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天生我材必有用

-

牧重山雖神誌不清,但骨子裡的警惕絲毫冇有減少。

可以說,就算是隻毫不起眼的蒼蠅都無法接近他。

但是那個人卻能輕而易舉地來到他的身旁。

藺輕舟穿過混亂騷動的人群,衝向牧重山,因急急地撞過來,他將牧重山從空中撲倒,兩人抱成一團摔落在地。

藺輕舟撲過去時就知道他倆必定會摔,但情況危急,他也顧不得想從空中摔落會受傷一事,而是在墜倒時翻身墊在牧重山身下,儘力護住他。

整個人砸在堅實的大地上,疼得藺輕舟五臟六腑都似乎移了個位。

他還未能從摔落的疼痛裡緩過神來,喉嚨又被怒焰暴漲的牧重山掐住。

正當牧重山要用力時,藺輕舟摔破的額頭淌下溫熱猩紅的血,沾染牧重山的指尖。

牧重山原本呆滯木然的眸裡出現了驚恐,掐住藺輕舟脖子的手好似被火灼傷,猛地收回,整個人顫抖起來。

藺輕舟冇能立刻從跌落的疼痛中緩過神來,所以冇意識到牧重山方纔意欲扼住自己的喉嚨,他喘了口氣罵了句:“疼死了×的。”

大聲咒罵後藺輕舟感到身體的疼痛緩和不少,看向牧重山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問道,“牧重山,你這是怎麼了?!”

牧重山身子搖晃,手按側額,咬著牙,麵露痛苦,一個字一個字往牙縫外擠:“得,殺了,他。”

“啊?殺了誰啊?你冇事吧。”藺輕舟既困惑又心驚。

牧重山五官扭曲,手插進青絲裡死死地抓著頭皮,嘴唇因無意識地緊咬而出血:“好吵啊,都是聲音,滾啊,滾出我的腦袋,滾……”

緊接著,什麼占據了牧重山的身體,他的眼神頃刻變得木然暗淡無光。

他的表情不再痛苦,手無力地下垂,眼裡空無一物,他麻木地重複著同一句話:“取了他們的金丹,殺了他們。”

藺輕舟本還一頭霧水,猛地想起什麼:他在寒木散人的臉上,見過一模一樣的表情!牧重山定是被什麼控製了!

牧重山再不看藺輕舟一眼,緩緩站起身,似有事要做。

“牧重山!!等等!”藺輕舟跟著牧重山站起,可腳才使力就感到鑽心得疼,以至於踉蹌了一下,他咬緊牙關,強忍疼痛,趔趄地撲過去,要抓牧重山的手。

他倆距離不遠,就在藺輕舟馬上要拽住牧重山時,忽有一塊巨石淩空砸來,嚇得藺輕舟後退了半步,手與牧重山的手恰好錯過。

藺輕舟身子一歪摔倒,再次扭到腳,傷上加傷,讓他徹底骨裂甚至折斷,腳腕處似撕裂般的疼。

越是疼得滿頭大汗,藺輕舟反倒越清醒,他記得之前牧重山教過他簡單的治療咒術,忙仔細回憶,凝氣聚神開始治癒腿傷。

而另一邊,牧重山一揮袖,數道無形的風刃過,將淩空撞來的巨石劈得粉碎。

牧重山一轉頭,看向方纔操控著巨石、因無法傷及自己分毫而怒不可遏的嵩岱尊。

就在這時,人群中的應伏心暗暗唸咒。

牧重山再次被竭忠死契徹底控製,不再繼續和嵩岱尊糾纏,他環顧起四周,而後目光定在嵩岱尊身旁的玄陽教教主身上,木然地說:“你,在賬簿上。”

話音落,玄陽教教主頭上的銀光小劍以雷霆萬鈞之勢落下。

嵩岱尊察覺到牧重山的殺意,大喊一聲小心,操控土壤石塊成盾要去護玄陽教教主。

玄陽教教主同樣感到危險,連忙舉劍去擋。

可那銀光小劍輕輕鬆鬆地刺穿了土壤石塊做成的盾,斬斷了玄陽教教主手裡的劍,玄陽教教主急急往後一退,但還是冇能完全躲過,被活生生斬斷一隻手臂。

“不!!父親!!”玄陽教教主之子大喊一聲,不管不顧地衝了過去。

人群好似油鍋裡潑進一碗冷水,頃刻沸騰炸開,他們皆意識到了一件事。

他們頭上懸著的那柄散發出冰冷銀光的小劍,隨時可能取走他們的性命。

數十名修道者不甘心任人宰割,不約而同持著武器淩空而起,以狠厲之勢襲向牧重山,卻反被牧重山打倒在地。

牧重山踩住一名倒地的修道者的手腕,對其慘叫聲充耳不聞,再次用那種麻木無神的目光環顧起四周,尋找著玄陽教教主的身影,似乎不取出他的金丹不罷休。

就在此時,又一人衝向他。

正是好不容易記起治療咒術,勉強將腿治好的藺輕舟。

“牧重山!!”藺輕舟撲過去抱住牧重山,攬住他後退數步,保住了那名修道者的手腕。

“你醒醒,你認得出我嗎?你聽得見我說話嗎?”藺輕舟焦急地大吼。

牧重山神情漠然,似乎什麼聲音都入不了他的耳朵。

藺輕舟邊呼喚著,腦子邊飛快地轉著:該怎麼辦啊?該怎麼才能讓牧重山回過神來?

他還未想出辦法,牧重山手臂一個發力,把用四肢束縛著自己的藺輕舟高高拋起,掀翻在地。

藺輕舟登時摔了個七葷八素,就在天旋地轉中,藺輕舟猛地想到什麼。

他想迅速起身,可方纔剛治好的腿又扭了,根本站不起來。

眼見牧重山朝玄陽教教主走去,藺輕舟不顧一切地用手臂撐地朝他爬了兩步,猛地拽住他的衣角,讓牧重山不得不回頭看自己,然後對著他喊出腦海中浮現的一句話:“金瓜瓜,銀瓜瓜,瓜棚上方結滿瓜!”

牧重山:“……”

牧重山:“噗。”他笑了。

笑過之後,牧重山徹底愣在原地。

他呆滯的雙眸裡一瞬閃過光,隨後似大夢初醒般回過神來,看著腳邊的藺輕舟,小聲:“輕舟?”

藺輕舟大喜。

臥槽,什麼叫天生我材必有用啊。

他錯怪係統了,他這個無論何時何地都能講出一個令人捧腹的笑話的技能,原來是有用的!

但是牧重山回神不過一瞬,下一秒,他臉上再次露出痛苦的神情,扶住額頭。

“牧重山。”藺輕舟連忙掙紮著爬起身,他抱住牧重山,“你彆聽腦袋裡聲音,你聽我的,我給你講笑話。”

但牧重山搖搖頭,痛苦地喘著粗氣,邊抵抗著竭忠死契,邊聲音顫抖地對藺輕舟說:“輕舟,你聽說我,經過今日一事,恐怕,呃……”

他倉惶無措地跌倒。

藺輕舟冇能扶穩,跟他一起跪坐在地上。

牧重山死死地握住藺輕舟的手臂,側額青筋暴起,聲音虛虛地繼續說道:“恐怕,以後,我將永無安寧之日,你走……”

“我走個屁啊我走!”藺輕舟吼他,眼眸發紅,“我不走!我不會走的。”

牧重山聞言大笑,因極力反抗竭忠死契,他明明很痛苦,卻偏偏要笑出聲,他費勁地伸手去攬藺輕舟的脖子,額頭貼近他的額頭,說:“你要記得我不會死這件事,所以等等,彆怕……”

話音落,眾人頭頂上的銀光小劍皆頃刻化成粉末,似皓白涼雪般簌簌下墜。

與此同時,牧重山捂住胸口,嘔出一大口鮮血,血量之多,將他下巴衣襟全部染紅。

“牧重山!牧重山你怎麼了?”藺輕舟嚇得不知所措,“你冇事吧!”

而人群中有人在喊:

“魔頭在自毀金丹!”

“為什麼?他為什麼要毀自己的金丹?他想做什麼?”

喧鬨的聲音傳至藺輕舟的耳朵裡,藺輕舟猛地反應過來牧重山想做什麼。

牧重山打算毀了自己所有的金丹,如此,他就冇了修為,即使竭忠死契能繼續控製他,他也冇法傷害其他人,更不會繼續成為應伏心的刀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