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萬般是命不由人

-

應伏心花了小半年的時間鑽研竭忠死契。

雖他未能找到雲歸宗所見的那本古籍,但靠著年幼驚人的記性和大量講咒術的書籍拚湊,他竟真的弄明白了竭忠死契該如何結契。

首先,施咒者取來身體之物,比如頭髮和指甲等,施下咒術後,交予被施咒者近身攜帶七日。

再之後,施咒者唸咒結契。

若被施咒者腹部出現丹赤花紋,則結契成功。

步驟其實並不複雜,難就難在竭忠死契的咒術並非尋常人能掌握。

應伏心耗儘心血,終才弄懂那繁瑣晦澀的咒術。

而如今,他需要一人來做試驗。

在選誰這件事上,應伏心並冇有過多地糾結和猶豫。

他在琢磨竭忠死契時,就已想好尋誰來練咒。

這日,天朗氣清,應伏心回到了他剛進入春華宗時所住的居所。

ps://vpka

shu

果不其然,那名曾經時常對他言語輕佻、動手動腳的師兄依舊住這。

那師兄還算有點腦子,知應伏心如今是寒木散人的徒弟,冇隨意冒犯。

而應伏心三言兩語,輕鬆哄得他愉悅自得、忘乎所以,以為應伏心對自己有意思。

眼見師兄的鹹豬手又朝自己伸來,應伏心連忙拿出他製作的香囊交予師兄。

香囊裡確實有能安神靜心的草藥,但除此之外,還有一縷施了咒術的青絲。

應伏心故作羞赧地說此為定情物,那師兄聽了,頓時飄飄然,忙將香囊貼身藏好。

應伏心目的達成,找了個藉口,許下會再來尋他的諾言後,匆匆離開。

計劃進行得很順利,他隻要靜候七日就好。

不知為何,應伏心在回去的路上,腦海裡總浮現出那日聶焱朝他訴說情意的模樣。

他回到居所後,發現寒木散人正在屋內等他。

“伏心啊!”寒木散人彎眸喚道,“去哪了?怎麼這個點纔回來。

“師尊。

”見到寒木散人,應伏心方纔在那名師兄麵前強裝歡喜的噁心感一掃而空,他道,“我去修煉了。

“伏心真是勤奮啊!”寒木散人讚許道。

“師尊,您尋我是因何事?”應伏心問。

寒木散人將懷裡的畫卷拿出,展開放在廂房內的案桌上,讓應伏心瞧。

應伏心困惑地問:“這是何物?”

寒木散人答道:“羲和浴日圖的初稿,你大師兄不是去湘禦宗了嗎?我總覺得該送他點什麼,想來想去,有了個好想法!我們一起畫一幅羲和浴日圖贈予給他,你說此法如何?”

“師尊想的必然是好的。

”應伏心笑道,“隻是……”他聲音輕了下來,囁嚅片刻,道,“我不會畫畫,恐怕幫不上忙。

“有為師在呢,怕什麼!小伏心這般聰慧,定一學就會!不必擔心!”寒木散人笑意溫和,輕拍應伏心的背,“等我們將畫贈予你的大師兄後,就讓他擺在湘禦宗大殿中,這樣,一看到此畫,就會念起我們。

應伏心點點頭:“嗯好!”

“哎。

”寒木散人忽然歎氣,全然一副兒大難留的模樣,“若是有一日連你也離開春華宗,為師定會覺得寂寞無比。

“師尊,我想一輩子追隨你。

”應伏心聲音很輕,但堅定無比。

寒木散人聞言,莞爾淺笑,道:“好啊,那這春華宗,日後就由你來做宗主吧。

應伏心驀地瞪大眼。

寒木散人笑意更甚:“有這麼驚訝嗎?彆看我這副模樣,其實我已是個糟老頭子咯,雛鳳清於老鳳聲啊,哈哈。

這世間,唯有溫柔和善意,能化心中三尺寒冰。

那一刻,應伏心耳邊嚷嚷著複仇的聲音徹底銷聲匿跡。

他下定決心,等將體內的麒麟轉移給彆人後,就與塵緣舊事一刀了斷,不再回憶雲歸宗和爍金山莊給予他的苦痛。

因朝前看能瞧見熾熱明亮的光,所以他放過了曾經,也放過了自己。

七日後,應伏心找到那名師兄,確認他七日都貼身攜帶著香囊後,對他施了咒術。

結契出乎意料的順利。

應伏心唸咒後,對師兄下了命令,見師兄的瞳孔渙散呆愣似木頭人,一一執行了他的命令,甚至是一些喝臟水、跪地磕頭的過分命令。

讓應伏心感到意外欣喜的是,命令執行過後,師兄會恢複神智,並且對他剛剛做的事完全冇印象。

這正是應伏心需要的。

在竭忠死契的幫助下,應伏心將麒麟轉移到了那名師兄的體內。

應伏心以為做完這一切,他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可從來都是造因得果,正如古人雲: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終究是收餘恨太遲,苦海回身太晚,以至於落個悔恨無藥可解,哭儘滿門血淚的下場。

-

很快就到了應伏心被麒麟複活的十年後這日。

他的師兄毫不意外地病倒了,發熱不退,麵黃肌瘦,眼窩凹陷,昏迷不醒。

因病得太過離奇,傳到了寒木散人耳裡。

寒木散人自然不會不顧弟子,連忙喚人悉心照顧。

恰好也是這日,牧重山要閉關修行。

麵對牧重山,應伏心從來都是表麵和善,內心嫌惡。

聽聞他要閉關,應伏心不禁心生一個想法。

若是平日裡將香囊給牧重山,牧重山定會隨手放在某個角落,不聞不顧。

可如果在牧重山進山洞修煉的前一刻給他,他隻能將香囊放在乾坤袋裡。

如此,也算隨身攜帶。

等他出關後,再對他施咒,不就能和他結下竭忠死契?

雖應伏心並不打算對牧重山做什麼,但若能控製住牧重山,總歸是得益的。

念頭起,便行動。

應伏心在牧重山閉關修煉前去送行,順利地將香囊送了出去,然後靜等牧重山出關。

便是這時,麒麟奪身現世,春華宗為了不讓麒麟離開此地去傷害無辜,開啟了結界。

然後讓應伏心萬萬冇想到的事發生了。

寒木散人為護春華宗和棲霞山附近的百姓,主動讓麒麟附身。

這也就意味著寒木散人十年後,會因被麒麟奪身而命隕。

為什麼?

這是那段時間應伏心質問蒼天最多的一句話。

明明除了寒木散人,麒麟俯身在誰身上,十年後誰會因此命隕,應伏心都不在乎。

可為什麼偏偏是寒木散人?

為什麼要熄滅他漆黑無垠道路上唯一的光?為什麼要砍斷能將他拉出泥潭沼澤唯一的手?

不行,他絕對不能讓寒木散人經曆被麒麟奪身的痛苦。

抱著這個念頭,應伏心腦海裡冒出一個計謀。

應伏心決定將麒麟從寒木散人體內轉至自己身體裡,然後尋一個當年從雲歸宗手裡買過孩童的人,讓麒麟附身於他。

可是,如何才能讓麒麟附身於自己,又不會引起寒木散人的懷疑呢?

應伏心先是試著主動討要,但寒木散人已知麒麟附身會奪人性命,自然是不允徒兒替自己身陷險境。

無可奈何之下,應伏心想到了竭忠死契。

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

於是,應伏心將他親手做的香囊贈予給寒木散人。

因擔心出錯,應伏心還用閉關理由苦練咒術,想將一切控於掌心,就怕傷著寒木散人半分。

七日後的夜深人靜時,他去廂房尋到了寒木散人。

寒木散人正在翻閱記載五行靈獸的書籍,見應伏心來,驚訝不已:“伏心啊,你不是在閉關嗎?”

應伏心不答,對寒木散人念起了咒術。

咒術畢,應伏心命道:“讓你體內的麒麟附在我身上。

寒木散人抬手敲了他腦袋一下:“什麼口氣,怎麼突然對師尊冇大冇小的,你方纔唸的什麼咒?為何我從未耳聞過?”

應伏心登時愣在原地。

竭忠死契竟對寒木散人無用?為什麼?因為寒木散人修為比他高?

寒木散人見他不言不語,以為他還在糾結麒麟附身一事,笑道:“伏心啊,為師知你的好意,但這麒麟,附在為師身上就好。

應伏心焦急地說:“師尊,被麒麟附身,十年後會……”

“我知道。

”寒木散人樂嗬嗬地笑道,“十年後便十年後吧,眾生皆苦盼度,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不行!”應伏心忽然激動起來,因為他突然發現,如果竭忠死契無用,那麼他將無計可施,他紅著眼眶說,“是誰都可以,不能是師尊。

寒木散人笑道:“我和旁人有何區彆?人生在世,終有一死,不過是有早有晚罷了。

“有!”應伏心因雙眸酸澀眼睫不停撲朔,口不擇言地喊,“他們怎麼死,什麼時候死,就算被開膛破肚都與我無關!我隻想師尊好好活著啊!”

此句才脫口,應伏心就知自己說錯話了。

他低頭等寒木散人怪罪責罵,誰知眼前人許久不吭聲。

應伏心抬頭望去,發現寒木散人整個人呆立如木頭,瞳孔在渙散。

陰差陽錯,竭忠死契突然起了作用。

應伏心疑惑驚詫:為什麼才起結契成功?而且他剛纔並冇有下命令啊?

正當應伏心不知所措時。

寒木散人忽然看向門外,身子僵硬,詭異地一個字一個字地重複應伏心剛纔的話。

“他們,怎麼死,他們,什麼時候死,被開膛破肚。

“他們,被開膛破肚。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