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這又黑又大的鍋

-

上善娘娘拂去額頭冷汗,按住鬢邊努力平複情緒,她適才平靜下來,忽聞叩門聲。

叩門聲畢,外頭傳來上善娘孃的近身侍從,宓姑姑的聲音:“宗主,是我。”

天光剛亮,若非急事,宓姑姑斷不會這時驚擾她。

上善娘娘連忙起身離開床榻,邊披外裳邊道:“請進。”

隻聽輕微的吱嘎一聲,宓姑姑打開木門走進。

她規矩行禮,起身後幾步走到上善娘娘麵前,低聲道:“宗主,燕子塢出事了。”

燕子塢位於土靈力最盛的天姥山,是個頗有名望的修仙家族。

上善娘娘聞言滿腹疑惑,因為天姥山距離北海幽冥十萬八千裡,且有五大名門之一的衡嶽宗坐鎮,燕子塢出事,再怎麼說也輪不到驚鴻宗來管。

除非是震驚眾生的大事。

不等上善娘娘開口詢問,宓姑姑解釋道:“燕子塢遭遇屠殺,幾乎被滅門。”

“什麼?!”上善娘娘大驚失色,“可知是何人所為?”宓姑姑點點頭,神情嚴肅地吐出四個字:“隕淵魔尊。”——

此時此刻,赤烏山,湘禦宗。

東羲大殿後聶焱所居的閣樓第二層,走廊儘頭有間廂房,裡頭傳來沐浴的嘩嘩水聲。

若推開房門往裡走,可見廂房拐角處有一扇漆畫屏風,水聲正是從屏風後傳來的。

應伏心渾身浸在寬大浴桶裡的熱水中,斂眸舀水從脖子處往下倒,覺得渾身乾淨舒適後,撐著浴桶壁站起身。

他閉關許久,終日不見陽光,肌膚似崑崙千年積雪般皓白,這般如渾然白玉雕琢的身子,左邊胸口處卻有一道猙獰的刀疤,似被人狠心剖開過一般。

除此之外,他身上再無其他痕跡。

應伏心走出浴桶,弄乾淨身上的水,拿起放在屏風上乾淨的中衣,披上衣裳時,他忽然想起什麼,口中唸唸有詞,使了個法術,小腹登時出現一道赤紅的繚亂藤蔓的花紋。

他低頭端詳一番,確保此花紋與道侶契所留花紋無差異後,穿好衣裳繞出屏風。

此廂房分外室內室,雖陳設算不上奢華,但傢俱樣樣不落且極講究,讓住在此處的人倍感舒適。

應伏心目光落在內室沉香木桌的獸首銅金香爐上,爐裡所燃出的縹緲白煙,絲絲縷縷繚繞至木梁。

年少在春華宗時,他曾無意和聶焱說過:“方纔師尊靜室裡的沉水香,可真好聞啊。”

可此時香爐裡燃著的,正是沉水香。

應伏心收回目光,尋了根青白綢緞束起發,去東羲大殿找聶焱。

聶焱正於會客堂裡,坐姿如鐘地端坐在一張案桌後,持筆書寫著什麼。

他自從擔任了湘禦宗宗主後,事事親力親為,也因此終日忙碌,便是這個時刻了,都還在忙著瑣事內務。

應伏心冇有隱藏氣息,所以剛走到會客堂門口,聶焱立刻有所察覺,抬起頭望來,他的瞳孔在映入應伏心身影時,立刻不易察覺地輕顫。

聶焱放下手中內務所書竹卷,匆忙站起身,略顯拘謹道:“師弟,你怎麼來了?”

應伏心看著聶焱,想起當年在春華宗時,他剛拜入寒木散人門下,為了與兩位師兄打好關係,經常尋些修煉上的問題,去找兩位師兄解惑。

牧重山雖願耐心答疑,但並未表現得多熱情,應伏心時常覺得牧重山和所有人之間都隔著一堵看不見的牆。

應伏心覺得會感到有牆是因為牧重山自持高傲,不屑多與常人交談,畢竟他被所遇之人皆誇為曠世奇才。

這種人,自幼就出生修仙世家,洪福齊天,無需多努力,輕輕鬆鬆就能修煉至極高的境界,受萬人敬仰敬佩。

相比之下,聶焱就顯得有些可憐,明明是春華宗的大師兄,卻總被師弟蓋過風頭,就連春華散人談及徒弟時,都會先提到牧重山,而不是他聶焱。

不過,聶焱並不在意這些,像對待宗門的其他師弟一樣,對牧重山愛護有加。

那時候的應伏心時常想:牧重山憑什麼命如此好?而聶焱為何能忍受這樣的屈辱?

一個目中無人,一個不思進取。

都挺可笑的。

後來有一日,春山暖日和風,萬物生輝,聶焱站在依依楊柳樹下,曦光落在他深邃眉眼處,他輕聲對應伏心說:“師弟,我……我心悅你。”

聽見這話後,應伏心驀地想起他僅有七歲的那年,穿著麻布破襖和草鞋跟在哥哥身後去深山裡砍柴,天寒地凍的日子,他滿手凍瘡,拿著木斧一用力就磨得五指皆是血。

他疼得不行,站在那小聲抽泣,哥哥見他呆站著不砍柴,過來推搡他,嘴裡不乾不淨地罵道:“小鱉崽子,就知道偷懶,還不趕緊砍,砍了趕緊回去,不然爹又要打我們。”

他問哥哥,這種日子什麼時候能結束。

其實他是想問冬天什麼時候過去。

然而他哥哥冷冷地譏諷道:“想什麼呢,我們一輩子都是這個鳥樣了,想吃肉就扒自己的皮吃吧。”

而此時,應伏心看著麵前向自己表明心意的聶焱,心想:誰說命數難改,我偏不信這個邪,瞧瞧,都來瞧瞧,從前那個在雪地裡挖草根吃的臟小子,如今竟有這等身份顯赫的仙君喜歡。

有那麼瞬間,應伏心心猿意馬,心悸不已。

可就在這時,胸口那處傷疤隱隱傳來的疼提醒了他那如噩夢般的過去,也讓他想起自己藏著傷痛步步走到如今的目的。

應伏心稍作思索,忸怩地低頭,訕訕道:“聶師兄,對不起……我喜歡牧師兄。”

應伏心原本隻是想讓聶焱死心,但從那以後,聶焱突然意識到了牧重山畢露的鋒芒已完全掩蓋了他的光輝,開始漸漸疏遠牧重山。

再之後,聶焱離開了春華宗,前往湘禦宗當宗主。

而讓應伏心冇想到的是,雖那日他拒絕得決絕並從此以後對這事閉口不談,可之後聶焱每次見到他時,眸光裡的柔情仍不減半分。

現如今也是,平日不怒自威的一個人,此刻說話竟聲音輕得不可思議,聶焱道:“師弟,尋我何事?”

“聶師兄。”應伏心大步走向他,坦率道,“我聽聞璞玉尊能製作可尋見隕淵的羅盤,當真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