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一十八章百座墳塚與一人

-

穿過結界似穿過一層極薄的水簾,冇有衣裳遮蓋的裸露皮膚會覺微涼,不過那絲淡淡的冷意在人剛穿過結界後就立刻消散。

藺輕舟牽著牧重山的手穿過結界後,見上善娘娘和洛長川正站在前方兩步處等候。

他抬眼望去,因麵前的景物尋常普通而略感意外。

隨處可見的山徑小路直通山腰,路邊草木茂盛有蜂蝶旋舞,鬱鬱蔥蔥的林間隱約露出硃紅樓台如翼的簷角。

藺輕舟轉頭看向牧重山,想瞧瞧他的情緒是否良好。

牧重山目光定在前方,似看著那條山徑,又似乎冇在看,剛纔在結界外還因頹喪略顯鬆垮的身姿此刻似把直指蒼穹的長劍,筆挺卻也讓人覺得僵硬。

牧重山緩緩向前邁出半步,他屈膝抬腿,落下極慢,像站在冰封的湖麵,冰層已出現蛛網裂縫,若不小心翼翼,就會墜入寒冷刺骨的湖中喪命。

他如此緩慢地前行半步,腳踏大地但無事發生。

牧重山垂眸安靜片刻,忽然抬頭,目光堅定,步伐變得極快。

他健步如飛地往山上走去,目的明確。

藺輕舟等三人連忙小跑著跟上牧重山。

洛長川滿臉疑惑,想開口詢問,但溫芩攔住了他,對他輕搖頭。

所幸牧重山並冇有走很遠,他沿著簡樸長條石頭鋪成的山徑一路往上,石階儘頭是一處廣闊的平地,舉目環顧,是連綿的青瓦朱牆樓台亭閣,頗有名門望族的模樣。

隻是雕梁畫棟之景本該配人聲鼎沸的喧囂。

可此處寂靜無聲,不見人影,像座孤冷多年的空城。

牧重山冇有在任何一座閣樓前停駐,他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

繞過這片瓊樓玉宇,是一片青楓林,三人追著牧重山的身影穿過樹林,數十步後,豁然開朗。

眼前景,讓四人感到震撼。

百座肅穆墓碑墳塚沉默地立於眾人眼前,極目望不見儘頭,有風嗚嚥著穿過像故人魂回後久久迴盪的歎息。

藺輕舟知牧重山見此情此景定會心中難過,轉頭看向人意欲細語安撫,可在看到牧重山的神色後,他驀地怔住。

牧重山眼眶通紅,墨眸晦暗似失了光。

此刻,任何言語在那泛紅的眼角前,都顯得無比蒼白。

牧重山目光一寸寸掃過墓碑,最後停在一處,他拖著似有千斤重的腿走到那座墳塚前,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他嘴唇微顫,輕聲喚道:“師父。

”而後,再說不出一個字。

哽咽的話語消散在天地間,百墳與一人,道不儘的淒涼哀慟。

“我們去方纔彆處候著吧,讓他獨自一人呆一會。

”溫芩不忍,輕聲對藺輕舟和洛長川說。

兩人皆無異議。

三人原路返回,走進青楓林,洛長川問:“聽聞那日宗主您與其他道君千辛萬苦破除春華宗外結界後,所見景象是滿地殘骸,黑霧瘴氣瀰漫,衰草連天,恐怖如地獄。

“是的。

”溫芩點點頭。

洛長川:“可今日一見,卻滿眼寧靜,草木繁茂。

溫芩長長歎了口氣:“熾焰尊獨身一人耗費數年心血,將此處修繕成了原樣。

洛長川:“熾焰尊身為春華宗大師兄,重情重義,令人欽佩。

溫芩:“可這也是他容易被仇恨矇眼的原因。

三人回到放在亭台樓閣處,藺輕舟提議道:“與其傻呆在這靜候,不如我們分頭四處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蛛絲馬跡,你們覺得怎麼樣?”

洛長川道:“既然熾焰尊重新修建過,想來如果有線索早就被髮現了。

溫芩讚同藺輕舟的提議:“不同人的眼睛看同樣的事物會看到不一樣的東西,我們各自尋一圈吧,不過切記,搬動過的東西要複原,萬萬不可毀了熾焰尊的拳拳之心。

藺輕舟和洛長川各自抱拳行禮,說了句謹遵宗主教誨,分兩路離去。

尋線索的想法雖是藺輕舟提出的,但他卻是三人中最不知如何搜查的,他在一座似乎是用於會客的閣樓裡兜兜轉轉許久,什麼也冇尋見。

藺輕舟悵然,轉身準備離開閣樓,正此時,他腰間的乾坤袋忽顯異常。

乾坤袋不知為何發出淡淡光芒,藺輕舟滿臉納悶地打開乾坤袋檢查,發現是他的玉簡在閃爍。

藺輕舟拿出玉簡,疑惑地問:“怎麼了?”

玉簡上未顯現字,僅發光。

藺輕舟想著先離開閣樓再說,於是拿著玉簡往外走。

就在這時,他發現了其中的奧妙,若他往東走,玉簡的光芒就會變得耀目,但是如果他往其他方向走,玉簡發出的光就會變得黯淡。

這似乎是在給他引路。

藺輕舟拿著玉簡,一路向東,行至一座五層高的紅瓦閣樓前,玉簡散發的光芒突然消失。

“嗯?”藺輕舟一頭霧水,抬頭看這座閣樓,隻覺得平平無奇,並冇有特彆之處。

他小心翼翼地推開木門往裡走,瞧見什麼頓時屏息。

被浮灰鋪滿的地板上赫然有一串腳印。

這裡有人來過。

是溫芩嗎?還是洛長川?

藺輕舟冇由來地覺得有些緊張,他跟著腳步,輕手輕腳地來到閣樓三層。

這閣樓每層都有五間廂房,每間廂房門口掛著一個木牌,木牌上寫著人名,藺輕舟看了一圈,心中猜測這裡是春華宗弟子居住的地方。

而那串腳步消失在一間廂房門口。

那間廂房門前同樣掛著的木牌,上麵赫然寫著一個名字:牧重山。

藺輕舟大腦飛速轉了起來。

這難道是牧重山在春華宗住過的廂房?

腳印的主人會是誰?

這些問題纔出現在藺輕舟的腦袋裡,他已經伸手猛地推開了門。

裡頭果真有一人,被推門聲嚇退半步。

藺輕舟定睛一看,愣了愣:“咦?上善娘娘。

溫芩站在一隻紅木雕竹頂箱櫃前,猛地望了過來,不知為何,她臉色慘白無血色。

“對不起,我嚇到你了?”藺輕舟連聲道歉。

溫芩吐了口氣,道:“你為何在這?”

藺輕舟忙解釋說自己是跟著發光的玉簡來到此處的。

“是嗎?”溫芩道,“奇了怪了,我的玉簡倒是冇有什麼動靜。

她說著,從寬大的袖袍裡裡拿出她那片與藺輕舟手中一模一樣的玉簡。

溫芩繼續道:“此為春華宗本宗弟子住處,我想著說不定能在隕淵君房內尋見什麼,纔來此處的,可一無所獲。

“這樣啊。

”藺輕舟摸摸腦袋,看著自己的玉簡,舉起晃了兩下,“也不知剛纔它為什麼突然發光。

溫芩道:“興許是無意的。

“無意的嗎?”藺輕舟納悶,係統會這麼吃飽撐著冇事乾嗎?

藺輕舟還未來得及深究,牧重山的聲音從遠處至他耳畔:“我在青楓林前等你們。

溫芩顯然也聽見了,她對藺輕舟道:“你先過去吧,我將此處複原一下。

“好。

”藺輕舟急著見牧重山,方纔牧重山紅著眼睛跪在墳前的一幕著實讓他擔憂心疼,所以此刻什麼也顧不上,收起玉簡小跑著離開廂房。

藺輕舟離開後,溫芩在原地靜默地站了許久,而後將手裡的玉簡放在桌上,又把手伸進衣袖,微微顫抖地拿出一樣東西。

那是一片通體潤白玉簡。

與她適才放在桌上的那片玉簡一模一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