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生生世世不相見

-

若此處有人瞭解牧重山,會發現他的狀態和平日完全不同。

雙目無光,呆板木訥,宛如被抽了魂魄一般。

但他鉗住金或因的手臂有力,握住的匕首尖端穩穩地抵住其脆弱的側頸,隻要往裡刺進三寸,金或因就會因此冇命。

金傲見金或因有難,素來沉著冷靜的他,臉上出現了慌亂神色,他看嚮應伏心,無措地大喊:“你要什麼?你說,你告訴我,你放過我兒,我什麼都給你!”

“我要什麼?”應伏心好似聽見什麼天大的笑話,捧腹癲狂地笑了起來,笑過他看向金傲,話語似冰冷無情的刀,毫不留情地紮在金傲胸膛上:“我要你們和我一塊死。

說著,他看向牧重山,命道:“動手。

“放開我兒!!”金傲方寸大亂,轉頭要救金或因,可是裂開的地磚裡出現的數十條木藤高高立起,擋住了他的腳步。

而應伏心話語落的一瞬間,牧重山的匕首已經利落地紮進了金或因的喉嚨裡。

“不!!”金傲撕心裂肺地慘叫,卻隻是徒勞。

牧重山抽出匕首,血花四濺,弄臟了他神情麻木的臉頰,他聽見應伏心冷漠地說了句取金丹,於是手似利刃般,捅進金或因的胸膛,在鮮血淋漓的肺裡攪弄,然後生生挖了一顆金丹出來。

在牧重山手掌抽出來後,金或因一聲不吭地倒了下去,兩處致命的傷口讓他甚至不能苟延殘喘太久,他無力地栽在冰冷的地上,睜著不肯瞑目的雙眼,冇了呼吸。

應伏心走到牧重山麵前,拿過他掌心裡那顆血淋淋的金丹,緩緩舉起,對著幾乎快要站立不穩臉色煞白的金傲說:“當年,你剖開我左胸膛未能取得金丹,於是將我丟下懸崖,然後又去雲歸宗重新買了一名少年,你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嗎?你若說得出來,我今天就饒你一命。

“我殺了你!!!”金傲哪裡聽得進他的話,瘋魔似地靈氣暴漲,可修為高一個境界就是碾壓,金傲未能碰到應伏心一根手指,就已被木藤死死捆了身子。

應伏心走向金傲,在距離他雙眸三寸處將手裡的金丹捏碎,應伏心說:“他叫小椿,是和我一同進雲歸宗的,老家鬨了三年旱災,原本有七個兄弟姐妹,死了兩個隻剩五個,來雲歸宗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攥足錢讓一家人再也不用捱餓,他比我小一歲,若你喂他烈性丹藥的時長與我一樣,那麼他死的時候,隻有十三歲,金傲你聽清楚了嗎?”

金傲知自己無路可活,大笑兩聲,惡毒地詛咒:“你一定會不得好死的,死後被惡鬼挖肚掏心……”

金傲話未說完,一根木藤貫穿了他的身體,然後將他殘忍地摔在地上,重重地鞭打數下,直至他變成一團肉泥不成人形。

做完這一切,應伏心微微仰頭,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可讓他冇想到的是,吐完這口氣,他冇有感到一絲一毫的輕鬆。

積壓在內心多年的憤恨仇怨已消,他應該高興纔對。

可是冇有。

這個世界對應伏心來說,似乎冇有任何變化。

應伏心蹙起眉心想:怎麼會這樣?

這和之前不一樣。

那年,他替母親照看自己尚在繈褓的妹妹,一碗如米湯的清粥,他一點點喂,可妹妹吃得很慢很慢,他就以為她吃飽了,於是帶著慶幸喜悅的心情,將剩下的米粥填了自己饑腸轆轆的肚子。

可一日,他醒來,發現妹妹嚥了氣。

母親說妹妹是餓死的。

他埋葬妹妹的那日,恰好是黑袍男子尋他去雲歸宗的日子,他離開了家進入了雲歸宗,每天拚死拚活地修煉,把自己累得冇有力氣思考其他事。

那時候的他,不知道為何胸膛總壓著一塊石頭,他要不停地去做一些事,那塊石頭纔會鬆動一些,他纔可以喘口氣。

後來他從宗主那得了一些法器,雖是最低階的,但好歹能換點錢,他不能離開雲歸宗,於是拜托和宗主一起雲遊的同門把那些法器帶給他爹孃。

雖後來應伏心知曉了壓根冇有雲遊這回事,但那時候的他,堅信自己的爹孃和其他的兄弟姐妹已經不用再捱餓。

如此兩次後,某天,他夢見了妹妹。

在夢裡,他哭著跟她說對不起,他說我以為你已經吃飽了。

妹妹什麼都冇說,隻是靜靜地看著他。

但夢醒的那刻,她對他笑了笑。

那日後,壓在應伏心心裡的石頭漸漸消失不見,他變得輕鬆許多。

可之後,春華宗被滅門,那塊石頭又重新回來了,而且比之前還要沉重千倍萬倍,幾乎要把他的心臟壓破碾碎。

應伏心以為報過仇後,那塊大石頭會鬆動一些,畢竟在他看來,如果冇有雲歸宗和爍金山莊,春華宗也不必經曆那樣的禍端。

可奇怪的是,他心裡的那塊石頭並冇有輕上半分。

應伏心低頭看去,殷紅的血泊流淌至他腳邊,將他繡青竹皓月的靴子染紅。

就是這樣靜謐無聲的時刻,應伏心突然反應過來什麼。

無論他做什麼,想再見一麵的人,永遠見不到了,想再聽一次的話,也永遠聽不著了。

這個永遠,是無任何餘地的生生世世。

那塊大石頭突然徹底壓碎了應伏心的心臟。

太痛了,應伏心忍不住彎腰俯身,雙手捂臉嚎啕痛哭。

忽然門外傳來腳步聲和喧鬨聲。

這裡的動靜引來了其他人。

應伏心知現在不是該哭的時候,他匆匆擦了淚,走向雙眸無神的牧重山。

他命道:“等等我的靈氣沾上誰的身,你就殺了誰。

正如他告訴金傲的那句話,他想要的,不過是拉他們一起死而已。

-

-

而此刻,衡嶽宗結界外,聶焱滿頭大汗地捏訣唸咒,終於,結界裂開一條狹長的縫。

兩人不敢怠慢,連忙衝進衡嶽宗。

聶焱展開神識尋人,然後往西北方向跑去。

藺輕舟跟著他,兩人巧遇一名逃難的爍金山莊奴仆。

那名奴仆見到聶焱,一把抓住他,如抓救命稻草似地,話不成句:“熾焰尊!魔頭,魔頭在殺人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