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絕對服從的結契

-

應伏心將玉牌奪走後,在無人山林小道沿著一個方向跑了整整一晚。

說是跑,實則是逃。

夜梟哀鳴,鬼魅掠樹,萬籟俱寂,世間隻有他急促的呼吸和沉重的腳步聲。

直至應伏心精疲力竭、再邁不動腿時,日出霧露餘,青鬆如膏沐。

他望著晨曦穿過茂密的樹葉溫柔地灑落,至他眼眸深處。

景色美得令人窒息,應伏心腦袋裡卻隻有一個念頭:這日他也隻能繼續捱餓。

應伏心原地歇息了片刻,尋到一處無人的水潭,探頭看去。

陽光普照,他臉頰、雙手、衣裳上乾涸的汙血無處遁形。

應伏心連忙舀水開始清洗身上的血,他殺人的時候冇手抖,偏偏這個時候渾身抖得厲害。

最後,他將破舊的外裳反穿,離開水潭,尋到一處農戶家,躲在院子裡的草垛裡睡了一覺。

他醒來時,感到身下的稻草在顛簸,耳邊有木車輪滾過石子路以及牛哞哞叫的聲響。

ps://vpka

shu

應伏心連忙從稻草垛探出頭,發現自己正在一輛木軲轆牛車上,而駛車人,是一名精瘦的老翁。

老翁見應伏心從稻草裡爬出,愣了一下,冇趕他,笑嗬嗬地問:“小娃娃,你去哪?俺送你一程!”

應伏心問他能不能去春華宗。

老翁:“哎呀?春華宗,可遠可遠呢,你這個小娃娃一個人,怕是到不了那裡噢。

但是應伏心到了。

摸爬滾打一載,他終是到了棲霞山。

因手持玉牌且體內有靈根,應伏心順利地進入了春華宗,成為了門外弟子。

應伏心原本在雲歸宗就曾修煉過,加上能吃苦耐勞,他很快就成了同門師兄弟裡的佼佼者。

一切都比應伏心相信中的要順利很多。

可這世間,就是有人無法一帆風順,屢屢受阻。

應伏心的一位師兄,看應伏心長得清秀可愛,生了歪心思,嘴上說著喜歡他,會對他一輩子好,天天纏著他,手腳不乾不淨地摸他碰他,讓應伏心厭煩不已。

應伏心能輕鬆弄死那名師兄,但是他忍了下來,因一旦出事,他必然會被趕出春華宗,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將半途而廢。

可誰知那名師兄得寸進尺,不知用了什麼手段,搬進了應伏心的居所裡。

應伏心乾脆夜不回屋,禦氣至棲霞山山頂,在瑟瑟寒風中打坐修煉。

日出時,晨曦衝破雲海,天光乍現,渾身寒氣的應伏心望著那輪冉冉升起的紅日,忽然覺得焦慮不安。

他隻剩八年了,他該如何在八年的時間裡,讓那些曾傷過他的人飽嘗痛苦。

就在這時,有和藹的聲音至應伏心耳畔。

“哎呀,當是時人間絕景,有小友同賞,緣哉幸哉。

應伏心猛地轉頭看去,對上一雙溫和似潺潺溪水的眸子。

正是寒木散人。

那是應伏心第一次見到他的師尊。

冇過多久,寒木散人就再次尋到應伏心,問他願不願意做自己的弟子。

應伏心聞言,雙膝跪地,重重地朝寒木散人磕了一個頭。

他會這麼做,是因為他進雲歸宗那日,雲歸宗宗主讓他們對著自己磕三個頭。

可他這個舉動竟把寒木散人嚇了一大跳。

寒木散人哭笑不得,趕緊地扶起應伏心:“傻孩子!哪學來的!本來挺聰明的一個孩子,磕傻了怎麼辦!快快起來,疼不疼啊?”

他問應伏心,疼不疼。

應伏心愣了愣,然後搖了搖頭。

寒木散人笑道:“額頭都磕紅了,還說不疼呢!要不要為師給你揉揉?”

寒木散人明明看起來年紀輕輕的模樣,說的話卻慈祥和藹,像棵能為弱小事物遮風擋雨,屹立不倒的參天大樹。

應伏心活了十餘載,冇遇見過什麼善意,所以他一開始,以為寒木散人對他有什麼企圖。

那悉心教誨他修煉的溫柔話語,那寬厚安撫他的手掌,那朝他溫和柔笑的臉龐,到底是為了什麼?究竟是想從他這裡奪走什麼?

一開始應伏心還想弄明白。

但是後來他不想了。

他像隻經曆了狂風海浪的魚,在遍體鱗傷後,忽然遇到溫暖洋流,他沉淪在那邊溫柔廣闊的海域中,即使有一天可能這片海域會變成滔天惡浪奪走他的性命,他也不在乎。

他比以往更加刻苦地修煉,因為每次有突破時,寒木散人都會誇他:“不愧是我的徒兒。

他掩藏自己的沉沉心事,裝成一個天真浪漫、體貼善良的人,因為他覺得寒木散人就是這樣的人。

裝得久了,應伏心覺得自己原就是和寒木散人一樣的人。

他甚至不再想著複仇的事。

對於此時的應伏心而言,如何一輩子呆在春華宗,以及讓寒木散人為他自豪驕傲這兩件事遠比複仇來得重要。

可這個念頭,還未在應伏心腦海裡根深蒂固,就因一人的出現開始動搖。

某日,寒木散人滿臉喜悅地對應伏心說:“你的二師兄要回來了。

這位二師兄,應伏心早有耳聞,寒木散人經常將他掛在嘴邊,瞧著十分喜歡他的模樣。

但應伏心還未見過這名二師兄,因這位二師兄跟隨師祖雲遊了兩年。

應伏心第一次知道二師兄名叫牧重山時,嚇得膽寒發豎。

他記起那日,癡傻孩童誤闖書閣,雲歸宗宗主喚那名孩童為‘重山’。

他試探地問起寒木散人,寒木散人道:“你的二師兄啊,天資過人,修為極高!比你大師兄還要厲害呢!”

應伏心聞言鬆了口氣。

這可不像是給一個癡傻孩童的評價,定隻是同名同姓的巧合罷了。

可當應伏心見到牧重山的第一眼時,如墜冰窟。

並非巧合,眼前玉樹臨風、氣宇軒昂的少年郎,就是那日他在書閣見到的孩童。

不幸中的萬幸,牧重山並不記得他。

寒木散人興高采烈地給他們倆互相介紹後,牧重山隻是淡淡地頷首,說了聲‘你好’後就再未多言。

自從牧重山回到春華宗後,大出風頭,被人崇拜敬佩,奪走所有人的目光。

在應伏心看來,就連寒木散人都對他偏愛三分。

應伏心時常會想,憑什麼?

憑什麼牧重山從小到大不用吃半點苦?

憑什麼牧重山輕輕鬆鬆就能獲得師尊的稱讚?

憑什麼他曆經萬難才能得到的東西,牧重山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將其緊攥在手裡。

這些‘憑什麼’似帶毒的尖刺,在夜深人靜時,狠狠紮在應伏心心臟上,所覺的痛像極了爍金山莊剖開他左胸膛時的疼。

應伏心開始寢食難安,時常覺得腦海裡有兩個聲音。

一個聲音喊他去複仇去虐殺曾讓他痛苦的人,一個聲音讓他好好地呆在春華宗,安安穩穩地做寒木散人的徒弟。

便是這個時間段,讓應伏心未曾想到的事發生了。

那日丹砂繪雲、朝霞成綺,聶焱向他訴說了情意。

他不安但鄭重地說:“師弟,我……我心悅你。

此話引得萬千思緒過,應伏心想起不久之前,曾有一位師兄對他說了類似的話。

從那以後,他飽受騷擾,心煩意悶。

乍得一聽聶焱的話,應伏心倍感厭惡。

忽然,應伏心福至心靈,想到了一個他認為一舉兩得的拒絕辦法。

於是他說:“聶師兄,對不起……我喜歡牧師兄。

聶焱一怔,惶惶低了頭:“不,應該是我說對不起,是我……唐突了,請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

說罷,他轉身匆匆離去。

就是這時,應伏心忽然覺得,聶焱和之前那名總煩擾他的師兄,似乎是不一樣的。

之後,聶焱絕口不提自己喜歡應伏心,可麵對他時,總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情愫。

春日贈予的碧螺清茶,初夏盛開的滿池青蓮,金秋窗邊的幽幽沉香,大雪溫暖的赤紅大氅。

發乎情止乎禮,不越雷池一步。

應伏心從小到大,做過很多事,有好有壞,每一件他都從未後悔過。

可偏偏到了聶焱這,應伏心忽然後悔起那日自己以喜歡牧重山為理由,拒絕了聶焱的情意。

就在應伏心還未弄懂,自己是後悔使用了這個理由還是後悔拒絕了聶焱時,聶焱離開了春華宗,前往湘禦宗擔任宗主。

離去的那天,聶焱隻對他說了兩個字:“珍重。

應伏心猛地反應過來。

他是後悔當初拒絕了聶焱。

但覆水難收,或許他這一生,必定會錯過一切他想挽留的東西。

聶焱離開春華宗後,應伏心驀地回神,發現距離麒麟奪他肉身,已不到三年的時間了。

他被萬般苦難鑽心之時依舊渴望活著,更何況如今。

應伏心開始尋活下去的辦法。

他翻遍記載五行神獸的書籍,尋不見一點線索。

正當他一籌莫展之際,想到了試著與附在他身上的麒麟對話。

麒麟竟真的告訴了他。

若想活著,並非不可以,隻要有一個人願意代替應伏心被麒麟吞噬肉身。

方法是有了,但誰會願意跟他以命換命?

就在應伏心煩得眉頭緊鎖時,他忽然想起一個他曾在雲歸宗書閣古籍中看到的咒術。

竭忠死契。

書中記載,一旦結契成功,被施咒者將會絕對服從施咒者。

任何命令,任何要求,任何驅使,被施咒者都會去執行,無論耗費多少時間多少精力,即使拚上性命也在所不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