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麒麟現世齊力抗

-

威風凜凜的麒麟踏在破碎淩亂的屋瓦上,它垂首低吼,鼻中吐出滾滾黃塵,塵土所及之處花草凋謝枯萎,不一會滿是青鬆翠竹的此地就變得衰草連天。

寒木散人淩空躍起,懸在麒麟眼前,勃然大怒:“休得放肆!”

他雙手飛速捏出令人眼花繚亂的結印,最後猛地合掌,雙手向兩邊拉開,一條泛著青光的木藤所製長鞭從他掌心中間出現。

寒木散人握住長鞭末端,氣勢洶洶地高舉起手,揚起往前狠抽,隻見他衣袂翻飛之際,木藤長鞭無限延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纏上麒麟脖頸。

麒麟吼叫著甩頭掙紮,將木藤長鞭咬進嘴裡,石磨大的金色瞳孔因憤怒成豎線,寒木散人雖緊緊地握住長鞭一端,但因眼前的龐然大物力可拔山,他不但冇能束縛控製住麒麟,反被甩得往後飛去。

寒木散人匆忙間準備穩住身子,忽被人扶住。

他轉頭看去,是春華宗副宗主。

副宗主望著麵前氣焰囂張的麒麟,瞠目結舌:“宗主,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五行靈獸嗎?”

“對。”寒木散人喘了口氣,點點頭。

說話間,春華宗裡的六大長老皆到此處前來支援,寒木散人簡述了情況後,斷然道:“絕不能讓麒麟離開春華宗!否則死傷無數,後果不堪設想!”

“放心吧宗主,結界已佈下了,它離不開的!”春華宗好歹是五大門派之一,遇見這種驚天動地的大事,不但冇有因慌亂恐懼潰散,各位長老還在須臾間以八卦位列陣,擺出隨時準備鬥爭的姿勢。

寒木散人坐鎮坤位,一聲令下,眾人齊齊捏訣唸咒,渾身泛起靈力光芒。

麒麟察覺不對勁,冇有坐以待斃,邊怒吼著朝其中一位長老吐息邊一爪子拍向寒木散人。

寒木散人和那位長老連忙避開。

雖他們能與麒麟周旋,但在麒麟乾擾下,法陣遲遲無法開啟,各位長老還因麒麟的攻擊漸漸精疲力儘。

副宗主見情形劣勢,連忙對寒木散人說:“宗主!!得喚隕淵君來!唯有他能在此時擔起控製此獸的重任!”

“不行!”寒木散人態度堅決,“他化神期突破大乘期已是難於上青天,若此時強行打斷他的閉關,會讓他走火入魔的!”

“可僅靠我們根本無法束縛住麒麟!”副宗主閃身躲過麒麟呼嘯而來幾乎能撕裂頑石的利爪,滿額大汗,喊道。

寒木散人眸光撲朔,狠狠咬牙,聲如洪鐘地說:“我來爭取時間,各位速速列陣!”

說罷,他落於麒麟麵前,距離巨獸不過三米,振臂高呼吸引其注意力。

麒麟垂首,吐息滾燙,危險的金瞳帶著無形的壓迫惡狠狠地盯住寒木散人。

寒木散人將手掌送入口中,狠狠一咬,鮮血從口齒中溢位染紅他整個雙手,然後他極快地捏出天罡結印。

與其同時,麒麟張著血盆大口,殺氣騰騰地咬向寒木散人。

寒木散人結印後雙掌分開,將鮮血灑在大地上。

就在麒麟即將咬到寒木散人的瞬間,寒木散人腳底大地顫抖著裂開,由帶刺荊棘組成的高牆從土地裡冒出,將麒麟團團圍住,麒麟撞在荊棘上,獸首被刺,疼得怒吼掙紮卻因此被荊棘紮得更深。

寒木散人手掌的傷口血流如注,淅淅瀝瀝地灑在大地上,似給予了荊棘牆養分,他因此臉色煞白,眼睛發昏。

就在這時,副宗主大喊一聲:“宗主,法陣已成。”

寒木散木大喜,立刻躍至空中,於坤位中捏訣施法。

八個人身體散發的靈力很快就融為一體,在麒麟的上空形成了一個旋轉著的八卦陣。

麒麟衝破荊棘牆,渾身皆是小刺劃出的傷,它大發雷霆金瞳變得血紅,大吼著往前衝。

寒木散人大嗬一聲:“啟!”

懸空的八卦陣發出奪目刺眼的光,隨後數千根木藤從法陣中落下,死死地纏住麒麟的脖子四肢和身軀,麒麟被絆倒,轟然倒地掀起滾滾塵埃,它怒吼著奮力掙紮起來,怎想到那些木藤像蛇一般越纏越緊。

而八位列陣仙者渾身緊繃,牙關緊閉,側額冒青筋,顯然在和麒麟僵持拚力氣。

麒麟忽然不再掙紮,渾身卸力,任由木藤捆綁束縛,似失了所有力氣。

五位長老都忍不住長長吐了口氣,麵露劫後餘生的喜色。

寒木散人本也想稍稍放鬆,他看向側躺在地的麒麟,一瞬對上它的瞳孔,隻見其眸光閃過一絲狡猾狠厲。

“不好!”寒木散人背脊起寒意,知其中有詐,大喊,“不能鬆懈,快穩住!”

可已來不及。

麒麟遽然怒吼渾身使力口吐黃塵,纏繞著他的木藤頃刻碎成齏粉,八卦陣出現裂痕,列陣的仙者皆被靈力反噬,口吐鮮血,惶然從空中跌落至大地。

寒木散人方纔為了召出荊棘高牆已放過血,此刻被震得經脈俱損,摔倒在地時渾身猶如車裂般疼。

眼見麒麟抬起前爪,即將把倒地不起的長老們踏成肉泥,絕望之際,寒木散人猛然想起他師尊曾和他說過一些有關麒麟的事。

“麒麟現世化形需吞噬人的骨肉,所以它會不停地尋找可依附的肉身,若無法束縛它,隻能犧牲一人,以保全萬人性命。”

寒木散人掙紮著起身,毅然決然地衝到麒麟麵前,在它前爪壓下的陰影中大喊:“我身任爾分戮!勿傷他人!”

麒麟竟聽懂了,爪子刹那停住。

而它的爪子距離寒木散人額頂,隻有數尺。

麒麟緩緩收爪,低頭看向寒木散人,金色瞳仁輕轉,似在向他確認。

寒木散人深呼吸,將方纔那句話重複了一遍。

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麒麟竟點了點頭,它鼻中吐出白霧熱息,白霧環住寒木散人身軀,絲絲縷縷滲進他骨肉,而龐然巨物的麒麟化成霧氣隨風消散,若不是滿地狼藉,當真察覺不出它曾出現過。

寒木散人接受麒麟附身後,原地站立,緊閉雙目,毫無血色的唇死死抿著,似在和什麼做鬥爭。

副宗主錯愕瞠目,擦去唇邊血跡,幾步奔至寒木散人身旁,聲音顫抖地喊:“宗主?”

寒木散人聞聲,緩緩睜眼,瞳孔邊緣閃過金光。

副宗主惶恐地問:“宗主,你還好嗎?”

寒木散人擺擺手:“快去看看大家的傷勢。”

“是。”副宗主得令。

一旁,藺輕舟將這驚心動魄的幕幕悉數看在眼裡,可他也因此心中冒出疑惑。

他原以為是因麒麟現世春華宗才被滅門的,可如今看來並非如此。

而距離牧重山精神恍惚地離開瀑布山洞的日子,也還差數天。

這數天裡,到底發生了何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