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用道侶契去破解

-

“竭忠死契?”容思凡喃喃重複這四個字,仔細思索片刻後搖搖頭,“不曾耳聞。”

幾位姑娘立馬道:“既然是思凡姐姐都不知的結印秘術,定是旁門左道。”

容思凡看向牧重山:“隕淵君,您為何問起此結印秘術?”

牧重山也不隱瞞:“我中了此咒術,想尋求解法,若連坊主都不知此結印秘術,當真是麻煩了。”

藺輕舟覺得‘竭忠死契’這幾個字莫名耳熟,他猛地想起什麼,打開自己的乾坤袋,拿出那本他之前從地宮中所得的書,遞給牧重山:“這上麵有你說的那個結印秘術的記載!”

事情似乎出現了轉機,但此書籍中有關竭忠死契的那幾頁已被撕去,所以容思凡和牧重山仔仔細細翻閱了一遍,仍未能尋出解法。

容思凡合上手裡的古籍,問牧重山:“隕淵君不如說說此咒術有何作用,或許破解之法能從其中窺見一二。”

牧重山於是將被施咒者會被施咒者控製,會無意識去執行施咒者命令這件事,悉數告訴了容思凡。

容思凡聽完後舌橋不下,道:“真是世間之大,竟有這樣詭譎的咒術。”

“坊主能想到什麼破解之術麼?就算要了我的性命也無妨。”牧重山平靜地說。

他這話把姑娘們都嚇了一跳,紛紛拉起衣袖捂嘴。藺輕舟聞言心裡也是一咯噔,隨即纔想起牧重山不會死這件事。

ps://m.vp.

容思凡輕輕蹙眉,遷思迴慮,半晌後問:“此契約可會在身體上留痕跡?”

牧重山答道:“會,在腹部,丹赤紅紋,藤蔓纏繞圖案。”

“啊?”幾位姑娘皆驚訝出聲,目光在藺輕舟和牧重山身上流轉。

藺輕舟不明所以:“怎麼了?”

容琴坐在藺輕舟身旁,上半身貼近他,拿手掌擋嘴,附耳小聲道:“隕淵君所說的,是道侶契結印的圖案和留痕的位置。”

牧重山立刻轉頭看向他們倆,道:“我也曾誤以為是道侶契,但如今敢肯定地說,此印記絕對不是道侶契。”

見牧重山這般在意,容琴連忙道歉:“是我胡言,還請隕淵君原諒。”

牧重山道:“姑娘不必如此。”他說著,勾起嘴角,眼眸含著溫潤的笑,望向藺輕舟說,“隻是有些事,若不及時解釋清楚,容易與心上人生嫌隙,我不想如此。”

藺輕舟不好意思地低頭掩唇:“咳……”

容思凡將話扯回正事,問道:“和道侶契相似的印記?”

牧重山道:“幾乎一模一樣。”

“如此,說明此結印秘術很有可能是由道侶契變化而來的。”容思凡若有所思地說,有了頭緒後,容思凡很快就想到一個法子,看向牧重山道:“不知隕淵君有冇有聽說過‘覆印占契’一詞?”

牧重山:“還請坊主指教。”

容思凡:“簡單來說,就是相似的結印契約是可以被掩蓋的。”

她解釋著感覺話語有些蒼白,乾脆用行動來告訴牧重山,何謂覆印占契。

容思凡道:“容畫,你和阿舟結個言契。”

言契是修仙者彼此之間定約定的咒術,一旦雙方結言契成功,就必須完成言契的內容,若完不成,會得受到相應懲罰。

“嗯?我和阿舟嗎?”容畫眨眨眼。

“對。”容思凡點點頭,稍微提點了下,“可以……過火些。”

容畫噗嗤笑出聲,眉飛色舞道:“明白。”她應完,站起身蹦蹦跳跳至藺輕舟麵前,“阿舟,和我結言契,手伸出來。”

“啊好。”藺輕舟之前和牧重山結過言契,知道該怎麼做。

他將身體裡的靈氣聚在掌心,和容畫手掌相握,感受著兩人相融的靈氣壓在喉舌處。

容畫道:“阿舟你跟著我念哦。”

“好。”

容畫嬉笑道:“眾生所以悟道者,言出如山,今立誓約,藺輕舟會在半個時辰內親容畫一下,否則肚痛半日!”

前一段藺輕舟還老老實實跟著念,聽見‘親我一下’幾個字後,登時愣住,麵露迷茫,發出長長的‘啊?’的聲音。

牧重山聞言站起了身。

容思凡忙道:“隕淵君稍安勿躁,阿舟你跟著畫兒念。”

“可是……”

“冇事,跟著唸吧。”

見坊主這樣堅持,藺輕舟轉頭看了牧重山一眼,瞧他雖站起身,但冇有過來阻止的意思,於是一臉茫然地跟容畫結下言契。

結契畢,藺輕舟發熱的掌心出現一個潦草的赤紅色的誓字。

容畫笑嘻嘻地坐回自己椅子上。

容思坊對牧重山說:“隕淵君,你再和阿舟結一個言契。”

牧重山道:“前一個言契未完成,我和他結契不會成功的。”

容思坊還未開口,容畫看熱鬨不嫌事大般,嬉皮笑臉道:“隕淵君,你若不能成功地與阿舟結契,那阿舟就得在半個時辰內親我了哦,隕淵君不介意嗎?”

牧重山:“……”

容思凡道:“隕淵君,覆印占契有兩個條件,其一,施咒者修為遠高於前一位施咒者,其二,結契過程中更堅定。雖畫兒已與阿舟立下了言契,但隻要你能滿足這兩個條件,就可以和阿舟結下言契,並讓畫兒的契約消失。”

牧重山瞭然,走到藺輕舟麵前,道:“手給我。”

藺輕舟連忙將手遞了過去。

牧重山牢牢握住藺輕舟的手,將靈氣聚在掌心,讓他跟著自己念:“眾生所以悟道者,言出如山,今立誓約……”

牧重山忽然俯身,笑意盈盈地在藺輕舟耳邊小聲說了什麼。

他瞬間在兩人周圍佈下了結界,讓各位姑娘聽不清他和藺輕舟的對話。

姑娘們隻見藺輕舟耳垂紅透,露出稍微懊惱的神色,但最後還是妥協地低下頭,說了一句話。

光芒交織縈繞在兩人交握的手上,藺輕舟覺得掌心微疼,收回手一瞧,掌心的‘誓’字似乎冇有任何變化。

但牧重山卻略顯驚訝地說:“果真讓之前的言契消失了。”

他收起結界,看向容思凡:“坊主是覺得此法能破解我身上的竭忠死契嗎?”

容思凡頷首:“對。”

牧重山道:“可我等並不知竭忠死契如何結契。”

“並非用竭忠死契去破。”容思凡沉穩道,“而是用道侶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