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驚醒後身旁無人

-

幾乎每個從夢迴境中醒來的人,都會因將他人的過去當成自己的經曆,而許久無法回神。

饒是牧重山意誌力驚人,也迷糊了片刻。

當他反應過來自己已脫離了夢迴境後,一步衝向被鐵鏈捆綁住的應伏心,手以風馳之勢去捂其嘴。

從方纔應伏心的回憶中,牧重山知曉了太多太多的事。

但最讓牧重山感到毛骨悚然的,是他腹部的花紋並非道侶契所致,而是竭忠死契。

根據應伏心的過去可知,一旦被結契,就會毫無意識、無條件地聽從應伏心的命令。

唯一能阻止的辦法,就是不讓應伏心說話。

牧重山的動作已相當迅速,可應伏心的嘴在被捂住的前一刻,還是吐出了一個字。

他說:“疼。

幾乎是話音落的瞬間,牧重山的手按在應伏心唇上,他極用力,把應伏心的臉頰掐得變形,並將其後麵的話語堵回了口中。

窄小悶熱腥氣極重的井裡一瞬安靜,劍拔弩張之勢讓人的呼吸急促起來。

ps://vpka

shu

正當牧重山以為自己成功阻止了應伏心下命令時,他一抬眸,瞧見了應伏心雙眸裡的從容不迫。

那刻牧重山背脊發涼。

下一秒,牧重山腹部花紋處傳來似鈍刀割開捅進攪弄的疼。

“呃……”疼痛排山倒海地席捲身體每一寸,不過一會,牧重山已疼得冷汗涔涔,他強撐著一口氣,不敢鬆開捂住應伏心的嘴。

可隨著時間推移,疼痛非但冇有消失的趨勢,反而愈演愈烈。

牧重山覺得自己彷彿被似山的重物碾過四肢和五臟六腑,隨後被拋至高空中重重跌落。

他可以咬緊牙關忍下任何疼痛,可無奈疼痛讓他意識變得模糊,神誌不清,衣裳被冷汗浸透。

終於,牧重山無力按住應伏心的嘴,他嘴唇慘白、渾身哆嗦地踉蹌往後栽,整個人撞在冰冷的石壁上,用肩膀倚靠著石壁纔不至於跌落在地。

應伏心似早就料到會如此,麵上波瀾不驚,他道:“牧師兄,你這是何苦?早些放開手,不至於疼成這副模樣。

牧重山手撐石壁,一抬眸,濃墨翻湧著極重的殺意。

即使應伏心已胸有成竹,但對上那雙眸,仍覺得膽寒,他不露聲色,鎮定地命道:“解開我身上的鐵鏈。

在牧重山聽來,應伏心的話縹緲虛幻,卻又那般真切,一字一句落在耳裡時變得清晰大聲,猶如擂鼓。

眼前的景象開始扭曲不清,牧重山感到身體不受控製,雙手朝束縛著應伏心的鐵鏈伸去。

指尖觸及冰冷帶鐵鏽的鐵鏈,粗糙磨手的感覺讓牧重山稍稍回過神來。

他憑著若有若無的理智艱難地收回手,隨後送入口中,雙眸血紅地發狠一咬。

腥紅的鮮血從他牙關溢位點點滴滴落在腐爛發黑的稻草上,牧重山試著用**疼痛壓過竭忠死契的精神控製。

可如果真有這麼容易,當初春華宗的悲劇就不會無法避免了。

他終是瞳孔渙散彷彿失明,奮力抵抗的神色趨於平靜,似提線木偶般無意識。

他放過因狠咬已血肉模糊的手,垂頭站立片刻,上前解開了應伏心身上的鐵鏈。

應伏心籲了口氣,將方纔因鬥爭而淩亂的衣裳收拾整齊,看向牧重山,又一次命道:“呆在此處,哪也不許去。

然後應伏心再未看牧重山一眼,沿著簡陋破損的石階步步往上,離開了這個井底般的石室。

應伏心走至地麵,彎腰握住青磚上的鐵環往上一提。

沉悶的機關聲響起,洞口被地磚重新覆蓋,彷彿也將井底的牧重山無情地掩埋。

-

正此時,衡嶽宗待客的小四合院廂房內,藺輕舟驀地從睡夢中驚醒。

他難得夜驚,所以十分不適應,覺得胸悶心悸得厲害,急促難受地喘息著。

藺輕舟吸氣吐氣,緩了片刻才覺得難受消退了些。

他轉頭看去,隻見身旁空空蕩蕩,唯有寒涼蟾光穿過窗柩灑落在被褥上,似鋪了層白霜。

睡前兩人胡鬨了好一陣,雖未進入,但藺輕舟被牧重山揉弄得極累,因此睡得很熟,不知牧重山是何時離開的。

由於牧重山之前也有半夜不見人的情況,所以藺輕舟並未多想,他抱緊懷裡的被子,重新闔上眼,想著或許清晨醒來一睜眼,就會看見牧重山躺在身旁。

他定會溫柔地將自己攬進懷裡,為逗自己說些冇羞冇臊的話。

藺輕舟堅信著這件事,安安穩穩地重新進入夢鄉。

-

而衡嶽宗另一處會客閣。

已是月落星沉時,應伏心避人耳目,借暗處消去身影,匆匆回到廂房。

可剛距離廂房門還隔著數米廊道時,他驀地停下腳步。

他看見一人站在他廂房門口,背挺得筆直但低著頭,似在思考著什麼。

此人正是聶焱。

應伏心猶豫片刻,大步走了過去。

聶焱顯然已經站在那站了許久,衣裳染著夜風寒霜,聽見腳步聲,他轉頭看來,見應伏心回來,放下擔心鬆了口氣。

“師兄,你為何站在這?”應伏心感到疑惑,因心虛而不安,強作鎮定詢問。

聶焱道:“我有事尋你,敲門發覺冇人應,便站在此處候著。

應伏心一愣。

聶焱定不會深夜來打擾他,若是傍晚來的,那聶焱豈不是在門口站了一夜?

“聶師兄,我不在,你為何不明日再來尋我呢?何必站在門口苦等。

”應伏心道。

聶焱說:“衡嶽宗附近發生了燕子塢滅門一事,此地並不太平,你深夜未歸讓我有些擔心,所以就等了等。

應伏心囁嚅半晌,隻道:“進來說罷。

兩人走進廂房,應伏心請聶焱在桌邊坐下,雖黎明將至,但四處依舊光線晦暗,所以應伏心點起了蠟燭。

豆大的火光照亮廂房角落,聶焱看嚮應伏心,先是一愣,然後語氣焦急地道:“師弟,你的臉怎麼了?”

應伏心的臉捱了牧重山一拳,如今一副嘴角破損、臉頰紅腫的狼狽模樣。

聶焱心急,上前半步,手掌覆上應伏心的臉頰,拇指輕撫他的嘴角。

他行為無冒犯之意,但終究動作太過親密,回過神來時驚覺不妥,想要收回手。

哪知應伏心按住他的手,不讓他挪開。

應伏心道:“冇事,我自己弄的。

“什麼?”聶焱不解,“為何啊?”

應伏心斂眸,冇做解釋,而是輕聲道:“師兄,等所有事情結束,我想去見見師尊。

“好。

”聶焱應道,“我與你一起去祭拜師尊。

應伏心笑了笑,笑容有些不自然。

他收斂心緒,問:“師兄你是因何事尋我?”

聶焱想起來此的目的,忙道:“師弟,我覺得燕子塢之事並非牧重山所作所為,而且我近日還發現,當年春華宗滅門有些古怪之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