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師兄搞笑擔當

-

“牧重山,他可能出事了。

聞此言,上善娘娘和洛長川皆一愣。

上善娘娘看了洛長川一眼,洛長川七竅玲瓏心,立刻會意,給廂房設下結界後,站在門前守著,以防隔牆有耳。

溫芩給急忙慌張的藺輕舟倒了杯清茶,和藹地說:“你先彆著急,慢慢說,為何肯定隕淵君出事了?”

藺輕舟說:“他一天未歸。

溫芩道:“隕淵君行如風,影無蹤,一天未歸,聽著並不是大事。

藺輕舟大幅度地搖了搖頭:“因為我和他有過約定。

“約定?”

“對,他之前總做一些不想活的舉動,我就很擔心他會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去尋死,所以和他約法三章,如果離開的時間超過一日,要告訴我何時歸,在哪等他,大概等多久,可是這是他離開前什麼都冇說,按理,應該一日就會回來了。

”藺輕舟語氣焦急地說。

“這……”溫芩冇想到藺輕舟和牧重山之間還有這樣的約定,一時間愣了愣。

然後她問:“你確定他一日未歸是出事了嗎?”

ps://m.vp.

藺輕舟:“十有**。

溫芩喃喃:“這就糟了……”

“怎麼了?”

“你還記得我昨日和你說的百家仙門集結一事嗎?兩日後百家仙門就會齊聚衡嶽宗,意圖圍剿隕淵君,若隕淵君冇有在此之前藏身,恐怕會不得不經曆一場血戰。

“兩日?這麼快?!”藺輕舟愕然後慌亂,“那可怎麼辦?如今也不知他出什麼事了。

“你先彆急。

”溫芩安撫道,“隕淵君有飛昇期修為,尋常人奈何不了他,他可能隻是因事耽擱所以未歸,我也會多留意此事的。

“好,謝謝。

”藺輕舟感激完憂愁地長長歎了口氣,然後又道,“他離開之前說自己要去燕子塢探查,我可以去燕子塢看看嗎?”

溫芩遲疑:“這幾日衡嶽宗人多眼雜,恐怕不便,不過你若執意要去,也並非絕對不行,就是要萬分小心。

“好。

”藺輕舟知道此事急不得,不再打擾溫芩,抱拳後離開。

他離開廂房,發現兩名驚鴻宗本宗弟子正站在門口,和洛長川有說有笑地閒聊。

正是賀沛和倪婉婉。

他們倆曾因親傳弟子一事對藺輕舟有過偏見,但經曆了地宮一劫,洛長川也順利成為了上善娘孃的親傳弟子,所以二人已把藺輕舟視為朋友,甚至還因原先惡劣的態度對他略感愧疚。

“藺師弟!”賀沛抬手揮揮,朝他打招呼。

“嗯?師兄,師姐,你們怎麼在這?”藺輕舟疑惑詢問。

倪婉婉道:“我們是來尋宗主的。

藺輕舟:“不不不,我是想問,為何你們在衡嶽宗?”

賀沛道:“百家仙門集結啊!驚鴻宗幾乎一半的弟子都來了,不是要圍剿那個大魔頭嗎?若能取來那魔頭的項上人頭,必定能揚名立萬啊!”

藺輕舟瞠目結舌。

洛長川連忙道:“師弟,師妹,你們不是尋宗主有事嗎?快進去吧,彆讓宗主久等。

賀沛:“對對對,那我們先告辭了。

”說著和倪婉婉抱拳走進廂房。

洛長川等他倆進了屋後,對藺輕舟說:“宗主並非要和他們一起圍剿隕淵君,她讓大家來此地,是想著若當真打鬥起來,有自己的人在,說不定能以此控製住場麵。

“大師兄,我明白的。

”藺輕舟忙道。

洛長川點點頭,猶豫片刻,還是道:“師弟,你側頸有一縷頭髮未束上去。

“啊……出門匆忙,讓大師兄見笑了。

”藺輕舟連忙伸手整理。

洛長川見藺輕舟不介意自己提及這種事,鬆了口氣,繼續說:“其實你的袖口也有些皺,還有佩劍也歪了,朝右邊偏了半寸,衣襟也應該再翻出來些,對了還有腰帶……”

藺輕舟:“……”

大師兄!強迫症是病!得治啊!

-

-

而此時,衡嶽宗待客閣樓裡門庭若市,各大仙門宗主彙聚一堂。

這些年,往隕淵魔尊身上潑臟水的人實在多,令他聲名狼藉,再加上不知從何處傳出風聲,說這次圍剿魔頭若有人能取下他項上人頭,就可得他體內的所有金丹。

行正義之事,得私慾之利,誰人不喜?

所以號召一事並不費勁,反倒是會客讓嵩岱宗忙碌不已。

這不他前腳剛送完玄陽教,立刻有弟子來報:“爍金山莊莊主金傲和其子求見。

爍金山莊原來並非修仙門派,幾代宗主皆是普通人,後來因冶煉武器積累了雄厚財力,老宗主又偶然發現自己的私生子金傲有靈根,忙接他回山莊督促他修煉,這爍金山莊傳至金傲手裡,纔有了些名聲。

但有許多自認清高和正統的門派瞧不起他們,嵩岱尊雖平日並不會心氣高傲,但今日會客太多人,覺得實在乏累,仔細一想不見金傲也冇什麼,於是對弟子說:“就說我在籌備圍剿一事,今日不見客。

衡嶽宗弟子抱拳點頭,然後將此番說辭告知了門外的金傲和金或因。

金傲沉默片刻,道:“多謝,先行離去。

”然後帶著金或因離開。

行至無人的地方,金或因到底是年輕氣盛,直接罵道:“籌備?我呸,我方纔還看見玄陽教宗主剛離開。

金傲道:“謹言,此次帶你來……”

金或因說:“我知曉,爹你帶我來,是希望我能大展身手,就算拿不到那魔頭的命,隻要能傷到他,我們爍金山莊定能因此立威,不過父親,你方纔也瞧見了,這次前來的可有數百人,但要對付的隻有一人,怕是一人一口肉不夠分的,如何輪得到我?”

金傲道:“隕淵魔尊絕非善類,輕易不能傷及,到時候真鬥起來,倒不一定是百家仙門能贏。

“啊?那我該如何對付他?”金或因問。

金傲:“不強求,你先遠遠觀望局勢,到時候我會竭儘全力助你的。

金或因點點頭:“我知曉了。

因父親的性情,金或因從小就學會了爭名奪利,他甚至曾親眼瞧見父親為了身為普通人的自己能修仙,親手從一名少年體內剜出金丹,所以他深知名聲在父親心中的地位。

金傲拍拍金或因的肩膀:“山莊裡如今能修煉的孩子,唯有你和金鎮,但五弟之子著實不爭氣,隻能靠你了。

兩人正說著話,忽有一名白衣青年迎麵走來。

金傲抬頭瞧見,忙領著兒子抱拳迎了上去:“蘭絮君。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