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終究是僵李代桃

-

“殺了我。

”寒木散人重複著這三個字,話語由清晰變得含糊,他雙瞳時而晦暗時而閃爍金光,像是兩種力量在他體內做爭鬥,而他整個人感受著被撕扯成兩半的痛苦,不過說了短短幾句話,渾身已被冷汗浸透。

師尊!”牧重山攙扶著他,極力在這種混亂的情況保持理智,“你冷靜些!你彆擔心,我帶你出去,去尋聶師兄,無論你身上發生了什麼,我們定會尋到解法的!”

“不……”寒木散人瘋癲般搖頭,說話時雙眸滾下淚來,涕泗橫流,“我不能活著……你瞧瞧周圍,是我親手……是我……我如何活……你瞧我的手,都是血……”

他將顫抖的雙手舉到牧重山麵前,然後兩手相握不停地大力搓著,幾乎要搓下一層皮來,哭到幾乎無聲:“血,我師弟的血,大家的血,都是血。

“師尊!師尊!!”牧重山按住寒木散人的手腕,阻止他這幾乎是自殘的動作,因想讓寒木散人的注意力分散至自己身上而大聲吼道,“他們是麒麟殺的,不是你!你無需這般自責!”

寒木散人聞言,先是猛地怔住,然後他緩緩抬頭,驚恐的表情還僵在其臉上未消去,瑩瑩淚顆顆落,他說:“不是麒麟,幸而有它我才能擁有片刻理智,殺人者,是我……”

話說至此,寒木散人瞳孔裡的金光頃刻消失,變得如同萬裡深海般漆黑晦暗,他似被石化般動作停滯,而後抬起右手一揚,地上那些原本軟如爛泥的木藤緩緩攀上牧重山小腿。

牧重山暗道一聲不好,鬆開寒木散人甩掉木藤急急後退,他一退,木藤的攻勢凶狠起來,以迅雷之勢纏住牧重山握劍的手,沿著手臂繞上他的脖頸。

牧重山想反抗,奈何身負內傷,一動用靈氣心口處就感到鑽心的疼。

眼見木藤已勒住他的脖子,若是大力拉扯,可直接扭斷他的頸部,牧重山慌張不安,大喊:“師尊!”

這聲響遏行雲的呼喚,讓寒木散人身子為之一顫,他看向牧重山,瞳孔邊緣閃起金光,似短暫地恢複了神智。

ps://m.vp.

牧重山欣喜:“師尊,快鬆開我!”

寒木散人見牧重山渾身被木藤死死捆綁,連忙右手捏訣。

口中唸咒。

木藤受到召喚,不緊不慢地鬆開牧重山。

誰知下一刻,寒木散人麵露痛苦、雙手抓臉,他一動搖,木藤立刻重新纏住牧重山的脖子,並且死死勒緊。

瞬間,牧重山覺得喉嚨的空氣被強行擠出,無法吸氣也無法吐氣更無法出聲,他握緊右手的長劍想試著斬斷身上的木藤,但因束縛無法動彈。

很快牧重山的喉嚨裡有了血腥味,視線也漸漸變得模糊起來。

此時的寒木散人並冇有完全像提線木偶,他看著瀕死的牧重山,身軀似被割裂,由兩個人操控著。

一個人因看見自己的徒弟即將死於自己之手,聲嘶力竭地咆哮著哭喊著。

另一人雙手泛起青光,驅使木藤試圖勒死牧重山。

就在牧重山以為自己要喪命時,寒木散人忽然快步朝他走來。

仔細看去,寒木散人額上佈滿青筋,滿口牙因咬得太緊已出血。

他越走越快,最後變成疾跑,似要撞向牧重山。

他的確撞了過去。

用自己的肉身,撞向牧重山手中的長劍。

那柄削鐵如泥的三尺長劍輕輕鬆鬆地穿過了寒木散人的胸膛。

與此同時,牧重山身上的木藤頃刻變得烏黑軟爛,似泥土般悉數落地。

牧重山和寒木散人一同摔倒在地。

牧重山捂住喉嚨猛地咳嗽出幾口汙血,他不顧昏花的眼睛,衝上前去扶寒木散人。

寒木散人口中不停地吐大量鮮血,他抓著牧重山的手,嘴唇顫抖著似想和牧重山說什麼,但終究什麼都冇說出口,他似風中殘燭,不消一會,人去燈滅。

“師尊!”饒是見過各種大風大浪的牧重山,此刻也隻能六神無主,他眼睛血紅,輕晃寒木散人的肩膀,又握住刺穿寒木散人胸膛長劍的劍柄,想將長劍拔出堵住那還在流血的傷口。

就在這時,人聲響起,雖聲音不大卻猶如驚雷的聲音在牧重山耳邊炸開。

“師兄,你……你做什麼……你殺了師尊嗎,你怎麼能……殺了師尊……”

牧重山轉頭看去,見應伏心站在不遠處,滿臉驚懼地看著自己。

“師弟……”牧重山開口想解釋,可他本就因修煉受阻受了極重的內傷,再加上急火攻心,竟猛地吐了口血後昏死過去。

應伏心眼睜睜看著牧重山倒在寒木散人屍首旁,轟然砸地揚起的塵埃,給這慘不忍睹的絕景添上最蒼涼的一筆,而後天地陷入死寂,不聞一點人聲。

應伏心似乎是火急火燎地趕到此處的,因喘氣急促而起伏的胸膛都還未能平靜,他看著眼前的一切重重地深呼吸著,垂落身側攥成拳的雙手不知為何在顫抖。

良久,他忽然抬手扇了自己一耳光。

清脆的巴掌聲久久迴盪,應伏心抬起頭,可見他的眼眶泛紅,眸中盛滿濃濃哀傷。

但悲慟未在他眼底停留太久,他圓如杏仁的墨黑眼眸裡出現了決絕和堅定的神情。

一旁將一切看在眼裡的藺輕舟忍不住哀歎起來。

他認為應伏心定是誤會了牧重山,勢必要讓牧重山血債血償,才露出這般狠厲的目光。

很久很久以後,藺輕舟想起今日事,忽然發覺這時的自己想錯了,而且大錯特錯。

隻見應伏心快步走到牧重山麵前蹲下,他先是摸了摸一旁寒木散人的屍體,見其暖意在消散便知無力迴天,隨後應伏心背起昏迷不醒的牧重山,快步往後山的方向走去。

藺輕舟連忙跟上應伏心,就在這時,藺輕舟看見一樣東西從牧重山身上掉了下來。

他走過去一看,發現那是一片通體潤白的玉簡。

因這玉簡模樣太過熟悉,藺輕舟忍不住露出錯愕的神情,他彎腰去撿,後知後覺地想起自己是遊魂狀態,什麼都觸碰不到。

藺輕舟不再管那片玉簡,想繼續跟著應伏心,可他一抬頭,哪還有人影。

藺輕舟驚慌,往猜測的方向跑了幾步,忽然一頭闖進一片迷霧中。

這片迷霧之地顯然不屬於春華宗,四處無建築無草木無人影,處處瀰漫著縹緲似紗、如煙嫋嫋的詭異白霧。

藺輕舟正不知如何是好時,有虛幻空靈的聲音至他耳邊。

“孩子,你該回去了,你的身體承受不瞭如此長時間的回溯,若執意留下,會危及性命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