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二十章 輕舟魂回春華宗

-

尋見白虎虎牙的激動情緒還未完全消散,大家心裡皆不約而同地冒出一個念頭。

這虎牙該如何使用呢?

洛長川率先將這個問題提了出來。

藺輕舟對五行靈獸之物不瞭解,想法簡單,對牧重山說:“要不你試試這牙能不能像青龍鱗那樣吞服?”

牧重山看著藺輕舟,眸裡的笑意溫柔似溪,道:“若此牙能吞,我師祖也不會在尖利處鑲上金片了。

“哦對,也是……”藺輕舟訕訕地撓撓頭。

牧重山看向一旁沉默不語的溫芩:“上善娘娘可有何高見?”

“高見談不上。

”經曆一段時日的相處,溫芩對牧重山的態度已與從前大相徑庭,她和藹道,“不瞞隕淵君說,出發至此地前,我曾翻遍驚鴻宗所有藏書,功夫不負有心人,我在一本古籍裡尋見了對五行靈獸之物隻言片語的描寫。

“哦?”牧重山輕挑眉,“還請上善娘娘說來聽聽。

溫芩道:“古籍記載,曾有一人,幸得四件五行靈獸之物,乃青龍鱗、朱雀羽、白虎牙、玄武角,而後他將他去世了半載的亡妻,從過去帶了回來。

另外三人因驚詫,異口同聲地喊了出來:“什麼?”

“宗主,何謂‘將亡妻從過去帶了回來’啊?”洛長川疑惑。

藺輕舟:“起死回生?”

牧重山:“從未聽說過離世半載還能起死回生之事,要麼是剛死魂魄未散還勉強能救,不過就算救回來,也會像念逢姑娘那樣,餘生都隻能以皮囊傀儡模樣存活於世。

”他說著,看向溫芩,等她解釋。

溫芩道:“此事雖有記載,但語焉不詳,隻寫了三個字,亡妻回,不過古籍上倒是描述了靈獸之物如何使用,乃吞鱗、燃羽、嵌角以及牙取血。

其餘三人喃喃重複:“牙取血……”

溫芩點點頭:“如何,要試試嗎?”她說完這句話,平靜地看向牧重山。

牧重山斂眸望著手掌心的白虎牙,那屍山血海掩蓋的真相已如隔薄薄紗窗,稍稍使力就能戳破,看見裡麵的因果緣由。

可正是這接近真相的時刻,牧重山忍不住心生怯意,因萬事未知,所以他還能有堅信自己的理由。

可真相一旦被揭開,一切都會蓋棺定論。

牧重山久久地沉默著,但其餘三人皆未催促,耐心靜等。

終於,牧重山抬起頭,鄭重其事地將手裡的白虎虎牙交予藺輕舟。

“我過了太多太多個渾渾噩噩的日子。

”牧重山輕聲對藺輕舟說,“若有一人能替我撥開雲霧,我希望那人是你。

藺輕舟目光閃爍如繁星,他點點頭,將虎牙緊緊地攥在手心裡。

溫芩道:“我們出去吧。

四人離開瀑布後的山洞,站在飛流直下水花四濺的瀑布前,洛長川問:“要回春華宗麼?”

牧重山道:“既然我是在此地記憶變得斷斷續續的,不如就在這回溯曾經,如何?”

其他人自然無異議。

一切如之前,洛長川召出淡藍純淨如琉璃的靈力與藺輕舟淺青靈力交織,隨後藺輕舟去掉虎牙尖利處鑲著的金片,深吸一口氣,用虎牙劃開掌心,讓人驚訝的是,藺輕舟掌心鮮血竟溢著淡淡金光。

藺輕舟來不及多想,匆忙將血灑在兩道光上,隻見各異光芒相融,亮眼奪目。

牧重山上前半步,端詳那束光芒片刻,光芒倒映在他漆黑的眸裡流光溢彩,半晌,牧重山看向藺輕舟。

藺輕舟給予了他一個鼓勵的眼神。

於是牧重山伸出手,握住了那道光芒。

經曆了兩次此事的藺輕舟對那突如其來無形力量的拉扯已經習慣了。

熟悉的天旋地轉過後,藺輕舟站定,他睜開眼望去。

他依舊站在氣勢磅礴的瀑布前,讓藺輕舟驚訝的是,自己手裡還拿著那顆白虎虎牙。

而他身側有三人。

正是牧重山、寒木散人、應伏心。

藺輕舟當即猜出,這是牧重山閉關修煉,師尊師弟送彆的時刻。

果真如此,隻見牧重山收起應伏心遞來的香囊,抱拳告辭後,轉身走進瀑布裡。

寒木散人和應伏心冇有在原地逗留,閒談著禦氣離開。

三人皆離去,獨剩藺輕舟一人,也正是這時,藺輕舟發現了他手持虎牙後與先前兩次的不同之處。

他竟然可以隨意走動!

之前兩次,他都隻能在距離陳尚和溫芩五米遠的範圍內活動,超過五米就會被無形的力量拉扯回來,所以在發現自己可以自由行動後,藺輕舟著實震驚到久久不能回神。

藺輕舟不再原地呆愣,先是走進瀑布後的山洞,去瞧牧重山在做何事。

牧重山進了山洞後就開始閉目打坐修煉,紋絲不動如石雕。

藺輕舟在他麵前坐下,用目光描繪他眉眼,這麼些年牧重山的變化微乎其微,藺輕舟伸手去碰他,毫不意外地見自己的手掌穿過了他的身體。

藺輕舟在山洞陪了牧重山數日,他本是想看看牧重山是何時,又是因何精神混亂的,可藺輕舟左等右等,發現牧重山每天不是在小憩就是在打坐,枯燥無味毫無變化。

數十天後,藺輕舟覺得自己不能這麼坐以待斃,於是離開瀑布山洞,前往春華宗,想尋些線索。

春華宗,四處皆是仙草繁茂,樹木鬱鬱蔥蔥的生機勃勃之景。

藺輕舟憑著之前探查的記憶,往春華宗弟子所居閣樓走去,冇想到恰好碰見寒木散人到此處。

他心中暗喜: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他就跟著寒木散人!

寒木散人正與身旁的弟子交談著,藺輕舟湊過去聽,從兩人對話中知曉春華宗有名弟子生病了。

寒木散人語氣憂愁地問:“他發熱幾日了?”

弟子答道:“整整五日了,查不出病症。

寒木散人歎息一聲,加快腳步走進閣樓並行至三層的一間廂房裡。

廂房是尋常陳設,床榻邊站著一名春華宗弟子,他拿著浸透涼水的濕毛巾,正不辭辛勞地幫榻上的一名男子擦去額上虛汗。

榻上那名男子麵黃肌瘦,眼窩凹陷,昏迷不醒,一看就知已病入膏肓。

拿著濕毛巾的弟子聽見腳步聲轉過身看來,見到寒木散人後連忙抱拳行禮:“師尊。

此人正是應伏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