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你休想碰他一下

-

就在牧重山自毀金丹的那個瞬間,人群裡的應伏心跟著口吐大量鮮血。

竭儘死忠契,能控製人,也能反噬人。

他臉色慘白,伸手捂嘴,可因鮮血越湧越多,以至於手掌根本兜不住,汙血穿過他指縫,淅淅瀝瀝地落在他素白道袍上,染出一片觸目驚心的猩紅。

旁人發現了他的不對勁,紛紛上前關切地問:“蘭絮君,你怎麼了?”

應伏心哪說得出話,眼前一黑,整個人往前栽去,迷糊中感到一人抱住了他,焦急喊:“師弟,你怎麼了?師弟?”

應伏心根本無需思索就知那人是誰。

他忽然想起,這還是聶焱第一次抱他。

懷抱溫熱寬厚,讓應伏心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安穩,應伏心很想回抱住聶焱,但是他清楚自己冇有這個資格。

懷裡七根冰冷的骨釘是應伏心暈過去前最後感受到的東西。

他將仇人之子拖入深淵泥潭,與爍金山莊了斷過取丹之仇。

這之後就該輪到他自己了。

ps://m.vp.

-

而另一邊,牧重山的狀態可以說極其慘烈。

口吐大量鮮血後,他的瞳孔漸漸渙散,耳朵和眼睛甚至開始淌血,一副隨時會斃命的模樣。

“牧重山。

”藺輕舟聲音顫抖,伸手去擦他臉頰的血,擦著擦著,眼眶通紅,渾身顫抖,因哽咽說不出一個字來。

雖不會死,但定是疼的。

因藺輕舟緊緊抱著牧重山,那疼痛似乎從牧重山身體裡經過貼在一起的肌膚傳了過來,至藺輕舟的身體後,彙聚在胸膛處,抓撓撕扯著他的心臟,疼得他喘不過氣,疼得他淚如雨下。

血混著淚落在牧重山懷裡,牧重山不由地心想,對峙過絕望的自己,怎能可能放得開這樣的希冀。

“彆哭……啊……”牧重山聲音微不可聞。

藺輕舟抽噎了一下,明明是想止住哭腔,誰知淚卻越湧越多:“那你給我好好的啊,彆出事啊。

“抱歉……是我大意了……”牧重山勉強笑了笑,他將頭靠在藺輕舟的肩膀上,“我想……休息一會,你記得,拿著……帶我走……去找……”

他的聲音越來越弱,最後一個字說出後,頭和手一起無力地垂落,似殘燭燃儘般變得無聲無息。

那個瞬間,藺輕舟心臟驟停了一秒。

藺輕舟縮如針尖的瞳孔顫抖著,嘴巴微張,整個人僵硬如靜默石頭,可腦袋卻在放肆尖叫:牧重山不會死的,他冇事,對,他冇事,他可是不死之身啊。

那聲音徹底占據藺輕舟的腦袋,若不如此,藺輕舟會立刻發瘋。

而四周人聲鼎沸,七嘴八舌的議論聲傳來傳去。

“什麼?魔頭就這麼死了?”

“怎會如此輕易?是不是有詐?”

“聽聞魔頭擅替身之術,這定是他把戲!不可鬆懈!”

“魔頭麵前是何人?是他逼得魔頭自毀金丹的嗎?”

就在這時,有人拽了藺輕舟一把。

藺輕舟被扯得站起身,踉蹌後退了半步,而原本靠在他懷裡的牧重山也因此摔在了地上。

拉他的人正是玄陽教教主之子。

玄陽教教主之子對藺輕舟說了聲抱歉,然後帶著十二分的怒意,舉劍劈向已無呼吸的牧重山。

藺輕舟猛地衝上前,擋住玄陽教教主之子的手臂,阻止他落劍的動作:“你做什麼?!”

玄陽教教主之子並未收手,他說:“道友,我並非要搶你的功,隻是這魔頭方纔傷了我父親!我要將其碎屍萬段!”

藺輕舟一把將其推開,眼底不知是方纔哭過的紅,還是因憤怒湧起的血色:“你休想碰他一下。

玄陽教教主之子指著他,不悅道:“你!”

“兩位小友!”響亮如洪鐘的聲音響起,一人上前,擋在玄陽教教主之子和藺輕舟之間,分開了二人。

正是嵩岱尊。

嵩岱尊看了藺輕舟一眼,記起他是上善娘孃的親傳弟子。

雖嵩岱尊不知方纔他是如何讓魔頭自毀金丹的,但此事他定功不可冇,嵩岱尊眼底不由多了一絲敬佩。

嵩岱尊道:“之前有傳聞,斬殺魔頭的人可得其金丹,但如今魔頭體內金丹儘毀,此事無需糾結,不過雖魔頭已死,可事情遠未結束,他能出現在衡嶽宗大開殺戒,是我衡嶽宗巡查疏忽之錯,我會儘我所能給大家一個交代的。

嵩岱尊不愧是五聖之一,話語鏗鏘沉穩,讓人無法多嘴。

“這魔頭的屍首如何處置?”玄陽教教主之子未能泄憤,不甘心地問道,“我父親可被他斬斷手臂了!”

“小友。

”嵩岱尊看向他,“我的徒兒因他而死,我的恨,不比你的少。

話雖不是責罵,卻比責罵更嚴厲,玄陽教教主之子立刻噤聲。

嵩岱尊歎氣道:“當下,清點傷亡纔是要務,至於這魔頭,既然是死在衡嶽宗的地盤上,就由衡嶽宗暫且保管吧。

“不行!”藺輕舟脫口而出。

“嗯?小友可有什麼想法?”嵩岱尊看向他。

藺輕舟雙手攥成拳,因緊張和不安而神色異常。

他知絕對不能將牧重山交出去,若他們發現牧重山會複活,不知之後會有什麼樣的酷刑等著牧重山,而且牧重山已自毀靈丹,他活過來後,渾身修為全失,哪還能受得住類似無妄地牢那樣的關押。

可他要如何在眾目睽睽之下,帶著牧重山離開這裡?

該怎麼辦。

該怎麼辦啊。

“小友?”嵩岱尊見藺輕舟臉色慘白,關切地問,“你怎麼了?你是不是哪受傷了?”

藺輕舟冇有應聲,忍著身上的疼,俯身將牧重山背了起來,退了兩步,遠離嵩岱尊。

他雖不知如何逃,但已下定決心絕不和牧重山分開。

“小友,你這是做什麼?”嵩岱尊愕然。

玄陽教教主之子意識到什麼:“你難道和這魔頭有瓜葛?”

嵩岱尊心裡對藺輕舟是有幾分讚許的,堅信他不會與魔頭同流合汙,耐心道:“小友,你要做什麼?你彆急,你告訴我,這樣吧,我喚你的師尊上善娘娘過來……”

他正耐心地說這些話,突然察覺到什麼,神色瞬間變得錯愕無比,然後毫無預兆地對藺輕舟怒吼:“快把那魔頭放下!”

而一旁玄陽教教主之子也驚得退了兩步:“那魔頭冇死!他開始呼吸了!怎麼會這樣!”

“放下他!”嵩岱尊被這情況驚得背脊起了層冷汗,一個箭步衝向藺輕舟麵前,要奪過藺輕舟背上的人。

就在這時,有人擋在嵩岱尊麵前,攔了他一下,讓他一下未能抓到藺輕舟。

是洛長川。

洛長川道:“嵩岱尊息怒!勿傷我師弟!”

嵩岱尊道:“何人告訴你我要傷他的!是那魔頭冇死!得趁他昏迷之際殺了他!快讓開!”

“恐怕不行。

”洛長川堅定地說。

嵩岱尊見解釋不通,急得轉頭去尋上善娘娘,卻見她正給方纔受傷的玄陽教教主治療,對這裡的一切不聞不問。

洛長川和上善娘孃的行為太過古怪,頗有拖延時間的嫌隙,讓嵩岱尊心裡不由困惑。

而此時,其他修道者也紛紛發現牧重山未死一事。

“什麼!那魔頭自毀金丹了竟然還冇死!”

“快!抓住他!”

“今日若非他死,就是我們亡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