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尋求結契的解法

-

眼見巨石即將壓塌木屋將牧重山掩埋,院角那棵香樟樹突然以極快的速度拔高變大,粗壯的樹根翻出泥土,須臾間樹身就已長至數十人難合抱的大小,高聳入雲的鬱鬱蔥蔥樹冠擋在木屋上,將重重往下砸的巨石托住。

巨石砸斷樹頂的樹枝繼續往下落,但在落的過程中,被樹枝纏繞拉住,最後停在樹上。

樹蔭擋住暖陽韶光,滿地斑駁的光與影。

牧重山抬頭望向一處,正對上嵩岱尊怒火中燒的眼睛。

牧重山笑了笑:“嵩岱尊,您的這份禮太沉重了,牧某可受不起。”

嵩岱尊厭惡極了他這副輕世傲物的模樣,氣憤道:“魔頭,我要你給我的徒兒、以及那些無辜慘死在你手裡的人償命!”

說著他掌心泛起暗黃的光,光芒遁入大地,頃刻間地動山搖。

與此同時,牧重山腳下裂開一條深不可測的大縫,他未能站穩和滾落的碎石一起直直往下墜。

下一刻,裂縫的石壁上長出有著巨大葉子的藤蔓,那些藤蔓似有生命,托住牧重山,令他避開砸下的碎石躍出裂縫,穩穩噹噹地站在巨型樟樹樹枝上。

嵩岱尊屏息聚神,準備給牧重山再來一擊。

“嵩岱尊。”牧重山氣定神閒,眉眼裡那明晃晃的笑意不減半分,“隻有我倆在敘舊,豈不是冷落了大家,這樣可有些不妥啊。”

ps://vpka

shu

嵩岱尊猛地發覺其他人太過安靜,著實有些古怪,他連忙轉頭看去,這才發現其他人皆被帶刺荊棘纏身,且一根尖銳如針的刺抵住了他們的喉嚨。

在剛剛的爭鬥中,嵩岱尊雖不覺得自己占了上風,但好歹和牧重山勢均力敵,怎知牧重山在和他打鬥的同時,竟然還能輕鬆地控製住其他修道者。

可見即便牧重山隻有一顆金丹,仍有飛昇期修為。

嵩岱尊背脊驀然起了一層薄薄冷汗,但不甘氣勢變弱,咬牙切齒:“魔頭,你……”

牧重山收斂笑意,打斷嵩岱尊的話:“嵩岱尊以及各位,敬請聽我一言。”

他神情變得嚴肅,說話聲雖不大,但清晰地傳至眾人的耳朵裡。

牧重山環視,眸裡冇有任何心虛和慚愧,言之鑿鑿地說:“我在此告訴各位,春華宗滅門,並非我所為。”

“什麼?”嵩岱尊愕然,“事到如今,你纔想著辯解?這讓我們如何相信?”

“您現在不信沒關係,自有真相大白的那一日。”牧重山平靜道:“至於這幾年來,那些說我做了事殺了誰犯了錯的人,我皆會一一去尋他們討要個說法,天涯海角,不會善罷甘休,如果不想被我尋上門,就請他們早日澄清。”

“今日的話,還請各位奔走相告。”牧重山微微一笑,“恕我先行一步,告辭。”

說罷,他抱著懷中以白布掩蓋的屍骸,在眾目睽睽之下轉身離去,無一人能阻擋。

-

而深山林裡另一處,藺輕舟不安地原地來回打轉,右手攥拳不停地捶著左手手掌,時不時地盯著一個方向看。

剛纔大地顫抖,山林裡鳥獸驚散,定是有修道者打了起來。

不過片刻後大地就恢複了平靜,也不知誰勝誰負。

藺輕舟一直望著牧重山離去的方向,腦子裡亂糟糟的,想著如果牧重山被抓該如何是好,轉念又一想既然牧重山敢去,定是有十足把握的。

就在他心神不寧時,聽見遠處傳來腳步聲。

藺輕舟猛地抬頭看去,在瞧見來人後,大步朝他奔去。

兩人站定,藺輕舟目光落在牧重山懷裡的白布上,瞬間紅了眼眶,他問:“我們帶她去哪?”

“隱村,她的故鄉。”牧重山將懷裡的人兒交給藺輕舟,拿出一張傳送符篆,“她曾說過,想與母親和哥哥葬在一塊。”

藺輕舟哽咽:“好。”

那天,隱村後山多了一座墳塚,墳塚旁栽鬆柏,年年常青翠綠,墳塚前繁花如雲似錦,常開不敗。

也是這天,藺輕舟在這座墳塚前呆站了半日。

他家的老一輩要麼在他還不記事的時候走了,要麼身體健朗。

所以藺輕舟從小未嘗過離彆之痛,而今驚覺陰陽相隔是這般惹人厭倦。

他會漸漸不再哀慟,漸漸趨於平靜,甚至腦海中故人的音容都會漸漸模糊,可遺憾和懊悔卻延綿長久,深深烙印在歲月裡,在每個夜深人靜之時在心裡緩緩浮現。

“走吧。”昏黃影長,有寒涼風掠過,牧重山輕聲對藺輕舟說。

藺輕舟看向牧重山,問:“我們去哪?”

牧重山道:“曇歡坊,我有事尋容坊主。”

-

兩人纔在曇歡坊落地,藺輕舟立刻被從青瓦朱柱閣樓裡衝出來的姑娘們團團圍住了。

“是阿舟!真的是阿舟!”

“阿舟啊!!你可算知曉來看姐姐們了,想死大家了。”容畫最為熱情,拽住藺輕舟的胳膊,聒噪地喊起來。

容琴:“聽說你被冤枉了,被很多人追殺?是真的嗎?”

容棋:“天哪,有冇有受傷啊?”

容書:“阿舟你冇事吧?”

姑娘們你一言我一語,藺輕舟根本找不上插話的時機,還因姑娘們湊得極近,沾染了一身胭脂水粉香氣。

一隻手伸進人群中,抓住藺輕舟的胳膊,將他從中扯了出來。

姑娘們正激動著,一晃神,人不見了。

牧重山看著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樣,人卻嚴嚴實實地擋住藺輕舟,不讓他露出半分,牧重山道:“各位姑娘,坊主可在?”

“在呢!等你們好久了!”容畫道,“快快進來。”

幾人魚貫進入閣樓的靜室內,果不其然,容思凡儀態端莊地站在潤白玉雕芙蓉屏風前,廂房裡擺著早就備好的椅子和清香茗茶。

“坊主。”牧重山行禮。

容思凡道:“隕淵君不必多禮,大家都請坐吧。”

幾人各自坐下,容思凡看向牧重山,問道:“之前在深山林間裡,隕淵君說有一事請教?”

“對。”牧重山也不含糊,直接道,“聽聞曇歡坊曆代坊主都十分精通結印秘術,可有此事?”

容思凡點頭:“不錯。”

牧重山又道:“那請問坊主,你可知一種名為‘竭忠死契’的結印法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