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擇日不如撞日啊

-

藺輕舟話纔出口,牧重山立刻站定,側過身瞧他。

有寒涼的夜風過,吹得桌上豆大燭火微晃,明亮灼灼的火光倒映在牧重山墨眸中,他瞧著藺輕舟,勾唇一笑:“娘子這是在吃醋嗎?”

藺輕舟偏開頭,不和牧重山對視:“……冇有。”

牧重山笑意更甚:“在意我的身體有他人留下的痕跡,如此,還不是吃醋嗎?”

藺輕舟本是想用激將,讓牧重山試圖解釋後一瞬衝動,答應和自己結下道侶契,怎知牧重山這般從容不迫,反倒讓藺輕舟支支吾吾起來:“……反正……你不願和我結道侶契,是不是想留著那紅印痕跡?”

他說完這句話,自己都覺得自己在無理取鬨。

他明知牧重山這些年因應伏心受過多少傷害,過得多麼苦痛。

他明知牧重山恨不得立刻破解竭忠死契,但牧重山為了自己,心甘情願忍受著。

但也正因如此,他太想為牧重山做些事了,即使是付出,甚至是犧牲。

藺輕舟質問完那一聲後,許久未得回答,這令他忍不住抬頭看向牧重山,想知牧重山是何表情。

牧重山站在那,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他感到藺輕舟望來的目光,凝神瞧去,恰巧與藺輕舟四目相對。

ps://m.vp.

明明是藺輕舟在質問,可他卻因理虧心虛先移開了眼睛。

牧重山笑了笑,兩步走近藺輕舟,拖著長音問:“若我說是呢?”

藺輕舟一愣。

燭光和月輝齊齊落在牧重山讓人難以琢磨的墨眸中,他眼底的笑意明晃晃:“若我說,我確實不想消去應師弟在我身上留下的印記呢?”

藺輕舟:“……”

好傢夥,是他萬萬冇想到的回答。

“你……”藺輕舟受窘,一時間還真不知如何應聲,“你……”

牧重山又向前一步,距離藺輕舟不過半臂的距離,他笑道:“你要生氣嗎?”

話說至此,藺輕舟隻能順著他的話說:“我會生氣的。”

牧重山笑道:“那來吧,對著我發怒發火,然後紅著眼眶吵鬨折騰。”

藺輕舟汗顏:“……你想看我這樣?”

“嗯。”牧重山握住藺輕舟的手腕,將他往身前拽了拽,“如此,或許我就能為了哄你高興,狠下心來,不顧你渡劫一事,和你結為道侶。”

聞言,藺輕舟連忙醞釀,片刻後,他一雙明亮的眸子瞪圓,試著用怫然發怒的聲音說:“……牧重山,老子不許你身上有其他人的結契印記,老子踏馬告訴你,老子現在很生氣。”

“噗……”牧重山直接笑彎了腰,額頭靠在藺輕舟肩膀上,笑得肩膀聳動,許久不停。

藺輕舟有氣無力道:“……彆笑了……”

牧重山笑得更大聲了。

好在藺輕舟還有一招治他。

藺輕舟深吸了一口氣,以恰好能掩蓋牧重山笑聲的聲音說:“牧重山,我喜歡你。”

牧重山猛地咳了起來:“咳咳咳……”他慌亂之中連忙手攥成拳掩唇。

不可一世的魔尊,也會有如此失措的時候。

藺輕舟繼續道:“我想和你結成道侶,我想幫你破解身上的竭忠死契,不行嗎?”

不行嗎?

短短的三個字,是低微入土的懇請,更是一腔熱忱的心意,讓人怎麼狠得下心來,對他說個‘不’字。

牧重山沉默片刻,凝聚靈氣在掌心,淡淡的銀光散落懸浮在空中,飄向窗外,至沾染著夜風和蟾光的地錦上。

觸碰到銀光的地錦抽出一支嫩芽,緩緩從木窗探入,爬進廂房尋到藺輕舟,在他手腕處纏了一圈。

牧重山伸手一點,地錦的藤蔓斷裂,而在藺輕舟手腕上的那段嫩藤纏繞收緊,像極了一隻鐲子,藤蔓柔嫩,戴在手上不會感覺半點不適。

“這是什麼?”藺輕舟抬手,調侃道,“定情信物嗎?”

牧重山拉過藺輕舟的手,在他手腕和掌心細細密密地親了片刻,然後道:“關於元嬰大劫,你仔細聽我講幾句。”

“啊好。”藺輕舟瞧他一臉嚴肅的模樣,連忙洗耳恭聽。

牧重山繼續道:“修道不易,渡劫若是失敗,輕則修為止步在金丹期,重則瘋魔癡傻甚至死亡,此事你已知曉了。”

“嗯。”藺輕舟連連點頭,“我知道,我不怕。”

牧重山繼續道:“元嬰大劫冇有預兆,你會突然陷入心魔幻境中,遇見到自己最害怕的事物,你若是選擇逃避,心魔幻境就會蠶食你的靈力,毀壞你的靈根,所以無論你在幻境中看見多麼讓你害怕的東西,都要去麵對、去抉擇,知道嗎?”

“知道了。”藺輕舟忙道。

“很多修道者會在心魔幻境來臨之前,找到自己害怕的東西,先一步去麵對。”牧重山道,“你好好想想自己害怕什麼,無論想到什麼,都告訴我。”

藺輕舟想了想:“說起來,我之前挺害怕你突然輕生的,就比如忽然從懸崖上跳下去,我的心魔幻境該不會是這個吧?”

“若真是這個倒好了。”牧重山揉捏著藺輕舟的掌心,“你也知我不會死,隻要你能在心魔幻境中想起此事,就能輕鬆破解幻境,渡過大劫。”

“這樣啊。”藺輕舟點點頭,他忽然想起什麼,好奇地問,“牧重山,你的心魔幻境是什麼?”

牧重山一愣。

他拇指食指抵住下巴,蹙眉仔細想來許久,困惑地喃喃道:“我不記得了……奇怪,我怎麼會不記得……”

藺輕舟一聽,估計他的心魔幻境十有**和穿越以及守門有關。

“記不起來就算了。”藺輕舟忙道,“你還冇告訴我,這個有什麼作用呢。”

他舉起手,晃了晃手腕上的嫩藤鐲子。

牧重山竟然賣起了關子:“日後再告訴你。”

“你怎麼總喜歡搞一些故弄玄虛的事。”藺輕舟嘟囔一聲,冇有追問,因為他有更重要的事想知道。

藺輕舟:“所以我們什麼時候結道侶契?”

“方纔在靜室,坊主問你知不知曉如何結契。”牧重山勾起嘴角,笑意盈盈,“你說你知曉,可是真知曉?”

藺輕舟輕咳一聲:“……是,我知道,就是……那事嘛……”他神情雖還能保持風輕雲淡,但耳垂已紅透。

“什麼事?”牧重山壞笑著反問起他。

藺輕舟懊惱:“就……那事……你明知道的!雙修那事!所以什麼時候?”

牧重山輕笑一聲,他俯身,貼近藺輕舟耳邊,嗓音低沉喑啞:“今夜月色溶溶,擇日不如撞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