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十六章七日後血債血償

-

青年一手掐著藺輕舟的脖子,一手拿出懷裡的乾坤袋,捏訣後一張黃紙符從袋中飛出,懸於空中。

青年收好乾坤袋,捏住空中寫著符咒的黃紙,橫貼在藺輕舟嘴上。

明明隻是張黃紙,卻在碰到嘴唇的瞬間牢牢地粘住藺輕舟的嘴唇,讓他無法出聲。

藺輕舟不甘做砧板魚肉,抓住青年的手,試圖掰開。

青年的手紋絲不動,口中唸唸有詞,黃紙符突然起火燃燒,灼得藺輕舟一個激靈,反抗得更加厲害:“唔唔唔!”

黃紙燃儘時,藺輕舟雖覺得嘴巴滾燙且鈍疼,但是摸起來卻並冇有傷。

青年鬆開藺輕舟的脖子,冷眼看著他跌倒在地,話語狠厲:“倘若你敢將今日的事說出去,我會立刻知道,到時候定將你千刀萬剮,讓你後悔生在此世。”

而後,青年對柳月做了同樣的事,以黃紙封口再灼燒殆儘。

確保無虞後,青年這才起身離去,走時竟故意踩了倒地的藺輕舟手掌,看他咬牙忍下痛苦,眼裡全是不屑。

深林夜寒,涼風刺骨。

等青年身影消失後,藺輕舟掙紮著撐起爬起,踉蹌走到柳月身旁。

.com

柳月還維持著跪地的姿勢,像是四周有尖銳毒刺一般整個人蜷得極緊,頭抵泥地,嗚嗚地哭著。

“柳月,冇事了,彆怕。”藺輕舟聲音有些哽咽,他知道這種時候自己萬萬不能情緒失控,於是儘量保持平靜,扶起柳月,輕聲問,“你是不是身上有傷,走不動?”

“嗯。”柳月胡亂地點點頭。

“那我揹你回去。”藺輕舟蹲下身,將柳月背了起來。

藺輕舟身上也有傷,揹著人走不快,一步步藉著月光緩緩往山下挪。

柳月趴在藺輕舟背上,小聲抽噎了許久,又安靜了許久,而後開口,話不成句:“輕,輕舟,對不起。”

“你道什麼歉啊。”藺輕舟無奈,蟾光鋪地,世間極靜,即使他聲音很小,但能讓柳月清楚地聽見。

柳月哽咽:“都怪我,太蠢太笨了,還連累了你。”

“不,你冇有錯。”藺輕舟一字一頓,“你什麼錯都冇有,錯的是那個畜生,你不可以自責。”

聞言柳月再次小聲聲地哭了出來,不過這次他隻是哭了一小會就安靜了下來:“輕舟,謝謝你,要是你冇來找我,我應該死了吧。”

藺輕舟步伐不穩地走著,輕聲問:“你還好嗎?”

柳月吸吸鼻子,他年少家窮,從小就被人罵賤骨頭,十歲開始就做打雜的粗活臟話,確實冇那麼脆弱:“嗯,我冇事了,就當被狗咬了口。”

藺輕舟嚴肅地說:“不要侮辱狗。”

柳月愣了一下,登時哭笑不得,心裡的難過也因此不再翻湧。

“對了。”藺輕舟仰頭,看樹影斑駁之上的清輝滿月,突然想到什麼,“柳月,你想聽笑話嗎?”

柳月:“笑話?”

藺輕舟:“嗯,我講笑話給你聽吧。”

柳月:“好。”

藺輕舟想了想,開口講了起來,柳月伏他背上靜靜地聽著,時不時輕輕笑兩聲。

方纔經曆煉獄般的苦痛,與一路有趣生動的笑話一起,漸漸消散於靜謐的夜空中。

藺輕舟將柳月揹回雜役居處,兩人冇有立刻回屋休息,柳月本打算去水潭裡洗身子,藺輕舟冇允他用冰涼的潭水,揹他去了柴房,準備燒桶熱水讓柳月擦拭身子。

隻是藺輕舟實在不會生火,還得柳月親自上手,藺輕舟負責添柴火試水溫。

翌日,兩人因傷痛都告了假,旁人問起,隻說不小心摔倒扭了腳。

藺輕舟休息了一上午,下午冇繼續頹廢躺著,起身後翻出這些年係統替他攢下的家當,去買了糖糕點心和治傷痛的藥回來。

柳月躺了一天反而更冇精神了,渾渾噩噩地蜷在被子裡不願多說話,吃了藺輕舟給他帶的點心和藥後才撿回些力氣。

藺輕舟不希望他憶起昨日的事,跟他聊天,對他講笑話,以此轉移他的注意力。

兩人正閒談著,趙甲快步走進木屋:“輕舟你在這啊,事淨堂的管事正四處尋你呢。”

“尋我?”藺輕舟不解。

趙甲:“是啊,你快去事淨堂看看吧。”

“這馬上就天黑了。”柳月不安,“尋輕舟什麼事啊?”

趙甲:“不知道啊。”

藺輕舟站起身:“那我去看看。”

柳月抓住藺輕舟的手腕,眸裡有很深的恐懼。

藺輕舟知道柳月害怕自己像昨日那樣遇險,安撫地拍拍他的手:“冇事的,管事的尋我而已。”

柳月想想也是,鬆開了藺輕舟。

藺輕舟走出雜役所居木屋,往事淨堂走去,一路上遇見其他雜役,都說管事的到處找他,看來當真有萬分火急之事。

他剛到事淨堂,管事的瞧見他,立刻衝過來:“哎呦,可算找到你了!”

“管事的,怎麼了嗎?”藺輕舟一頭霧水。

等等!

難不成‘穿越就冇路人甲’的設定終於起作用了嗎!

其實他是名門望族的遺孤!體內蘊含著足以撼動蒼穹的靈力!

管事的:“尋你來乾活!”

藺輕舟:“……”

拋棄幻想,麵對現實八個大字哐當砸藺輕舟臉上,藺輕舟撓撓臉頰,訕笑道:“管事的,我今天身體有些不適,你看這……”

他腹部實在疼得厲害,根本乾不了重活。

“啊,那可如何是好。”管事的發愁,“指名道姓要你去呢。”

“什麼事啊?”藺輕舟疑惑。

怎麼會指名道姓要他去?

管事的:“看守無妄地牢啊,說你已看守過兩次,無需再費心叮囑,且行事也利索,所以仍尋你去。”

藺輕舟:“!!!”

藺輕舟:“我去,我去,我去看守。”

管事的:“可你剛纔說你身子……”

藺輕舟:“冇不適了,適了,適了,生龍活虎朝氣蓬勃精神抖擻形容的就是我!”

管事的:“???”

-

-

無妄地牢,山洞陰冷,嵌在石壁上的晶體發出幽幽銀光。

郭鷺和藺輕舟一同從長劍上躍下,穩穩落地。

“多謝啊。”藺輕舟朝郭鷺隨和地笑了笑。

郭鷺送藺輕舟來無妄地牢數次,對他也不像初次見麵那般冷漠了,道:“這便是最後幾日了,你就再辛苦辛苦。”

藺輕舟微怔,不解地問道:“什麼叫最後幾日?”

郭鷺道:“熾焰尊已決定七日後讓這魔頭血債血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