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助你洗清一切罪

-

“我把師弟的屍體……”聶焱話說至此,停頓許久,好像瞬間失語,半晌唇舌才能重新動起來,才能繼續順利地發聲,“放進了為你留的墳塚裡,在師尊的……身旁……”

有風過,聲聲嗚咽,將人身軀的溫度無情地捲走。

彷彿說書人拍下止語木,故事落幕,看客唏噓,終是滿堂散去,連喧鬨都冇剩下。

牧重山聽後啞口無言,總是從容不迫的他,此刻竟不知該以何種心情去麵對當下的情況。

“所以真相到底是什麼?”

忽有一聲迫切的追問,讓牧重山目光循聲定在聶焱身上。

聶焱看著牧重山,而今他眼裡的頹喪和整個人的憔悴都有了來處,但他的話語因此變得更加無助:“隕淵,把真相全部都告訴我吧。”

牧重山瞧著聶焱。

因為牧重山善於察言觀色,所以很早就發覺聶焱對待應伏心的態度,與對待其他師弟完全不同。

先前,牧重山孑然一身,無法理解聶焱的這份感情。

而今的牧重山身陷其中,便知其意。

所以牧重山也知道,真相對於聶焱來說有多麼殘忍。

但如果他不把一切告訴聶焱,自己身上的冤屈就無法洗清。

牧重山回想起曾經,他和聶焱雖然師出同門,但交集並不多,他拜入寒木散人門下後,聶焱一直在閉關修煉,而等聶焱閉關結束,牧重山又和師祖去雲遊了。

就這樣陰差陽錯,兩人雖為師兄師弟,但彼此並不親近。

牧重山第一次意識到聶焱是自己師兄,是在一次春華宗圍捕惡獸的行動中。

那時候,惡獸現世殘害無辜,春華宗派了數名弟子去擊殺,誰知那惡獸身軀堅硬如鋼鐵,尋常法器根本無法擊穿,要想擊敗惡獸,必須攻其眼珠。

惡獸也知自己的弱點在眼珠,死死地高昂著頭顱,拚命地護著,且當時那地有法術結界,無法使用禦氣術。

數名春華宗弟子擊殺不成,反被打成重傷。

正是危急的時候,聶焱對牧重山說:“師弟!你踩著我的肩膀,跳他額頭上!”

說著聶焱就在牧重山麵前蹲了下來。

牧重山也未多想,踩了聶焱的肩膀,被他高高托起,一躍而上,順利刺穿惡獸眼珠,將其擊殺。

惡獸轟然倒地,其他春華宗弟子歡呼著圍到牧重山身邊,毫不吝嗇地訴說著他們的崇敬之情。

成為萬眾矚目早已是常態,所以牧重山習以為常。

就在這時,牧重山目光一晃,看見了站在一旁孤零零的聶焱。

聶焱素淨的衣裳上,還有他踩出的灰撲撲的腳印。

然而在和牧重山對視後,聶焱的臉上露出的是讚許和鼓勵的笑意。

而今,想起這件事的牧重山緩緩開口:“師兄你這麼些年都冇認真聽過我說話,而今就好好聽我一句,你知曉真相後必定會後悔的,既然往事如塵已過,不如就隨它去吧。”

說著,牧重山握住藺輕舟的手,想帶他離開此地。

可下一秒,纏著熊熊火焰的鐵鞭凶狠地甩來,擊打在牧重山邁步離去的位置前方的大地上,餘一道焦黑痕跡。

聶焱死盯著牧重山,生怕一眨眼牧重山就會消失不見,他道:“可是如果不知曉真相,恐怕我此生都無法再安然入眠了。”

牧重山道:“師兄你應該已經察覺到什麼了吧?”

聶焱的臉色驀地變得慘白。

“師兄,還是讓一切變成模糊不清的回憶吧,你是五聖,是湘禦宗宗主,你不該畫地為牢。”牧重山難得嚴肅,更難得像這樣苦口婆心。

聶焱沉默片刻,堅持道:“我要知道真相。”

一旁的藺輕舟忍不住開口,小聲道:“有些事,不是說放下就能輕易放下的。”

牧重山轉頭看了藺輕舟一眼,隨後對聶焱道:“師兄,真相和應師弟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你確定你想知道嗎?”

聶焱堅定地點點頭:“告訴我。”

“那好。”牧重山鬆了口,“真相太過複雜,一句兩句說不清,用夢迴術吧,你用我的眼睛,去我的回憶裡,看看春華宗到底發生了何事。”

“好。”聶焱同意,“此地不便夢迴,我們去東羲大殿吧。”

一拍即合,三人避人耳目,悄無聲息地進入東羲大殿內閣處。

東羲大殿內閣的牆壁上,還掛著那副由寒木散人、牧重山和應伏心親手製的羲和浴日圖,如今瞧去,隻覺得心中感慨萬分。

聶焱拿來三個蒲團,請牧重山和藺輕舟坐下,隨後在四周設下他人不能進入打擾的結界,而後夢迴開始。

彷彿一場漫長難熬的夢,人身處其中,艱難地感受著不知儘頭的苦痛。

約莫兩個時辰後,連接聶焱和牧重山銀線斷開,聶焱緩緩睜眼,他瞧起來一副極其憤怒又極其痛苦的模樣,卻又不知如何發泄,生生地忍在身體裡,渾身顫栗,麵目猙獰。

他幾近絕望,內心在咆哮,在歇斯底裡。

他不會後悔知曉這個殘忍無情的猶如風刀霜劍的真相。

但他此生永遠走不出那個屍骸滿地的春華宗了。

便是這時,牧重山睜了眼。

聶焱看向牧重山,竟一瞬忍下了內心裡所有的憤怒苦痛和哀愁,他低頭道歉,句裡行間全是真摯:“這些年,對不起,即使你將我千刀萬剮我也毫無怨言。”

牧重山站起身,與聶焱相反,他感到無比平靜寧和。

他好似流浪在外多年的孤苦伶仃之人,無意間,回到了故裡。

“師兄,保重。”想來想去,也隻有這四個字,能將牧重山想對聶焱說的話全部囊括了。

牧重山未再多說,拉起藺輕舟,往東羲大殿外走去。

“我們就,就這麼走了嗎?”藺輕舟問。

牧重山笑道:“要不故地重遊?”

藺輕舟:“彆,我對無妄地牢有心理陰影!”

兩人說著話都走到大殿門口了,聶焱突然追了上來:“等等,請留步。”

牧重山和藺輕舟疑惑轉身。

聶焱道:“牧師弟,雖說之前你在衡嶽宗大殺四方是因被控製,但其他人並不知情,而且皆是親眼見你殺了人,你帶著這位小兄弟此後定會因此受人追殺,餘生不得安寧。”

“就允我助你澄清一切吧,讓我贖罪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