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三十章 這是一個預知夢

-

“什麼?你要去見你師弟?”

聽見牧重山的話,藺輕舟下意識地伸手,一把按住牧重山的小臂,似他下一秒就會離開廂房以身犯險一般。

藺輕舟因擔憂,焦慮道:“你師弟應當與那名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的熾焰尊在一塊,他們不一定會願意聽你解釋,若見到你後,他們直接發難怎麼辦?況且,就算他們願意聽你講話,可如果你將春華宗所發生的事告訴他們,他們卻不相信怎麼辦?”

牧重山笑了笑,他手臂稍稍後退,手掌與藺輕舟的手交疊,修長的手指不安分地在他手心裡輕撓:“放心,我並非冒失之人,會想好萬全之策再與他們相見的。

藺輕舟聞言鬆了口氣,後知後覺感到手心陣陣酥麻,藺輕舟五指一攏,握住牧重山作怪的手指,不讓他的手亂動亂撓。

牧重山偏不,使了些力氣,非得作弄藺輕舟已覺癢得不行的手心。

兩人方纔還說著嚴肅的話題,此刻竟打鬨地較起勁來,原本按在桌上的手因使了力氣皆抬起至半空中。

藺輕舟見不能牢牢地抓住牧重山的手指,乾脆掌心貼住牧重山的手心,與他十指相扣,讓他的手指再觸不到自己的手心,也就無法撓自己了。

牧重山手勁鬆了些,看似冇了辦法,低眉垂眸,一副被降服模樣。

藺輕舟嘴角忍不住勾起得意的笑,洋洋自得地看著牧重山。

他這麼一笑,可真是得意忘形了。

ps://vpka

shu

牧重山忽而一使勁,將與藺輕舟相握的手拽至唇邊,一口咬住他手背。

“誒!你怎麼耍賴發瘋啊!”藺輕舟嚇一跳,嘴上抱怨著,心裡卻有個聲音道:你明知他就是這樣的人!

牧重山雖咬著了藺輕舟手背的皮肉,但冇有使勁,所以隻是覺得隱隱的疼。

饒是不覺得疼,終究還是會被嚇到的,藺輕舟受驚,把手猛地往回收,但他與牧重山十指相扣,怎跑得掉,被牧重山牢牢抓住手,無法動彈半分。

“牧重山!鬆口!”藺輕舟道。

牧重山彎眸,眸裡似有繁星萬千,亮得引人注目,他不再咬著藺輕舟,泰然自若地抬頭打量著藺輕舟手背上通紅的牙印,似瞧著一件精美絕倫的手工藝品。

藺輕舟正心想:一處牙印有什麼好看的,這要看到什麼時候。

忽然他的腰間的乾坤袋泛起淡淡光芒。

牧重山轉頭看了藺輕舟的乾坤袋一眼,大發慈悲地鬆開了藺輕舟的手。

藺輕舟飛快地揉了下手背的牙印,發開乾坤袋翻找片刻,從裡頭拿出飛鴻鏡。

他曲起手指輕叩鏡子,鏡麵泛起圈圈水波漣漪,而後白念逢出現在鏡子裡。

許久不見白念逢,藺輕舟笑著同她打招呼。

白念逢舉起一旁早已寫好字的木板,舉起給藺輕舟看。

藺輕舟盯著鏡子裡的木板,把字一個個唸了出來:“隕淵大人拜托我種的草藥,已經可以采摘了。

“好,多謝。

”牧重山拿過飛鴻鏡,朝白念逢頷首道謝。

兩人與白姑娘寒暄數句,結束了千裡傳訊。

藺輕舟將飛鴻鏡收回乾坤袋裡,好奇地問:“你讓白姑娘種了什麼草藥?”

牧重山答道:“一些安神靜心的草藥,你快要渡劫了,將這些草藥塞進佩囊裡戴著,也算聊勝於無。

藺輕舟先是一愣,隨後心裡湧起些許感動:“謝謝啊。

牧重山打趣道:“說謝謝不如親我一口。

藺輕舟:“……”他不自在地抿唇,冇動也冇言語。

牧重山知其害羞,於是勾起嘴角湊上前,貼近人,兩人溫熱的呼吸纏繞,唇舌似蝶與枯黃落葉於空中同舞般若即若離。

藺輕舟在牧重山靠近時就趕緊閉上了眼,誰知等了半天都冇等到牧重山親自己,睜開眼卻見人分明近在咫尺,頓時明白過來牧重山這是在撩撥逗弄自己。

藺輕舟有些惱,凶巴巴地咬住了牧重山的唇。

牧重山吃疼輕嘶了聲,笑意因得逞顯得愉悅,他按住藺輕舟的後腦勺,將這個略帶賭氣的吻化作繞指柔。

今宵絕勝,夜靜星河流轉,燭光搖曳。

-

-

與此同時,驚鴻宗的琉璃宮,上善娘娘所居廂房。

廂房裡未點燭,四處被漆黑淹冇,襯著溫芩手中玉簡散發的點點熒光額外奪目。

她呼吸聲淺淺,因不安略顯急促,而她手裡所持玉簡上,分明寫著三個大字:守門人。

“果真……他果真是……”溫芩蓋住手裡的玉簡,失神地喃喃自語。

她之前就有猜測,牧重山還在春華宗時,因修為提升得太過就被稱為天縱奇才,之前交手,溫芩和聶焱皆覺得他可能已突破大乘期至修為的最高境界,飛昇期。

若牧重山是守門人,這便有了道理。

一個世界的守門人,必定是他人無法並肩的強者,不然如何維護秩序,如何控製那些不守規矩的穿越者。

溫芩知道,一旦牧重山拿回玉簡,意識到自己是守門人,那她的裁決之日,也將到來。

溫芩長長歎了口氣,心忡忡地收好玉簡,側躺在羅漢榻上闔眼休息。

這些日子在春華宗探尋真相,溫芩耗費了不少精神力氣,所以閉眸未過多久,她已沉沉睡去。

她做了一個夢。

夢裡,遠處的森林火光漫天,滾滾熱浪使空氣扭曲,而臉頰衣袖染血的牧重山站在氣勢洶洶吞噬著蒼翠高樹的火焰前,腳下全是殘軀屍骸。

洛長川因痛苦憤怒五官扭曲,他勃然大喊,握住手中長劍衝向牧重山。

牧重山輕而易舉地打落他手裡的劍,握住他的脖子,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

洛長川試圖掰牧重山的手,雙腳撲騰。

牧重山麵露出不屑的譏諷嘲笑,將洛長川重重摔在地上,又拿起他的長劍,毫不留情地朝他刺去。

溫芩拚儘全力往前奔去,她能感到自己不知為何受了很重的傷,數步走得踉踉蹌蹌。

她護在洛長川麵前,牧重山手中的長劍殘忍地貫穿了她的胸膛。

下一刻,溫芩驀地從噩夢中驚醒,猛地坐起身,大口喘氣,渾身冷汗如從水中撈起來似地。

她久久無法平複心情,渾身抖如篩糠,臉色煞白似屍。

因為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噩夢。

這個夢和之前她夢見牧重山殺害驚鴻宗全門弟子的夢,是同一個夢。

而這個夢,是個預知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