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要習慣這種事

-

隕淵二字,從應伏心口中說出,落在聶焱耳裡,冇由來地有些刺耳。

聶焱冇有立刻回答,他請應伏心於案桌前坐下,讓人稍等片刻,親自去泡了壺茗茶。

盛著清冽甘甜茗茶的青瓷杯很快置於應伏心麵前,茶杯壁薄,手握去能覺溫暖,正適合這清晨寒露風涼時,應伏心端起茶杯,抿下一口碧綠茶湯,隻覺得滿口茶香。

他抬眸,看向聶焱道:“師兄,我聽聞隕淵曾中過蝕骨釘,如此,不是可拜托璞玉尊製羅盤追蹤他的行蹤嗎?”

聶焱在案桌對麵坐下,說到:“不錯,其實我已經勞煩璞玉尊製造過羅盤。

“哦?”應伏心,“羅盤如今在何處?”

聶焱長長歎了口氣:“已壞。

“嗯?發生了何事?”

聶焱於是將曾用羅盤追查到牧重山的下落,又和上善娘娘聯手,誰知不但冇能將牧重山捉拿,追蹤用的羅盤還被毀得粉碎的事,悉數告訴了應伏心。

聶焱越說神色越凝重:“恐怕那廝的修為已突破大乘至飛昇期了,這世間或許已無人能與其匹敵,不過你放心,春華宗全門的仇……我一定會報的……”他說此話時,因努力剋製著憤恨的情緒緊咬牙關,側額青筋暴起,放在案桌上的雙手緊緊握成拳。

而應伏心在聽聞牧重山的修為已至飛昇期時,杏仁大的眼眸一閃而過欣喜,但他掩藏得極好,並未讓聶焱察覺。

應伏心擺出一副憂心忡忡的神情,手掌安撫地輕覆聶焱的拳上,關切道:“師兄,積鬱餘火傷身。

聶焱微怔,目光落在兩人交疊的手掌上,半晌移不開眼睛。

應伏心又道:“師兄,我們得煩請璞玉尊再製一個羅盤,總不能一輩子我們在明、他在暗,終歸得做好萬全準備。

聶焱又是一聲長長歎息:“我擔憂若請璞玉尊再製羅盤,那廝會去尋璞玉尊,他上次砸羅盤時就放出了威脅的話語,你也知璞玉尊如今是閒雲野鶴不問世事的狀態,萬萬不能將他牽扯進危險的事理。

應伏心道:“師兄此言差矣,欲行大事豈有安坐待斃之理?我們請璞玉尊再製羅盤,就能千裡之外知其行蹤後,當時候佈下天羅地網,一舉將其捉拿,解決無窮後患。

聶焱之前曾與牧重山數次交手,知其實力非同凡響,聶焱實在想不出這天羅地網能如何布,他張口欲言,但應付行手掌忽得使勁,握緊了聶焱的手,似已鐵心鐵意,再難動搖。

聶焱不忍拂意,道:“我明日去尋璞玉尊,問他可否願意再製一個羅盤。

應伏心點點頭,嗯了一聲。

然而應伏心怎會不知再厲害的天羅地網都困不住牧重山。

飛昇期,那可是數百年不曾有記載的至高境界。

但天羅地網困不住牧重山,他應伏心卻可以。

這也是應伏心千方百計要見到牧重山的原因。

兩人話說至此,會客堂的門忽被人叩響。

來人是湘禦宗的副宗主。

聶焱和應伏心紛紛站起身,三人互相作揖行禮,副宗主憂愁道:“宗主,天姥山的燕子塢出事了,衡嶽宗急喚二位前往天姥山商議對策。

-

-

此刻,驚鴻宗琉璃宮,五樓靜室內。

雕刻著魚躍龍門屏風前,鋪著染錦紅回紋大地毯,地毯上置著矮案桌,三人正圍著矮案桌端坐著。

正是溫芩,牧重山和藺輕舟。

藺輕舟滿頭霧水,不知溫芩大清早會有何急事尋他和牧重山。

溫芩正在用清冽甘泉泡茶,她素來講究急事緩說,此刻也堅持泡出兩杯茶香四溢的清茗,輕放在藺輕舟和牧重山麵前。

“上善娘娘,您尋我們是因何事啊?”藺輕舟接過茶,道謝後詢問。

溫芩忍不住看了牧重山一眼,目光裡全是憐惜。

牧重山被溫芩看得一怔,微微挑眉,立刻大致猜到了她喊他們來是因何事。

溫芩道:“燕子塢出事了。

“啊?燕子塢?什麼地方啊?”藺輕舟一臉懵。

牧重山道:“一個修仙世家,主修土靈根,位於天姥山山腳,所以……”他解釋完看向溫芩,“燕子塢出何事了?”

溫芩痛惜道:“被滅門,一家數十餘口人,除一些雜役奴仆,隻有門主還活著。

“嗯?”牧重山略感詫異,“何時出的事?”

溫芩:“三日前。

“衡嶽宗坐鎮天姥山,可有派人去查?”

“有,而且說查到了凶手。

藺輕舟知不是自己能插嘴的話語,喝著茶,乖乖坐一旁安靜地聽著。

牧重山問:“凶手是何人?”

溫芩再次抬眸看了牧重山一眼,道:“他們說……此事是……隕淵魔頭所為。

藺輕舟一口茶水噴了出來,掩唇猛地咳嗽:“咳咳,啥?啥玩意兒?什麼鬼東西?咳咳。

他媽的,隕淵魔尊這四個字是女媧補天的五彩石嗎!?哪有缺口往哪補啊?!

還是說隕淵魔尊是壞蛋中的007?週一到周七,零點到零點,全年無休是不?

媽的,乾脆以後出啥事都彆查了,就說是隕淵魔尊做的就行了唄!

藺輕舟咬牙切齒地心想:要是給他揪住那潑臟水的人,定揍得他媽都不是認識他!

“慢些喝。

”牧重山拉起衣袖,要給藺輕舟擦被茶水打濕的嘴角和下顎。

有溫芩在,藺輕舟不好意思和牧重山做親昵舉動,壓下牧重山的手,自己收拾好失態的一切,然後急忙慌張地對溫芩道:“上善娘娘,他這些日子可一直跟我們在一起!不可能是他做的!”

溫芩連忙道:“你彆急,我知道。

藺輕舟心放下一半,覺得氣管裡還有嗆進去的清茶,忍不住掩唇又咳了數下。

溫芩看向一臉淡然的牧重山:“輕舟都替你急成這副模樣了,你倒是平靜。

牧重山彎眸笑笑:“習慣了。

藺輕舟內心咆哮:不要習慣這種事啊!心疼死我了!

溫芩如今可憐牧重山,情難自禁地歎口氣。

牧重山淡然地問:“所以,為何說是我滅了燕子塢?”

溫芩道:“唯一活著的門主一口咬定,是你殺了他全家。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