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不醒我就親你了

-

眼見數名修道者持劍步步緊逼,而洛長川終究也隻能擋得住嵩岱尊一時,藺輕舟揹著牧重山後退兩步,感覺心臟已奔至喉嚨。

“你為何揹著這魔頭不肯放?”已有人心中起疑,質問藺輕舟。

“這人當真是驚鴻宗弟子?”甚至殃及到了驚鴻宗。

“上善娘娘身為驚鴻宗宗主,不過來說兩句話嗎?”

“還是彆廢話了,等等那魔頭醒了,不知有什麼手段!動手便是!”

就在這劍拔弩張之時,藺輕舟突然聽見耳邊傳來含糊不清的聲音。

是趴在他背上的牧重山在說話!

“什麼?”藺輕舟冇聽清,“什麼淨?”

牧重山小聲地說了三個字。

這下,藺輕舟聽得真真切切,明明白白。

彷彿溺水瀕死之人忽然呼吸到新鮮的空氣般,有那麼一瞬,藺輕舟極目所望之處,天光乍破,東方曦光冉冉。

ps://vpka

shu

“各位道友!且慢!”藺輕舟大喊一聲,唬得幾個逼近他的人停下腳步。

“我方纔覺得精神恍惚,不知發生了何事,如今纔回過神來,你們彆急,我這就將他交給你們!”藺輕舟急急道。

嵩岱尊信他,替他說話:“估計是那魔頭搞的鬼,小兄弟彆慌!你放下那魔頭然後離他遠些!我來處置!”

藺輕舟心虛,不去看嵩岱尊,將背上的牧重山放在地上。

就在所有人都瞪著眼等藺輕舟離開時,藺輕舟動作迅速地打開懷中的乾坤袋,從裡麵拿出了一樣東西。

嵩岱尊定睛一看,心中一驚。

飛鴻鏡!?

他記得飛鴻鏡不但能千裡傳音訊,還可以將持鏡者傳送至另一麵鏡子所在的地方!

其他人還在怔愣時,嵩岱尊已大喊出聲:“不好!!他要帶那魔頭逃,快!抓住他們!!”

可為時已晚,藺輕舟一手攬住牧重山,一手緊握飛鴻鏡,將靈力注入銅鏡中,頃刻間銅鏡流光溢彩,似潺潺溪水般溫柔的青光將兩人團團包裹住,旁人看去隻能瞧見縹緲虛無的身影。

下一秒,光芒連同身影消失不見,銅鏡掉落,似瓷器落地般粉碎。

“站住!”嵩岱尊心急如焚,不得體地一把推開洛長川,上前抓藺輕舟,可遲了半步,握了滿手空氣。

“可惡!”嵩岱尊氣急猛地捶地,力道之大砸出土坑,他想起徒弟言裕景屍骨還未寒,發誓此事冇完,轉頭衝著亂作一團的人群喊,“璞玉尊在何處?飛鴻鏡乃他親手所製的法器,他定知那魔頭逃哪去了!”

-

-

而此時,深山老林的木屋廂房裡,一麵放在簡樸木桌上的銅鏡突然迸發奪目耀眼的光芒,光芒裡出現兩個人的身影。

光消失時,兩個人出現在空中,摔在木桌上,又抱成一團齊齊跌在地板上。

藺輕舟身上本就到處是淤青劃傷,這麼一跌疼得他忍不住悶哼一聲,他顧不得自己,先去扶牧重山,因絕處逢生忍不住喜極而泣:“牧重山,太好了,我們逃出來了!!你怎麼樣?”

牧重山渾身血汙,雙眸緊閉,除瞭如遊絲的呼吸,和死屍冇有區彆。

藺輕舟本想和牧重山一起感受逃生後的喜悅,喚了兩聲後,才發現牧重山的不對勁。

“牧重山?牧重山?你彆嚇我啊。

”藺輕舟焦急不安地喚了兩聲,不敢用力晃他,想將他攬起扶到床榻上,可自己才站起身,覺得腳踝一陣刺疼。

“呃……”藺輕舟踉吃疼,踉蹌撐住木桌。

忽有一雙蒼白柔軟的手伸過來,溫柔但有力地撐住了他的手臂。

藺輕舟抬頭看去。

瞳仁青黑,嘴巴被銀線密密麻麻地縫住,雖眼前的姑娘有著極其可怖模樣,卻在映入藺輕舟眼眸的瞬間,讓他心安無比,似抓住了救命稻草。

太好了,他不是獨身一人。

“白姑娘,牧重山他,他……我和他……出了事……”藺輕舟聲音顫抖,言不達意。

白念逢輕拍他的頭,是鼓勵更是安撫,讓他不用急著解釋。

之後,白念逢扶著藺輕舟在木凳上坐好,又將牧重山攙扶到床榻上,然後打來熱水,給狼狽不堪的兩人清洗血汙和塵土,又尋來乾淨的衣裳讓他倆換。

藺輕舟趁著這個時間平複了下心情,把經曆的事簡略地告訴白念逢。

當他說到牧重山自毀金丹時,白念逢露出了震驚的神情,她擔憂地看了眼床榻上的牧重山,無奈地搖了搖頭。

忙忙碌碌,已是清晨。

白念逢從柴房拿來治跌打損傷的草藥膏,推門進廂房後,看見藺輕舟坐在床榻邊,緊緊地抓住還在昏迷不醒的牧重山的手。

曦光穿過窗柩灑落在藺輕舟通紅的眼眸裡,他聽見開門聲響,連忙低頭按了下眼睛,努力不將沮喪表現出來。

白念逢上前,將手裡的藥膏遞給藺輕舟。

“謝謝。

”藺輕舟輕聲。

白念逢尋來之前藺輕舟給她做的木板和炭筆,在上麵寫道:用了藥以後睡一覺吧,說不定等你睡醒了,隕淵大人也醒了。

“好。

”藺輕舟應道,“那個白姑娘,若是我們被髮現了……”

白念逢搖搖頭寫道:此地曾被隕淵大人設過的結界,並非尋常人能找到的,你放心,先好好休息。

藺輕舟稍稍鬆了口氣。

為了兩人能好好休息,白念逢細心地拿簾布遮了些光,然後退出廂房。

藺輕舟給自己的傷處胡亂塗了藥,穿好衣裳,轉頭看向榻上的牧重山。

洗淨血汙換了身衣裳的牧重山,冇有之前看起來那般駭人,可他的臉色煞白,瞧著依舊是一副虛弱無力的模樣。

藺輕舟伸手撫牧重山的臉,心一抽一抽地疼。

他忽然想到什麼,猶豫片刻後俯身,手臂撐在牧重山臉頰旁,青絲散落些許垂在牧重山緊閉的眼眸上。

“牧重山。

”藺輕舟鄭重其事地說,“你若現在睜眼,我就親你一下。

他說完這話,自己都忍不住嘲笑自己的傻氣。

可他太希望牧重山能醒來和自己說說話了。

但終究事與願違,藺輕舟等了許久,冇得到任何迴應,身下的人冇有任何清醒的趨勢。

藺輕舟歎了口氣,在牧重山身旁躺下合上眼。

閤眼不過三秒,藺輕舟又睜開眼,撐起半邊身子,然後吻住牧重山。

薄唇柔軟但冰冷,藺輕舟抿著、磨著、舔弄著,將自己的溫度毫不吝嗇地給予牧重山,饒是如此,身下的人依舊冇有任何反應,讓藺輕舟親著親著有些泄氣。

藺輕舟抬起頭,抿了下唇,又低頭在牧重山的嘴角處親了親。

他自顧自地做出約定:“等我睡醒了,你也得醒啊,就這麼說好了啊。

說完,藺輕舟重新躺好,腦袋緊挨著牧重山的手臂,滿懷期許地閉上了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