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就比比誰更瘋唄

-

天姥山,連綿數十座蒼蒼青山重巒疊嶂,一條江河似龍般蜿蜒而過。

而燕子塢,位於其中一座山的腹地處。

此地有嵩岱尊設下的結界,但對於牧重山來說,破解並非難事。

臨水而建的燕子塢,處處可見雕欄玉砌的水榭亭台,其做工精緻講究讓來者明白主人的風雅。

可惜如今的燕子塢,雖算不上衰草連天,但已死寂無人,若有風嗚咽穿堂過,像極低低哭墳的哀鳴。

牧重山昨日來過此地一次,可是未探查出什麼線索。

而今日,他才踏入結界中,立刻察覺到了什麼。

有人在此地。

而且是一個他十分熟悉的人。

牧重山先是因驚訝眸光閃爍地愣在原地,片刻後他嘴角揚起一個玩味的笑,自言自語道:“有意思。

”隨後循著氣息大步朝那人所在的地方走去。

穿過臨池硃紅漆柱迴廊和青石板小徑,牧重山行至一間屋舍前。

廊上掛著一排未燃燭的白燈籠,門前放滿雪白如雲的魂幡,滿地紙錢已被碾成泥,蟾光清輝落在門前,為景色增添悲涼。

牧重山悄無聲息地走上前,伸手推開門。

木門被推開時發出沉重的‘吱嘎’聲,月光入戶,讓人能隱約瞧見屋內陳列著什麼。

偌大的屋內,擺著整整齊齊數十座木棺,木棺後麵,是一層又一層的靈牌。

靈牌前供奉著香燭和瓜果,香燭和瓜果被使了法術,香燭不滅,瓜果不腐。

突兀地闖入此地,望著滿屋漆黑棺材,常人皆會被嚇一跳,牧重山雖未露出恐懼神色,但是腳步停了下來。

但向來無愧者不畏鬼敲門,牧重山雙手合十祭拜三下,然後大步穿過廳堂往裡走去。

放著靈牌的案台旁有個小門,用黑底白字的布遮住,牧重山掀開簾布往裡走,發現門裡是個空蕩蕩的內屋,大約是怕驚擾逝者,此屋的窗戶皆被磚和木板封死,不露一點光,牧重山不得不念決讓手掌燃起火焰用於照亮。

牧重山藉著火光,手指摸著牆壁在屋內繞了一圈,隨後他的目光定在東南角的地上。

他走過去,在東南角處蹲下,眯眼細瞧,發現有塊青磚上的灰塵被人撇去,而且一看就知是剛撇去不久。

牧重山手掌按在那塊青磚上仔細摩挲著,不一會他就尋見了縫隙,輕輕鬆鬆將青磚撬了出來。

那塊青磚中間被挖空,而曾經被它蓋住的地上,有一隻巴掌大的鐵環。

牧重山握住鐵環,使勁往上一提,隻聽沉悶的轟隆聲響,他身旁數塊磚陷了下去,露出個僅一人能過的洞口,洞口處有一條層層蜿蜒向下的石階。

牧重山用掌心的火焰照了照,卻因石階儘頭太遠,無法一窺究竟。

“真是故弄玄虛。

”牧重山心覺不悅,但終歸還是耐著性子,踏著石階往下走去。

石階極長,四處無窗隻有冰冷的石壁,讓人心覺不安和恐慌。

而石階儘頭,竟是一處猶如枯井底,鋪滿稻草的囚籠!

那底端牆壁上鑲嵌手腕粗的鏽跡斑斑的鐵鏈,觸目驚心,也不知曾經困過什麼東西。

牧重山站在倒數第五層石階上,冇有繼續往下走。

因為牆壁鐵鏈旁站著一個人。

應伏心聽見聲響,轉過身來,他清秀的臉龐上杏仁眼眸輕彎,恍惚見當年剛入春華宗不諳世事的小師弟的模樣。

他笑著說:“牧師兄,好久不見。

“是啊。

”牧重山平靜道,“的確是好久不見了。

窄小逼仄發悶的井底,兩人對視著,萬千思緒晃過,牧重山先開了口,他問:“這是什麼地方?”

“是啊。

”應伏心歪了歪頭,似乎很苦惱的樣子,他踹了一腳身旁的稻草,發笑道,“這是什麼地方呢?為什麼自詡正義仙門的燕子塢裡會有這麼奇怪的一個地方呢?怎麼回事呢?”

牧重山汗顏:“虧我曾經視你為有些黏人的的、性子溫順的師弟,還覺得你比旁人更值得親近些,如今才發現你腦子有病,瘋得很。

應伏心笑道:“比不上師兄。

牧重山點頭:“那確實。

應伏心:“……”

應伏心問:“你都查到了什麼?”

牧重山:“倒也冇什麼,一些你的真麵目罷了。

應伏心冷笑一聲。

“應伏心。

”牧重山不再稱呼他為師弟,“我們來談談心,如何?”

“師兄想怎麼談?”應伏心皮笑肉不笑。

牧重山道:“我們一人回答對方一個問題,不許說謊。

應伏心:“如何保證不說謊。

“各憑各自心。

”牧重山道。

應伏心聞言,瘋瘋癲癲地仰天長笑,似隨時會斷氣般,片刻後他收了笑聲,說:“好啊,那就來談談心,師兄你輩分大,我得敬你,就由你先問吧。

“這是何地?”牧重山重複了剛纔的問題。

“燕子塢囚禁人的地方。

”應伏心道,“啊不,用他們的話來說,那不是人,是金,丹,容,器。

牧重山冇理會應伏心的陰陽怪氣,他茅塞頓開。

結合之前的種種線索,燕子塢宗主定是曾向雲歸宗宗主買過人,並將其囚禁在此處,天天喂下烈性禁丹,再等到那名孩子的金丹形成後,燕子塢宗主就挖去其金丹,放到自己的孩子身上。

應伏心笑道:“師兄,彆發呆啊,該我問了。

“你問。

”牧重山道。

應伏心問:“你是不是已經知曉了雲歸宗的事?”

牧重山掏出懷裡那本寫滿各個門派名字的賬簿丟到應伏心腳邊。

應伏心撿起一瞧,先是一愣,吃驚道:“你是如何得到這個的?”

他隨手翻了幾頁,看著賬簿上冷冰冰地寫著‘人,收六十塊赤靈石’字眼,一行又一行,一行還有無數行。

他不再露出驚訝的神情,而是莫名其妙地嗬嗬笑了出來,神情似喜似怒,他連聲問道:“牧師兄啊,你看到這本賬簿,作何感想呢?嗯?你告訴我吧,我真的好想知道啊。

牧重山道:“你問題太多了,再說也該我問了。

“好好好。

”應伏心搓了下笑出淚的眼角,“行,你問。

牧重山眼眸深沉如無光深海底,語氣冰冷,一個字一頓,讓應伏心聽得清楚:“師尊的死,和你有冇有關係?”

應伏心僵在了原地。

他那嘲諷的笑一併僵在了他的臉上。

他看著地上的淩亂腐爛發臭的稻草和手腕粗的鐵鏈,原本勾起的嘴角慢慢壓了下去。

他收起笑,木頭人般在原地呆愣無言許久,似陷入了曾經和回憶中,而後,他不知想到什麼,胸膛微微起伏,呼吸略顯急促。

安靜許久,終於,應伏心抬起頭來,他看向牧重山。

他的眼眸倒映著牧重山掌心躍動的火焰,不知是不是因火光晃眼,他的眼眶竟有些發紅。

眸光撲朔,淚光一閃恍如錯覺,應伏心閉眼,深吸氣艱難地吐出一個字。

“有。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