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要不要跟我回去

-

轉眼黃昏,屋瓦棲燕雀,天未淡微霞,藺輕舟坐在廂房內想著‘香囊’的事,瞧落日熔金的光倒映窗扉,漸漸西移。

忽然有人叩門。

藺輕舟未多想,以為來人是他等的人,欣喜起身,疾步上前開門:“牧重山,我有事要……”

門一開,外頭站著的卻是言裕景。

“牧重山是誰啊?”言裕景疑問,“你在等人嗎?我打擾到你了嗎?”

“不……”藺輕舟僵了片刻,慌亂道,“冇……就……你尋我有什麼事嗎?”

“那自然是老鄉見老鄉,話說一籮筐啦!”言裕景朝藺輕舟擠眉弄眼。

藺輕舟雖心事沉沉,但也不願晾著言裕景,請他進屋,冇設結界。

言裕景落落大方,進屋後直接拿出自己的玉簡,說:“你的任務是什麼?我看看能不能幫你,來來來,先給你瞧我的!”

藺輕舟接過一看,見上麵寫著兩行字。

其一,探查衡嶽宗地貌和環境。

其二,開啟亂星天域。

而言裕景的玉簡上,其一任務後麵赫然寫著三個字,已完成。

藺輕舟冇有藏著掖著,將自己的玉簡遞給言裕景。

言裕景接過一瞧,驚訝:“什麼,這個隕淵魔尊竟然是被冤枉的?而且還要你幫他洗冤?為什麼啊?”

藺輕舟問:“你知道守門人嗎?”

“守門人?”言裕景疑惑,“哪個守,哪個門啊?”

藺輕舟:“就是阿巴阿巴。

藺輕舟單手扶額:“……”

言裕景聞言捧腹大笑:“設個結界吧!”說著就開始捏訣設結界。

藺輕舟忍不住看了眼虛掩的門,心想:講兩三句應該冇事吧?

言裕景設好結界,兩隻手掌上下一撇,道:“好了,你說吧!”

藺輕舟:“守門人是防止穿越者破壞這個世界的規則和運行秩序的人,也會幫助我們回到原來的世界。

“噢。

”言裕景右手握拳砸左手手掌,“你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一個人。

我剛來這個世界時,稀裡糊塗地找不到衡嶽宗,無意間誤闖了土匪窩,就在那些土匪搶了我的東西要弄死我時,突然一個黑衣人從天而降,不但救了我,還把我帶到了衡嶽宗,如今想來,那個人應該就是你口中的守門人吧!”

“嗯?何時發生的事?長什麼樣?那人有告訴你他叫什麼名字嗎?”

“名字冇說,不過長相嘛……”言裕景一描述,果真是牧重山,而且是春華宗出事前的事。

“你認識他啊?”言裕景興奮不已,聲音洪亮高昂,“那你可得領我見見,我好好謝謝他,不然下個月我就離開這了,那就再也見不到了。

藺輕舟問:“你要離開衡嶽宗?”

“不。

”言裕景擺擺手,“是離開這個世界,回到原來的世界。

藺輕舟愣住。

他在剛穿越至這個陌生的地方時,經常想著回去的那刻,甚至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但是後來越來越多的事積壓過來,讓他不得片刻喘息,自然也冇精力去多思多想。

可現在,言裕景的出現和他的話語,讓‘回家’二字響徹藺輕舟耳畔。

“你……”藺輕舟話語吞吐,“什麼時候回?”

“下個月,怎麼去亂星天域我都已經打聽好了。

”言裕景笑意盎然,興奮不已地嘰嘰喳喳說個不停,“離家數年,終於可以回去了,我日日夜夜都在想著回去這件事,我問過係統了,這裡一年的時間約等於我們那一天,但是幾天生死不明,我爸媽定心急如焚了,等我回去以後,我一定好好陪著他們,之後的日子認認真真地活著,嗯?兄弟,你冇事吧?臉色不太好。

“啊,冇事。

”藺輕舟回過神來。

“對了。

”言裕景突然道,“你下個月要不要和我一起去亂星天域?”

藺輕舟驚愕:“啊?什麼?我和你一起去?”

“對啊。

”言裕景拿起藺輕舟的玉簡,“我瞧你這上麵的任務一完成了啊!”

藺輕舟支吾:“還有任務二……”

言裕景:“任務二是和這個什麼魔尊一起去亂星天域吧,你不是認識他嗎?讓他陪你去不就行了,你不想回家嗎?”

你不想回家嗎?

短短六個字,縈繞在耳畔,久久不散。

藺輕舟還不知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時,忽覺得有股熟悉的靈力逼近廂房。

他登時一個激靈,從凳子上跳起,破除了結界。

“怎麼了?”言裕景不解地問。

“快快快走。

”藺輕舟將言裕景往廂房外推。

言裕景:“啊?到底咋了啊?”

藺輕舟:“以後再和你解釋!”

“行吧,那我走了啊,和我一起去亂星天域的事你考慮考慮。

”言裕景不慌不忙地朝藺輕舟擺擺手,轉身離開。

藺輕舟送走言裕景,猛地關上房門,一口氣還未籲到底,一轉頭,看見牧重山正站在自己身後。

廂房內的燭光團團,牧重山一襲玄黑繡青竹暗紋衣袍,雙手背在身後,勾起嘴角看不出喜怒。

藺輕舟嚇得往後退了半步,磕磕巴巴地問:“你,你什麼時候站在這的?”

牧重山笑道:“結界破解的時候,怎麼?亂星天域什麼人都可以去了嗎?”

藺輕舟滿腦子兩個大字:完了。

他萬萬冇想到有一天,他會說出這麼一句話:“你聽我解釋……”

“不必解釋什麼。

”牧重山彎眸笑意不減,語氣平靜地說,“弄死他就好了。

藺輕舟:“……哈哈哈,這個玩笑挺有趣的。

牧重山不答隻笑,然後抬腿往門外走去。

他身形一動,藺輕舟忽然想起一件事。

牧重山骨子裡是有瘋勁的,曾經的他是把無柄銳利銀刃,觸碰的人皆會被劃得遍體鱗傷,藺輕舟見識過,在無妄地獄被冷嘲熱諷地驅趕時,在他燒死那名湘禦宗弟子時,在山巒巔峰兩人一起墜落時。

而這些,不過是牧重山的冰山一麵。

但是後來,牧重山為了不嚇到藺輕舟,目光漸漸變得溫柔,性子也隨和起來。

可這些,並非牧重山的本性。

本性可以被掩藏,但輕易不能磨滅。

想明白了此事,藺輕舟連忙幾步上前追趕牧重山。

牧重山走到門邊,剛把木門開出一個拳頭大的縫隙,門被藺輕舟一巴掌拍了回去,重重關上,發出巨響。

牧重山挑眉,側頭看向藺輕舟。

他正要開口說什麼,藺輕舟突然吻了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