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吃醋了咬你一口

-

看到眼前漂浮的銀光的瞬間,藺輕舟當即知曉了來的人是誰,內心忍不住開始雀躍。

-

牧重山與他們一同至太姥山,在進入衡嶽宗地界時,與他和上善娘娘分開。

分開時,牧重山對藺輕舟說:“等你在衡嶽宗定下居所後,我再去尋你。

那時,藺輕舟滿心擔憂地問:“衡嶽宗可是五大仙門之一,而且熾焰尊他們還有可能在此地,你獨身一人偷偷進入衡嶽宗會不會很危險?需不需要我們做內應?”

一旁的溫芩聽見此話,無語望蒼天:驚鴻宗也是五大仙門之一,牧重山還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牧重山勾唇淺笑,貼近藺輕舟的耳朵,用上善娘娘聽不見的聲音說:“娘子隻需夜裡幫我留個門就好。

-

而今,牧重山言出必行,果真在藺輕舟定下居所時來尋他了。

“欸!屋外頭是誰啊!談著話呢!怎麼擅自破壞結界啊!”言裕景振振有詞地出聲,把藺輕舟驀地扯回神來。

藺輕舟一巴掌蓋自己天靈蓋上。

ps://vpka

shu

要命,還有言裕景這麼大個人杵這呢!

萬一言裕景認得牧重山的臉,知他是隕淵魔君,給鬨起來把其他人引來,不就完蛋了!

“還闖呢!還闖呢!誰啊!這裡可是客居,咋這麼虎呢!”言裕景還以為是同門小師弟在調皮,雄赳赳氣昂昂地擼起袖子準備教訓人,他猛地一推木門,走出了結界範圍。

廂房外頭,落日憑闌星滿池,夜靜無聲,忽有涼風襲身而過,讓言裕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藺輕舟急忙慌張地追了出來,見言裕景一人站在廊前,左右空蕩無人影。

言裕景納悶地摸摸後腦勺:“嗯?冇人啊。

藺輕舟心虛道:“可能是走錯的。

“走錯?這可是客居,誰會走錯走到這來啊?算了不管了。

”言裕景手一揮,握住藺輕舟的手臂,就將他往屋裡拽,“走走走,我們繼續談剛纔說的事!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啊!”

“等等!”藺輕舟連忙使勁,扯住言裕景。

“嗯?怎麼了?”言裕景困惑地看向藺輕舟。

藺輕舟吞吞吐吐地說:“要不還是下次再說吧,就……你瞧這時候也不早了,從驚鴻宗趕到衡嶽宗,我也有些疲憊……”

“噢!那行!下次說!下次好好找個空閒,我倆說他個天昏地暗!”言裕景朗笑一聲,拍拍藺輕舟的肩膀,“你休息吧!”

說畢,言裕景朝藺輕舟擺擺手,告辭離去。

藺輕舟目送他離開,暗自鬆了口氣。

確認四下再無他人後,藺輕舟環顧四處,隻見蟾光似紗,庭中空明,院子寧靜,根本無人影。

“牧重山。

”藺輕舟小小聲喊,“冇人了,你可以出來了,牧重山,你在嗎?”

他喊了幾聲卻無迴應,納悶地撓撓頭,忽覺腰上被無形的力量勒住,然後猛地向後扯。

藺輕舟就這麼被拽進了屋中,他嚇得臉色煞白,正以為自己定會磕傷摔倒時,整個人撞進一個溫暖的懷抱中,被牢牢護住。

他還未從這般驚心動魄的事中回過神來,聽見環抱著自己的人語氣淡淡地問:“他是誰。

藺輕舟顧不上責怪牧重山嚇自己,連忙解釋道:“他……唔……”

他才說出一個字,被牧重山親了一下,話被打斷。

牧重山親完,還輕挑眉,示意藺輕舟繼續說。

藺輕舟:“……他是……唔!”這纔剛說兩個字,嘴巴又被堵住了。

藺輕舟氣喘籲籲地扭開頭,怒道:“你還想不想知道他是誰!”

牧重山舔舔嘴唇,從容道:“是誰?”

“他是衡嶽宗的弟子,受嵩岱尊之命領我到客居的。

”藺輕舟一口氣說完,不敢停頓喘氣。

牧重山問:“為何與他單獨在屋中,還設下結界?”

藺輕舟一愣,一下子不知該如何解釋。

牧重山見他遲疑不答,眼睛不悅地眯了眯,環抱他窄腰的手臂驀地收緊,似鐵鉗般有力。

“我,我,我想問他關於燕子塢滅門的事,怕說錯話,被外頭的人聽見,所以就設了個結界……”藺輕舟的解釋著實有些蒼白無力、含糊不清。

他知牧重山定不會信的,隻是他實在想不出彆的解釋了。

牧重山意味不明地長長‘噢’了一聲,然後道:“他方纔拽你手了。

“啊??”藺輕舟疑惑,“啊對,好像有。

“是這。

”牧重山握住藺輕舟的小臂,抬起舉在眼前。

藺輕舟不明所以地說:“好像是吧。

牧重山右手撐在藺輕舟小臂下方,左手中指食指指尖泛起銀光,銀光幻化成刀刃,輕輕一劃,就把藺輕舟的衣袖給割開了。

“喂!”藺輕舟嚇一跳。

雖然驚鴻宗發了他四套門派錦衣,但也經不住牧重山這樣毀壞啊。

牧重山不言不語,拽過藺輕舟的手臂,薄唇覆上那處,溫熱濕潤的呼吸撲在他小臂肌膚上,細細密密地吻了一會,忽然張口露出白牙,凶狠地咬住了那處。

“嘶!”疼痛傳來,藺輕舟情不自禁地喊出聲。

牧重山鬆嘴抬頭,瞧他在藺輕舟手臂上留下的深紅牙印,勾唇露出滿意的笑容。

之後牧重山未再大做文章,與藺輕舟說起他決定過幾日去燕子塢一趟探尋真相,這事,似乎就這樣翻篇了。

-

-

在衡嶽宗住了一晚後,翌日清晨,藺輕舟前往上善娘娘所居的院落,與她說起言裕景的事。

溫芩端坐在梨花圓木桌前,笑道:“我來此地數十年,也就遇見你一人,你倒好,算上隕淵君,竟已遇見了三個與那事有關的人。

”那事自然是指穿越,但未設結界,她說的含糊其辭,不過藺輕舟也聽得懂。

藺輕舟撓撓頭:“可能有緣吧。

溫芩又柔聲道:“輕舟,請你勿將我的事告訴你昨日遇見的那名孩子。

“這是為何?”

溫芩垂眸,她雖彎著嘴角,眼眸裡卻有著淡淡的感傷,似初秋枝頭上已枯黃的葉,在風中瑟瑟卻依舊倔強地抓住枝丫,不肯隨風而落。

她道:“你也知我不願回到原來的世界,所以有些瓜葛,能少些還是少些吧。

“我知道了,我不會說的。

”藺輕舟忙點頭答應,他忽然想到什麼,麵露疑惑地問:“不過……你為何如此篤定隕淵君與那事有關呢?之前我們不是僅僅根據我的玉簡做了個猜測,但是並未肯定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