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迷霧重重難言喻

-

牧重山決定把春華宗滅門一事攬在肩上。

先前是無奈。

如今是情願。

無奈時他就已不在乎世人的眼光和惡評了,更不要說現在是為了寒木散人,為了他師尊。

藺輕舟知自己勸不動也不該勸,但心臟卻似被一隻無形巨掌攥住,悶悶地疼。

洛長川和上善娘娘自然是選擇尊重牧重山的決定。

上善娘娘忍不住對牧重山起了憐愛之情,語氣柔和地說:“雖說你不希望世人因此議論寒木散人,但至少要將事情的真相告知熾焰尊和蘭絮君,他們乃你同門師兄弟,不該因此中傷你。”

“對啊。”洛長川和藺輕舟點頭讚成。

“這……”牧重山思索片刻,冇有否決,他作揖,禮貌道,“此事,還需上善娘娘您的幫忙。”

“隕淵君不必如此,我會儘我所能幫助你。”上善娘娘頷首,“不過……”

上善娘娘忽想到什麼,輕蹙眉,緩緩問出一個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蘭絮君看到你的長劍刺穿寒木散人的胸膛,因此誤會你殺了師尊滅了春華宗,此事已明朗且可理解,但為何之後……”

她話未說完,下意識地看了藺輕舟一眼,顧及他的感受,冇將‘牧重山對應伏心不軌之事’說出,而是問道:“之後……為何,有那樣的傳聞?”

牧重山一怔。

他的記憶隻有自己的長劍刺穿寒木散人的那幕,再之後變得非常混亂,隱隱約約中似有應伏心在自己麵前,與自己距離極近的記憶。

等他精神恢複正常時,已是數月後,他倒在無人的山澗懸崖裡,渾身淩亂狼狽,腹部多了一道來曆不明的古怪紅紋。

他曾翻閱過各種書籍,尋這紅紋是因何種咒術留下的。

他能尋到的所有的書籍上,都寫著‘道侶契’三個字。

雖牧重山堅信自己絕對不會對應伏心做不軌事,但種種跡象表明,他與應伏心已結為道侶。

加上當時世人都在指責他背信棄義、罪無可赦,饒是牧重山那般強大的內心,都不禁產生了些許動搖,他偶爾也會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在走火入魔時無意識做了錯事。

但那段記憶對牧重山來說,是痛苦不堪的,所以他不願回憶,更不要說去細想了。

可如今當他知曉自己走火入魔後並未神誌不清時,一絲疑惑不禁浮現在心中。

牧重山還在猶豫要不要問藺輕舟之後發生了何事時,上善娘娘替他問了出來。

“寒木散人身隕後發生了什麼?”上善娘娘看向藺輕舟。

藺輕舟道:“我見蘭絮君背起牧重山離開,再之後的事就不知了,話說……為何你們都說春華宗無一人生還呢?”

“嗯?”上善娘娘反被問懵,“為什麼這麼問?”

藺輕舟:“至少還有一名春華宗的弟子冇死吧。”

牧重山道,“除了我和伏心師弟,春華宗的確再無一人活著。”

“怎麼會?”藺輕舟疑惑,“肯定還一名弟子活著啊,就是去喊牧重山回春華宗阻止寒木散人屠殺的那名弟子,我瞧見他藏起來了,再之後牧重山尋見寒木散人後,寒木散人就再未殺人了。”

牧重山安靜片刻,問:“那名弟子有什麼特征嗎?”

藺輕舟:“十六七歲的模樣,左臉有顆痣。”

“是二長老門下的小徒弟。”牧重山立刻知曉了藺輕舟所說何人,“但是他死了,我方纔瞧見青楓林後有他的墓碑。”

“什麼?!”藺輕舟驚詫,“可他是怎麼死的啊?”

這一問,無人能回答。

眾人撥開迷霧,未曾想後麵仍是遮眼迷雲。,上善娘娘道:“想必是寒木散人身隕後,春華宗裡又發生了一些事情。”

牧重山輕蹙眉,手按在小腹上,想起藺輕舟說起曾在他人回憶中於詭異地宮裡見過應伏心,忽然覺得自己那位受師尊師兄喜歡,素日無論對誰都溫柔和善、體貼周到的小師弟的身上,似乎藏著不少事。

“不如我再回溯一次吧。”藺輕舟提議道,“來都來了,不查得清清楚楚怎麼行。”

哪知他話才說完,牧重山當即沉了臉,厲聲道:“不可以。”

“為什麼?”

牧重山被氣笑,烏黑的墨眸裡翻湧著滔天海浪:“你昨天還在我懷裡大口吐血,昏死過去,氣若遊絲。”

“可我現在身體已痊癒了。”

“不行!”

牧重山很少對藺輕舟說‘不’字,一旦他說了,必定是毫無商量餘地的。

藺輕舟無可奈何地看向上善娘娘。

上善娘娘和藹道:“輕舟,你聚集體內的靈力試試。”

藺輕舟雖不解,但還是乖乖聽話,試著運靈力,哪知他神識才動,忽覺五臟六腑攪在一塊似地疼,他猛咳一聲,愕然不解。

上善娘娘道:“你隻是身上不見傷口,其實傷得很重,再者,我們也需趕緊離開此地了,兩日後是春華宗當年滅門的日子,熾焰尊和蘭絮君會前來祭拜,如今見麵必定會起衝突,還是避免矛盾,從長計議。”

她的話語並不強勢,說話聲也不重,卻有著讓人願意聽從的力量。

上善娘娘:“我們收拾收拾,看看有什麼遺漏之物,若是冇有,就離開此地回驚鴻宗吧。”

說起遺漏之物,藺輕舟當即想到什麼,忙道:“對了,我醒的時候,手上有拿什麼嗎?”

牧重山說:“虎牙。”

“還有呢?”

“一截土根。”

“啊?土根?”藺輕舟驚訝得眨眨眼,道,“那土根呢?”

牧重山:“丟了。”

藺輕舟:“丟了!你丟哪了?”

“不記得了。”

“怎麼能不記得了!”

藺輕舟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拽著牧重山的小臂,讓他趕緊想起來。

牧重山偏偏故弄玄虛,長長地嘶一聲,他剛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又立刻變成愁眉不展的樣子,看著藺輕舟的情緒隨自己起起伏伏,心中暗暗愉悅。

一旁的洛長川看不下去了,小聲說:“那截土根你緊緊攥在手裡,所以隕淵君替你收起來了。”

牧重山也繃不住了,順著洛長川的話道:“啊,我想起來了,在你的乾坤袋裡。”

藺輕舟顧不上與牧重山掰扯,解下腰間的乾坤袋,翻找一番,果然見一截土根。

他將土根拿出來,剛握住,土根表麵的泥土就悉數散落,露出裡麵泛著淡淡金光的細須。

那細須一瞧就知非凡物。

其餘三人舌橋不下,問:“這是什麼?”

藺輕舟道:“麒麟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