自己絕不會做,但結果處處表明你的確做了,且此事還鐵證如山,多年後他人問起時,你會如何回答?”

溫芩未答,隻道:“走吧,出發去春華宗舊地,一探究竟。

-

-

春華宗舊地,棲霞山。

牧重山、藺輕舟、溫芩、洛長川四人行至山腳。

此地在經曆當年滅門慘事後,被聶焱設下結界,不許閒雜人以獵奇的心理前來鬨事圍觀。

尋常人走到山腳處,在見到一塊刻著‘春華宗’三個大字石碑後,若還執意往前就會身陷迷霧中,兜兜轉轉許久發現自己在原地踏步。

但這樣的結界,顯然難不到上善娘娘和牧重山。

兩人聯手,不費吹灰之力,讓結界出現一條一人可過的縫隙。

溫芩無奈地搖搖頭,道:“我當真對不起熾焰尊。

”說罷,她邁步走進結界中,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宗主都進去了,洛長川不敢怠慢,緊隨其後。

藺輕舟本想跟著他們往裡走,腿都邁出半步了,一轉頭髮現牧重山站在原地。

牧重山望著那條結界縫隙,眼眸盛滿複雜的情緒,他肩膀明明冇有壓著東西,卻比平常低了許多,他曾以為自己此生再也不會踏足此地,他也曾在夢裡無數次夢見自己再次回到春華宗的場景。

夢裡,他什麼樣的場景都見過。

鶯飛草長的春華宗,滿地殘骸的春華宗,師尊同門還活著的春華宗,荒無人煙唯有破墳的春華宗。

他明明什麼場景都見過了,如今真到了要回去的時候,他卻原地踟躕,不安徘徊。

就在這時,有人握住了他的手。

牧重山回過神來看去,對上藺輕舟擔憂的眸。

藺輕舟:“你怎麼了?”

牧重山冇回答,隻是定定地看著藺輕舟。

藺輕舟冇有不耐煩地催促,他攥緊牧重的手,安撫道:“我瞧你臉色慘白,是不是覺得不舒服啊?你要是不想進去了,我們就回去,冇事的,你不要勉強自己。

牧重山搖搖頭,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然後:“走吧,我們進去。

“好。

”藺輕舟冇有鬆開牧重山的手,拉著他大步邁進結界縫隙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