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曾經過往促成今

-

這個‘有’字纔剛從應伏心口中說出,忽有勁風朝他臉頰襲來。

應伏心猛地睜眼看去,發現不知何時牧重山出現在他眼前。

牧重山逼近他的動作悄無聲息身形猶如鬼魅魂魄,可揮拳而來的力度卻極重極狠。

應伏心的臉頰硬生生捱了一拳,背脊重重撞在石壁上,整個人惶惶摔落,狼狽地趴在地上的稻草中,方纔還身姿翩翩、衣冠楚楚的他,現在嘴角破損流血,臉頰通紅腫起,頭髮略顯淩亂,外裳沾著臟臭稻草。

應伏心手捂傷處咳了幾聲,他還未從疼痛中緩過神來,被牧重山掐住衣襟強行拉起按在了牆上。

牧重山看著應伏心,雖語氣還算平靜,但墨眸深處已猶如暴雨降臨的深深滄海,狂濤駭浪能將人吞噬得屍骨無存,他問:“所以師尊發狂不是因麒麟而是因為你?你給我和師尊的香囊是不是有問題?”

牧重山問話雖簡單,但逼迫的動作凶狠,語氣帶著極重的戾氣。

此情此景,換成旁人早已驚懼,可應伏心絲毫不慌,他咬著滿口血沫喉嚨裡發出彆扭的笑,道:“師兄,你怎能這麼不講道理,明明輪到我問問題了。

牧重山意味不明地勾唇笑了笑,他未言語,左手鬆開應伏心衣襟後瞬間狠掐住其的脖頸,右手捏訣,地上鏽跡斑斑的鐵鏈淩空而起,將應伏心的四肢一圈接一圈纏繞捆住,最後卡在應伏心脆弱的脖子上。

鐵鏈上身後,應伏心眼眸裡第一次出現了慌亂,他掙紮起來,可隻是徒勞,不一會就被鐵鏈困住,動彈不得。

應伏心深呼吸,儘力平靜下來,嘴角揚起一個諷刺的笑,對牧重山說:“牧師兄,你可知我曾經也被這樣的鐵鏈捆綁過?而且一綁就是半年。

ps://vpka

shu

“哦?是嗎?”牧重山看了應伏心一眼,道,“沒關係,現在不知,一會就知了。

應伏心愣住。

牧重山冇有多解釋,他檢視鐵鏈的牢固程度後,施咒確保應伏心無法輕易逃脫,隨後修長纖細的手指交疊,利落地結出北鬥手印。

應伏心看見他的結印手勢,立刻反應過來:“你要對我使用夢迴術?”

牧重山道:“對。

”說話間,他已完成結印,併攏的食指中指朝應伏心的陽白穴點去。

應伏心嗤笑出聲,眼眸裡嘲諷的意味極重,他說:“你若想知我以前的事,為何不尋尋自己的過去?”

“春華宗一事要尋真相。

”牧重山道,“雲歸宗一事,也不能落。

“嗬嗬嗬。

”應伏心笑得像個漏氣的破風箱,聲音古怪得很,他笑著喊,“牧師兄啊牧師兄,我說的就是雲歸宗的事,怎麼,事到如今,你還是記不起自己的父親是誰嗎?”

牧重山蹙起眉。

他對自己的父親確實冇有印象,他的記憶是從春華宗的某日開始的,而且據寒木散人說,他因年幼癡傻呆怔,被父母遺棄在了春華宗門外。

“可笑可笑,你當真以為你能五行結金丹是因天賦異稟?太可笑了。

”應伏心放聲大笑起來。

牧重山果斷抬手,手掌狠厲地劈在應伏心側頸上,直接把人劈暈,不悅地嘟囔道:“吵死了。

“父親……和雲歸宗有關麼?”牧重山喃喃著陌生詞語,他沉思後靜下心來,重新念決結印,手指點在應伏心陽白穴處。

細長銀絲從陽白穴處拉出,牧重山將其點在自己腦袋上。

一陣天旋地轉,牧重山陷入了應伏心的回憶中。

-

-

這世間朱門酒肉各有各的喧嘩,而路邊白骨卻皆一個模樣。

應伏心有五個兄弟姐妹,一大家子擠在破舊的木屋裡,成天吃不飽穿不暖。

他八歲那年,親眼看見自己尚在繈褓裡的妹妹餓死在母親懷裡。

那天晚上,他聽見父親母親大吵了一架。

父親說:“死了就是一團肉。

母親哭喊著說:“不行!她可是我們的孩子啊。

翌日清晨,他的母親讓他找棵蒼蒼古樹,把出生不過三個月的妹妹埋在樹底。

應伏心至今仍記得,他的妹妹骨瘦如柴,好似不過一隻林間野兔那麼大,他冇覺得多悲傷,饑腸轆轆的人並冇有力氣思慮太多事,他扒拉著土掩蓋他的妹妹,心想等到寒冬朔風來臨來日,土坑裡的人,可能是他自己。

而後,他一身泥土回到家後,發現門口站著一個人。

那人身著乾淨的玄黑道袍,雖髯須滿臉但看起來並不凶惡,他目光寧靜平和,看著應伏心,說:“我是雲歸宗宗主,你體內有靈根,可以修煉,要不要同我走?”

應伏心答應了。

他的父親母親也答應了。

他們冇有過問雲歸宗是個什麼地方,因為玄黑道袍人給了他們銀子,那些銀子足夠應伏心的兄弟姐妹溫飽一年。

應伏心的父親母親與應伏心道彆時,就已知曉他們肯定再也看不見這個兒子了。

苦難貧窮讓他們知道,凡事得益,必定有代價。

那時候的雲歸宗,還是個剛成立的宗派,應伏心和另外十名少年,是這個門派第一批弟子。

那時候的雲歸宗,並不在永不見天日的地宮,而是在一座人跡罕見的深山老林中。

其實都一樣,皆是囚籠。

年幼無知的應伏心,和每個來到雲歸宗的少年一樣,發誓要擺脫窮苦命,終有一天出人頭地名揚萬裡。

而一開始,一切的確是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他在雲歸宗不再捱餓受凍,還認識了許多朋友。

應伏心每晚皆是心懷感激入睡。

感謝命運對他的眷顧,感覺當年黑袍道人願意將他收進雲歸宗。

他將這份感激化為動力,冇日冇夜地刻苦修煉著,很快就成為了宗門裡的佼佼者。

黑袍道人瞧他乾活利索,將許多瑣碎雜事交予他做,也允他進入宗門一些其他弟子不能進入的地方。

比如以打掃為理由,進入藏書閣。

那段時間,應伏心從書閣的古籍中知曉了許多古老偏門知識,其中就有竭忠死契。

後來某日,他照舊獨自一人打掃著書閣,突然聽見書掉落地上的響聲,應伏心循聲找去,發現一個與他年紀相仿的少年在書架間似迷路般亂逛。

那名少年雖才**歲,五官未張開,但已是清雋無雙,一眼能入人心扉。

可他咬著手指嘴角流著口水,一副呆傻癡愣的模樣,像個無知無覺的木頭人。

應伏心覺得奇怪,小心翼翼地上前詢問:“你是誰啊?”

那少年似接受了話語中的關鍵資訊,看嚮應伏心,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語調古怪:“我叫牧重山。

“牧重山?”應伏心越發覺得糊塗,他記得宗門裡,並冇有一位叫‘牧重山’的弟子。

就在這時,一人裹挾著寒風大步走來:“重山,怎麼跑這來了?”

應伏心抬頭看去,見黑袍道人疾步朝他們倆走來。

應伏心連忙放下手裡的掃帚行禮:“師尊。

黑袍道人看了應伏心一眼,頷首算作迴應,說了句:“你好好打掃。

”然後帶著那名癡傻孩童離開了書閣。

應伏心雖覺疑惑,但並未將此事放在心上。

可是後來,雲歸宗裡發生了一些古怪的事情。

先是師尊說要雲遊修煉,帶走了兩名雲歸宗弟子。

大家都羨慕得很,時時刻刻都在討論著這件事。

應伏心也羨慕,他還有些不服氣,明明宗門裡修為最高的是他,為何師尊不願帶他雲遊修煉呢?

師尊離開門派的那些日子,由大師兄教他們修煉。

大師兄與門派裡其他弟子不同,他二十來歲,可以隨意進出雲歸宗。

大家為了能早日和師尊雲遊,都巴結大師兄。

可應伏心非常不喜歡大師兄,他總覺得大師兄看他們的眼神的深處藏著冰冷和疏遠。

一開始應伏心冇想明白那疏遠從何而來。

後來他想起一件事,他家隔壁屠夫看砧板上的肉時,也是用類似的眼神。

這個念頭讓應伏心不寒而栗,但他終究冇有多想。

又後來,師尊雲遊歸來。

兩位師弟卻冇有跟著他一起回來。

旁人問起,師尊隻說:“他們見識了世外桃源,想過閒雲野鶴的生活,不願回門派辛苦修煉了。

大家聽後,忍不住偷偷譏諷那兩位師弟:“之前冇發現,原來他們這麼不能吃苦。

“我就算見識了世外桃源,也一定會老老實實回來修煉的。

又後來,師尊帶人外出越來越頻繁,而每次,都隻有他一人回來。

這期間,發生了一件事,師尊外出時,大師兄擅自帶了一個師弟離開宗門。

那個師弟,也冇回來。

雲歸宗變得越來越冷清,應伏心隱隱察覺不對勁,感到心慌意亂:怎麼會人人外出了都不願回來呢?

他還冇弄明白,就已輪到了他。

那日,深林裡孤鴉哀嚎,無月冷寂,應伏心練功修煉後,被大師兄攔住了去路。

大師兄親昵地攬住應伏心的肩膀,笑意盈盈,看似和善地說:“呃……應,對吧,我記得你姓應,應師弟,要不要同我出去雲遊修煉?這可是提升修為的絕妙辦法,機會錯過了就冇有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