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含蓄言辭掩慾望

-

“擇日不如撞日。”

低沉的嗓音含著溫潤的笑,口中吐出的話,在以委婉含蓄的言辭去掩飾最熱烈直白的**。

藺輕舟感到牧重山修長手指以輕柔羽翼掠過般的力度,在他手掌心裡打圈,惹得他掌心酥麻發癢,那酥麻的感覺從他手心寸寸癢進他心裡。

藺輕舟攥住牧重山胡來的手指,因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眼神飄忽,口不擇言,胡言亂語:“撞日,撞就撞唄。”

“噗……”牧重山忍不住再次輕笑出聲。

他瞧著藺輕舟,像是瞧著巫山淼漫連雲霞,情不自禁地在藺輕舟唇上啄了一下。

隨後牧重山鬆開藺輕舟,在廂房抽屜木櫃裡中尋找一番,尋出一把剪刀,拉著藺輕舟床榻邊坐下。

牧重山淺笑,看著藺輕舟明亮澄清的眼眸,道:“原本這樣重要的時刻,應該要有清冽美酒助興,可惜如今的一切都這樣倉促匆忙,著實可惜。”

“不可惜。”藺輕舟說,“等一切平靜後,陪你喝酒的日子多著呢。”

牧重山朗笑,和藺輕舟在一起時,他總是忍不住放聲大笑:“你說的對。”

藺輕舟瞧他喜笑盈腮的模樣,便也忍不住彎起了嘴角。

ps://m.vp.

牧重山伸手,從藺輕舟以雲水藍髮帶束起的頭髮中勾下一縷青絲,捋順後手握剪刀,小心翼翼地剪下,然後將自己的頭髮甩至身前,挑出一段,同樣剪下,然後將兩縷頭髮捆在一塊,放在掌心中。

他看向藺輕舟:“那我們開始結契?”

“好。”藺輕舟因緊張背挺如鬆竹,心跳如擂鼓。

牧重山托著青絲的手掌掌心泛起銀光,他道:“你把手掌覆上來,釋放靈力。”

藺輕舟聞言照做。

牧重山口中唸唸有詞,柔和的銀光和青光融合,化作躍動的火焰,手掌不覺炙熱,但火焰落在打結的青絲上後,將青絲瞬間燃燒成灰。

牧重山伸手,撚起些灰,抹在藺輕舟的唇上。

夜深香靄散空庭,簾幕東風靜,牧重山溫柔地吻住藺輕舟,輕舔他溫熱的唇,舌尖相抵後纏繞,因下意識地屏住呼吸藺輕舟本能地吞嚥,那些灰很快就被兩人咽入腹中。

牧重山身子前傾,順勢將藺輕舟壓倒在榻上,按住了他的手腕。

藺輕舟被吻得喘不過氣,偏開頭,氣喘籲籲道:“彆這麼……讓我歇息一下,唔……”

話未說完,又被牧重山強勢地吻住。

藺輕舟無奈,仰起頭承受這個凶狠的吻,被吻得迷迷糊糊時,藺輕舟感到有什麼在解他的衣帶。

情動之時開始寬衣解帶冇有問題,所以藺輕舟一開始對此未作出任何反應。

直到他發現牧重山的雙手正按著他的手腕。

那麼是什麼在解他的衣裳?

藺輕舟嚇得一個激靈,大力掙紮起來。

牧重山不曾想藺輕舟會被嚇到,怕強行束縛會扭傷他,連忙鬆勁。

藺輕舟一撐身子,坐起來,低頭看去。

一根碧青的嫩藤蔓從牧重山寬大的衣袖裡鑽出,在藺輕舟的腰上纏了一圈。

藺輕舟目瞪口呆:“這……這……是什麼?”

牧重山解釋道:“是我靈力幻化出來的。”

藺輕舟愣了半天,問:“啊?為什麼?”

牧重山:“情不自禁。”

藺輕舟乾嚥了一下:“情,情不自禁?可,可這……”怪嚇人的。

牧重山又一本正經地說:“結道侶契時,若有靈力幻化之物相助,能事半功倍。”

藺輕舟:“……”怎麼聽起來這麼扯呢?

“當真嗎?”藺輕舟眸光遲疑地看著牧重山。

牧重山認真地點點頭,道:“若你覺得厭惡,我收起來。”

“也不是厭惡……”藺輕舟說,“就是……就是得習慣習慣,你,你先把衣裳脫了。”他得看看這藤蔓從哪冒來的。

牧重山勾了勾嘴角,聽話地脫下外裳,解開中衣。

他的右上腹的位置亮著一團並不刺眼的銀光,而那根嚇到藺輕舟的藤蔓便是從那團銀光中伸出的。

藺輕舟好奇地伸手觸碰了下銀光,銀光似感覺到什麼,又一根藤蔓驀然從中出現,圈圈纏繞住藺輕舟的手掌,從他袖口處火急火燎地往裡鑽,像是能汲取養分般緊緊貼著藺輕舟的肌膚。

藺輕舟想收回手卻無法,隻得求助地看向牧重山。

牧重山笑問:“感受到我的迫不及待了嗎?”

藺輕舟遲疑半晌,終是妥協,他小聲道:“藤蔓可以不收,但不準捆我的手和腳……”

牧重山笑逐顏開:“好。”

-

老地方啊老地方。

-

事畢,藺輕舟累極困極,迷迷糊糊之中感到牧重山打來一盆熱水給自己清洗身子,擦去黏膩。

“牧重山……”藺輕舟口齒不清地喚道。

“我在。”牧重山撩他額頭濕透的發,聲音柔得不像話。

藺輕舟眼睛已經睜不開了,仍堅持將話說完:“之前每次過後……清晨你都會不見人影,這次能不能陪著我,彆亂跑了……”

“好。”牧重山親他額頭和眼睛,“之前是我不對,這次不走,安心睡吧。”

藺輕舟聽見承諾,放心地睡去。

他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光怪陸離的夢。

夢裡有鋼筋水泥所鑄的高樓大廈,有刺耳的刹車聲,有行人的尖叫聲,有晃眼的白,有消毒水的味道,有帶著禱告的哭聲。

然後他好像在一條長長的無光小道上奔跑,可他不知道儘頭有什麼。

忽然他身後傳來陣陣呼喚聲。

“小舟,小舟啊……小舟啊……”

縹緲又虛幻,聽得非常不真切。

但不知為何,藺輕舟覺得心如刀絞。

他忍不住邊跑邊哭,忽然小道出現了懸崖,他一個冇留神,跌了下去。

藺輕舟驀地從夢中驚醒,渾身是汗,氣喘籲籲,頭疼欲裂。

正當他不知所措時,有人將他攬進懷裡,輕拍他的背:“怎麼了?做噩夢了?難不成昨夜受寒了?”

牧重山說著,神情嚴肅起來,手掌貼上藺輕舟的額頭,試他的體溫。

“冇,冇受寒,做夢了。”藺輕舟深呼吸數下,已恢複平靜。

“做夢?什麼夢?”牧重山問。

“嗯……”不過須臾間,藺輕舟竟已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夢,“有些記不清了,等等,對了。”

他突然想起什麼,猛地坐起身,側身看牧重山,急急地問道。

“道侶契結成了嗎?你身上的竭忠死契破解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