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難道你腎虛了嗎

-

“用道侶契去破解。”

牧重山和藺輕舟還未做出反應,幾位姑娘們咯咯笑出聲,笑聲似玉珠落盤更似清脆銀鈴。

容思凡輕咳一聲,姑娘們連忙正襟危坐,紛紛以衣袖掩住彎起的嘴角。

姑娘們友善的笑聲讓藺輕舟有些不好意思,試著用問話緩解尷尬,他道:“道侶契能破竭忠死契嗎?”

容思凡道:“雖不敢說一定,但可以一試。”

“試試嘛!”容畫嚷嚷起來,“反正你倆終歸要結成道侶契的,嘻嘻。”

其他姑娘也紛紛出聲附和。

“那……”藺輕舟看向牧重山。

牧重山不知為何一直沉默不語,當所有人的目光都彙聚到他身上後,牧重山抬眸,緩緩開口:“此法不行。”

容思凡問:“為何?”

牧重山斟酌話語,然後道:“我現在不能和輕舟結下道侶契。”

ps://vpka

shu

姑娘們麵麵相覷,七嘴八舌起來。

容棋:“為什麼?你不想麼?”

容琴:“是啊,為什麼?難不成你想要選個黃道吉日?”

容書:“隕淵君是不是擔心無法輕易破解竭忠死契?所以打算好好忖量麼?”

容畫:“你腎虛?”

其他人:“……”

容畫:“腎虛可以吃藥嘛!彆怕!”

其他人:“……”

牧重山彎起嘴角笑了笑:“那必然是不虛的。”

容畫:“那你為何不和我家阿舟結道侶契?”

牧重山:“他是我家的。”

容畫:“我師弟。”

牧重山:“我娘子。”

容畫:“你不和他結道侶契,你不能喊他娘子。”

藺輕舟震驚:小孩子拌嘴嗎?!

“停!”容思凡聽得一個頭兩個大,連忙出聲製止,她揉揉眉心,看向牧重山,扯回正事,“隕淵君為何不願與阿舟結成道侶?”

“並非不願,隻是時機不妥。”牧重山答道:“他如今的修為是金丹後期,即將經曆元嬰大劫。”

幾位姑娘略微一思考,恍然大悟。

就藺輕舟一人滿臉懵逼:“啊?”

容思凡看向藺輕舟,問道:“阿舟你知曉如何結道侶契嗎?”

藺輕舟之前在那本名為結印秘術的書上閱讀過相關文字,知曉一些細節,點點頭。

容思凡解釋道:“你和隕淵君結契會使你的修為提升,讓大劫提前到來。”

牧重山補了一句:“可能無法破解竭忠死契,還讓你曆經劫數,得不償失。”

容思凡道:“又或許既能破解竭忠死契,阿舟也不會這麼快渡劫,隕淵君考慮下此法吧,況且劫數無人能逃,阿舟無可避免要遇到此事,我相信以阿舟的意誌,定能順利渡過劫難。”

“多謝坊主的建議,我會仔細考慮的。”牧重山感激道謝。

話談至此,再無多言,各自散去。

幾位姑娘早已備好了客房,讓牧重山和藺輕舟可以在此歇息。

藺輕舟與牧重山行至客房後,藺輕舟拿起廂房裡楠木雕花鳥圓桌上的青瓷茶壺,給自己和牧重山各倒了一杯溫熱的水。

他將茶杯裡的水飲畢,一抬頭,瞧見牧重山站在窗邊,遙望懸在蒼穹的蟾宮桂月,心事重重。

藺輕舟端起剛倒好的水,走到牧重山身旁遞給他。

“多謝。”牧重山回過神來,接過茶杯,彎眸朝藺輕舟笑。

藺輕舟問:“若能順利破解竭忠死契,你要做什麼?”

牧重山並不隱瞞:“先尋聶師兄,將事情悉數告訴他,再和應伏心來個了斷。”

藺輕舟:“如果一切能順利,你就可以沉冤昭雪了。”

牧重山:“對。”

藺輕舟沉默片刻,下定決心:“牧重山,我們結為道侶吧。”

牧重山笑了笑:“自會有這樣一日,無需著急。”

藺輕舟:“你明知我是什麼意思,我們試試用道侶契破解你身上的竭忠死契吧。”

牧重山微微張嘴,藺輕舟手一抬,阻止他說話。

“你先聽我說。”藺輕舟道,“我知道你不想結道侶契是為了我,但坊主方纔不也說了嗎?也有可能我不會經曆渡劫還能順利破解掉你身上的竭忠死契,如此不是兩全其美,牧重山,賭一賭吧。”

牧重山輕聲:“我不想拿你的事去賭。”

藺輕舟望著他,眼眸燦爛如繁星,因堅定熠熠發光:“可我想為你做些事,之前你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我每天除了盼著你早點醒來,什麼都做不了,我覺得這樣自己很冇用,我……唔。”

他話未說完,被牧重山用唇牢牢地堵住嘴。

這個吻來的有些猝不及防,藺輕舟愣了一會,纔想到閉上眼投入其中。

那是一個溫柔纏綿的吻,夜風入戶,清輝盈盈,讓此情此景染上繾綣之意,吻畢,牧重山彎眸,笑意盈盈地說:“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藺輕舟胸膛微微起伏,用手背輕揉紅潤的唇,喘著氣問:“啊?什麼事啊?”

牧重山握住藺輕舟的手腕,讓他攤開手掌,舉在兩人之間。

藺輕舟掌心赫然一個赤色‘誓’字。

這下藺輕舟也想起來了。

方纔覆印占契,為了讓容畫和自己的言契消失,牧重山和他立了個言契。

而這個言契的內容,是自己需喊牧重山十聲相公。

若是平時,藺輕舟是絕對不會答應和牧重山結這樣的言契的,可方纔結契時,牧重山哄他說:“可能會不成功,試試罷了,我們這樣僵持著,可是讓坊主她們久等著。”

藺輕舟聽著覺得有理,便說了,結果立刻覆印占契成功。

牧重山笑容狡黠似狐,他吻了藺輕舟掌心一下,笑道:“不如我們先將這個言契完成,如何?”

藺輕舟:“……”

藺輕舟聲音從牙縫裡擠出:“相,相公……”

牧重山:“太小聲,聽不清啊。”

藺輕舟:“……”這他媽。

藺輕舟深呼吸一口氣:“相公……”

牧重山心滿意足地眯起眼睛點點頭:“還有九次。”

藺輕舟:“……相公。”

喊了兩聲後他倒不覺得那麼羞了,後麵幾聲說得落落大方且順暢。

喊完後藺輕舟感到掌心微微發熱,低頭看去,掌心的赤色紅印已消失不見。

他忙抬起頭:“這事解決了,我們剛纔說的……”

“哎呀。”牧重山慵懶地打了個哈欠,“困了,先休息吧,有事明早再說。”

牧重山說著,轉身往床榻走去。

“等等。”藺輕舟伸手去拉牧重山,卻拉不住。

藺輕舟其實早就料到牧重山會裝傻充楞。

而他也想到了一個應對方法。

其實藺輕舟不想用此招,但此時此刻,似冇有其他辦法。

藺輕舟對著牧重山的背影,佯裝發怒,冷冰冰道:“難不成,你不願消去你的那位師弟在你身上留下的契約印記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