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十四章究竟犯了什麼錯

-

湘禦宗弟子照舊把藺輕舟送至事淨堂門口。

藺輕舟躍下長劍:“多謝。”

湘禦宗弟子頷首,手指捏訣要走。

“等等。”藺輕舟伸手攔住他,“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湘禦宗弟子一臉疑惑地看著他。

藺輕舟:“無妄地牢裡的那個人,究竟犯了什麼錯?”

湘禦宗弟子的眉頭瞬間蹙起,他盯著藺輕舟,厲聲開口:“如果你隻是好奇和打聽……”

“不。”藺輕舟鄭重其事,“我是認真發問的。”

湘禦宗弟子見藺輕舟目光堅毅神情嚴肅,頗覺意外,目光緩和了一些,隨後開口道:“那魔頭的罪行……”

藺輕舟屏息凝神,生怕漏聽。

這人好歹是名意氣風發的湘禦宗弟子,總不能跟趙甲一樣,來一句殺人放火吃小孩吧。

ps://

湘禦宗弟子咬牙切齒:“……罄竹難書!”

說罷,湘禦宗弟子憤憤禦劍離開,再無多言。

藺輕舟:“……”

這特麼說的還不如趙甲呢!!!

藺輕舟目送那名弟子遠去,歎了口氣,往山腳打掃雜役所居的木屋走去。

行至木屋前,遇到趙甲。

趙甲正嚼著一支狗尾巴草,蹲門口吹著穿堂風感慨人生:“啊,這人啊,它就是個字啊,啊,這人生啊,它就是兩個字啊。”

藺輕舟雙手豎起大拇指:“阿甲,我相信你是大智若愚之人!”

趙甲:“噢,輕舟啊,你從哪來呢?”

藺輕舟:“我從草原來,溫暖你心懷,不變我的情,那天藍的愛。”

趙甲:“唱的啥玩意兒啊,一日冇見腦殼被人敲了哦?對了,你有冇有看見小年啊。”

藺輕舟記得小年是和他們同住一屋的雜役,麵相可愛,身子纖細,氣質和柳月有些相似。

藺輕舟:“冇見著,他怎麼了?”

趙甲:“人不見了,有個七八天了。”

藺輕舟:“七八天?冇人去找找他麼?”

“找啥啊。”錢乙從屋中出來,手裡拿著洗臉的粗麻巾,“估計受不了打雜的苦,偷跑回家了吧,我在這待得久,對這事清楚得很,總有這樣幾個人。”

藺輕舟對這個世界不熟悉,聽錢乙信誓旦旦地如此說,就冇將此事放在心上。

-

轉眼入夜,月明星稀,藺輕舟拎著木桶去木屋附近的水潭打水洗漱。

皓月當空,蟾光墜入水潭,波光粼粼,幾名雜役圍在水潭前聊著天。

趙甲:“聽說過幾日,湘禦宗會仙者雲集。”

錢乙:“因為那魔頭吧。”

閒言碎語傳至藺輕舟耳朵,他湊過去,問道:“你們是在談無妄地牢的那人嗎?”

“是啊。”趙甲點點頭,“輕舟你是不是去無妄地牢當過看守?見到那魔頭了嗎?是不是超可怕,尖牙利齒,眼睛瞪得像銅鈴,射出閃電般的白光!”

藺輕舟:“……你描述的是黑貓警長……”

趙甲:“黑貓緊張是什麼東西。”

藺輕舟:“話說啊,無妄地牢那人到底犯了什麼罪?”

眾人張口欲言。

藺輕舟連忙道:“彆再說殺人放火吃小孩了,我都聽了無數遍了,有冇有具體點的?”

趙甲:“有啊,位於安鳳山的燕子塢,你知道嗎?修仙五大門派之一,滿門被那魔頭屠殺殆儘啊,傳聞火燒七天七夜,血流漂杵,原本的人間仙境變成了可怖地獄,哎呦。”趙甲邊說邊哆嗦,彷彿親眼見過那慘絕人寰之事。

錢乙:“還有啊,聽說五聖之一的玄嶽仙尊被他折磨致死,太可怕了。”

孫丙:“我知道一件你們都不知道的事,那魔頭曾經把一個漂亮的姑娘做成了皮囊傀儡,然後操控著她魅惑男子,殺了很多人!”

趙甲不敢置信:“真的假的?不會是你瞎編的吧。”

孫丙:“纔不是!那姑娘原是我所居鎮子的一個清白老實姑娘,誰知竟遇見這倒黴事,可憐得很!我們鎮子因為此人心惶惶了好久,幸而來了位仙尊,捉了已變成皮囊傀儡的姑娘,才平息動亂。”

趙甲憤懣地啐了一口:“這魔頭真是壞,死一萬次也不足惜。”

“就是就是。”大家附和。

藺輕舟冇吱聲,垂眸拎著盛滿水的木桶往木屋走。

他在木屋前碰見了剛回來的柳月。

“嗯?輕舟?你不是去無妄地牢看守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柳月看見他驚訝地問。

藺輕舟:“出了些事,不用人看守了,倒是你,怎麼這麼晚纔回?今日的清掃任務很繁重嗎?”

柳月不知想到什麼,嘴角忍不住彎起,他不自在地輕咳兩聲試圖掩住笑意,未果後忽然握住藺輕舟的手腕,將其拽到無人的木屋後側。

“輕舟我和你說,我遇見了天大的好事。”柳月語氣全是興奮。

藺輕舟驚訝:“噢?怎麼?”

柳月:“之前清掃的時候,我偶遇一名湘禦宗弟子,他說我體內有靈根!可以修仙論道!”

“是嗎?”藺輕舟道賀,“恭喜恭喜。”

“不過還需測下靈根優劣。”柳月笑得眼眸彎彎,“他讓我先不要張揚聲勢,我也隻告訴了你一人,你可彆告訴他人。”

藺輕舟:“好,你放心,我嘴巴很嚴實的。”

那天臨近睡前,柳月都在勾起嘴角偷偷哼曲兒,惹得旁人打趣。

翌日清早,藺輕舟和柳月同去事淨堂領了清掃任務,隨後前往問道台打掃。

鵲聲穿樹,綠蔭鋪山階,藺輕舟手持竹葉掃把,見光影斑駁,葉飄落至眼前,忽然十分念家,念那個車水馬龍,充滿高樓大廈的城市。

既然係統說能送他回家,那他的世界如今定隻過去了一瞬吧。

藺輕舟收斂心思,繼續打掃,將山階上的落葉掃淨後,他拎著掃把尋柳月,行至山階上,遠遠看見柳月在和一人說話。

那人瞧著是端正的模樣,身著錦衣,袖口有湘禦宗火紋,和柳月說了幾句話後,拍拍他的肩膀,而後轉身離開。

藺輕舟走了過去,見柳月滿臉掩飾不住的欣喜,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

“剛纔那人就是說你有靈根的湘禦宗弟子?”藺輕舟問。

柳月這才察覺藺輕舟來了,短暫的驚嚇過後,他朝藺輕舟點頭,激動不已地說:“對,就是他,他說今夜帶我去測靈根。”

“今夜?”藺輕舟疑惑。

又不是偷偷摸摸的事,為什麼要大晚上去。

“是呢!”柳月歡天喜地。

藺輕舟瞧他欣喜若狂的模樣,以為這其中有自己不解的緣由,就冇多問,隻又道了兩句恭賀的話。

清掃任務畢,兩人回事淨堂交差,吃過晚膳後,柳月獨自一人離開,熄燭夜寢的時辰都冇回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