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四十章 知道該怎麼哄他

-

若說比力氣,藺輕舟不可能比得過牧重山,可現在,他竟不費吹灰之力就將牧重山按在木門上。

藺輕舟雙手撐在牧重山身旁兩側,將人圈在懷中,因比牧重山矮了幾公分,吻人的時候不得不微微仰起頭,但這絲毫不影響他蠻橫的氣勢。

牧重山眼裡的冰碴消散不少,雪融後的眸中含著笑,他嘴角剛勾著覺得有趣的笑,立刻被藺輕舟濕漉溫熱的舌尖舔過。

藺輕舟舌尖至牧重山的唇縫,似明月清輝輕敲窗柩,牧重山微微張口,任由那柔軟靈活的小舌探入,似撒嬌般纏繞著他的舌。

直至呼吸不順,藺輕舟以抿了下牧重山的下唇作為結束,他冇有收回撐在牧重山身側的手,輕喘著氣雙瞳濕漉漉地看著牧重山,等他開口。

牧重山伸手輕按被吻得殷紅的嘴唇,笑了一下,他說:“你倒是知道該怎麼哄我。

見他真情實感地笑了,藺輕舟頓時鬆口氣,收回手想談正事:“對了,你還記得你師弟之前給你的香囊……哇啊!?”

話未說完,藺輕舟竟被牧重山攔腰扛起。

牧重山作勢要把藺輕舟丟在床榻上,但在鬆手的那刻動作緩和下來,將人輕放在柔軟的被褥上。

藺輕舟直起上半身坐起,明知故問:“做什麼?”

牧重山雙手撐在他身旁,俯身將人壓得後仰,笑道:“耍流氓。

ps://m.vp.

“那你……那你……”藺輕舟乾嚥了下空氣,“那你輕些,上次剛進的時候,有點……有點疼。

”說完,他的臉紅得猶如昏黃時的飛霞。

“什麼?疼?”牧重山愣了下,隨後略感懊惱,心想終歸是紙上得來終覺淺,他討好地親了藺輕舟額頭一下,“對不起。

這倒是讓藺輕舟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掩唇輕咳:“也冇有很疼……”

牧重山勾起嘴角,笑意如清晨曦光,他道:“放心,今天不做到最後。

藺輕舟臉上出現片刻呆滯,然後道:“為什麼?”

自從上次竹林溫泉後,牧重山就再冇和他做到過最後。

藺輕舟忍不住浮想聯翩,難道是牧重山其實覺得做那事並不舒服?還是自己第一次說了什麼或者做了什麼掃了他的興?

牧重山一瞧藺輕舟的神情就知道他想歪了,心裡忍不住偷笑,臉上不敢放肆,解釋道:“雙修會使你修為提升,讓金丹渡元嬰大劫提前到來。

“啊……對……大劫。

”藺輕舟早就把這事拋之腦後了,猛然一想,確有此事。

牧重山笑眯眯地親他,從眉心至眼角,從耳垂至臉頰,從嘴角至下顎,他邊親邊道:“等這些破事都結束了,我帶你去一處無人的靈氣鼎盛的清淨地,一旦你開始渡劫後,我就守著你,哪也不去。

話語真摯且動情,可藺輕舟卻一時間無法回答,隻因牧重山的手已至難以言喻之處。

寬大溫熱的手掌熟練地解開藺輕舟的腰帶,似蛇般滑了進去………………

老地方。

有時候,藺輕舟那處已抬頭昂立。

牧重山便笑,故意拖著長音問藺輕舟:“因為我親你,就成這樣了?”

藺輕舟總是不願承認,紅著臉梗著脖子一言不發。

世人骨子裡都有或多或少的掌控欲、他們願意在某些時刻,看不可一世的孤狼低頭臣服。

牧重山就是如此。

所以他愛在這種時候使壞……

……

……

在激動顫栗時,懷中的人一口咬住牧重山的肩膀。

不疼。

不但不疼,牧重山還希望藺輕舟咬得深一些。

他盼著藺輕舟在他身上留下無可湮滅的痕跡,生生世世,他都能因此尋到他,然後指著那處痕跡,笑著對他說:“你得負責啊。

-

半夜三更時,一切方纔寧靜下來。

藺輕舟蜷縮在牧重山懷裡,摟著人迷迷糊糊睡了片刻,又突然驚醒。

“安心睡吧。

”牧重山溫柔地輕拍他後背。

“不行……有事說……”藺輕舟知現在不是睡的時候,強打起精神,將香囊一事告訴了牧重山。

最後藺輕舟道:“你和你師尊,還有之前被麒麟奪去肉身的春華宗弟子,以及燕子塢宗主身上都佩戴著類似的香囊。

我總覺得,這並不是一個巧合。

牧重山眉頭緊鎖,陷入深深沉思。

“那個香囊現在在哪?你有打開過瞧瞧裡麵到底是什麼嗎?”藺輕舟問。

牧重山搖搖頭,答道:“春華宗出事後,那隻香囊就被我弄丟了,我不曾打開過,並不知裡麵是何物。

“這樣啊。

”藺輕舟無奈歎息,突然又想到什麼,“啊對了,湘禦宗的宗主,讓你去尋他,和他談談。

“他讓我去尋他?”牧重山因覺不可思議,加重了語氣,“聶焱?讓我?和他談談?”

“對。

”藺輕舟點了頭,想到什麼,又立刻拽住牧重山的衣袖,“會不會是陷阱啊,算了,你還是彆去了。

“認出你了卻不發難你,而讓你傳假話,實在不像他的性子……”牧重山喃喃道。

“所以,不是陷阱?”藺輕舟也疑惑了。

牧重山未答,伸手掩住藺輕舟的眼睛:“彆多想了,快睡吧,再不睡天都該亮了。

藺輕舟嘟囔一聲你說得對,打了個哈欠後闔眼休息,因身旁人守著而倍覺心安,不一會就沉沉睡去。

牧重山等藺輕舟熟睡後,輕手輕腳地起身離開床榻,替藺輕舟掖好被子,在人唇上如蜻蜓點水般輕吻了一下,隨後離開廂房。

他想早些結束這些糟心事。

牧重山站在庭院中,見清虛玄暉滿地,不遠處鬆柏竹影交橫,夜涼寂靜無聲。

牧重山冇有急著邁步。

他心想:往左前往燕子塢找線索,往右尋聶焱談話。

他往何處走?

牧重山遲疑著朝右看去,緩緩邁步,卻在落腳時驀地換了個方向,隨後他大步往左走去。

-

而此時,衡嶽宗的會客閣的廂房。

明明已是夜深人靜入眠時,應伏心卻穿戴整齊,一瞧便是一副準備出門的模樣。

他拿出上次從璞玉尊手中得到的羅盤,將靈力注入其中。

隻見羅盤中躍出星星點點金光,在空中組成一副地圖。

應伏心抬頭看去,頓時一愣,隨後笑著自言自語道。

“原來近在咫尺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