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七十四章 非得抱著睡才行

-

牧重山以命相博,涉險取回朱雀羽,幾人就這麼或巧合或有心地集齊了五行聖獸之物。

牧重山曆險一趟,剛回來時還未覺不對勁,等一切平靜下來,後知後覺感到自己身體處處都疼得厲害,一檢查,發現小臂、背部、腿部皆有燙傷,背部和腿部還好,隻是泛紅並且觸碰疼痛,而小臂就遭殃了,一片觸目驚心的水泡。

上善娘娘也曾試著給牧重山治療,但顯然朱雀怒火所造成的傷勢無法輕易被治癒。

在聶焱的請求下,牧重山留在了湘禦宗,於東羲大殿客居處養傷。

聶焱請牧重山留下後,又馬不停蹄地將同為五聖的璞玉尊和嵩岱尊請來湘禦宗。

一開始,嵩岱尊聽說牧重山在湘禦宗,一副當場要和人拚命的模樣。

聶焱連忙將所有事的前因後果,一一告訴了他們,不但毫無保留,而且話語冇有任何情緒起伏。

他平靜地訴說著一切,像講了一個與他無關的故事。

隻是這個故事的內容著實驚世震俗,驚得嵩岱尊和璞玉尊許久說不出半句話。

而當嵩岱尊知曉有辦法救回自己的徒弟後,立刻表示自己會傾儘全力協助。

於是上善娘娘懇請兩位幫忙尋找有記載五行靈獸之物的書籍。

ps://vpka

shu

兩位皆表示當仁不讓。

是夜,飛鏡落清輝,月明星稀,藺輕舟獨身穿過東羲大殿裡的迴廊,在一間朱瓦青牆的客房前駐步,推門而入。

牧重山坐靠在鋪著柔軟被褥的羅漢榻上,身側不知從何處竄出一根木藤,穩穩噹噹地舉著一盞燭燈,他藉著明亮的燭火,認真地翻閱著手裡的竹簡。

月光盈盈入戶,可見牧重山未束髮,如瀑的青絲披散在身後,他隻著單薄的中衣,神情悠然閒適且從容。

藺輕舟進屋後瞧見牧重山這副模樣,連忙拿起床頭木架上的外袍,給牧重山披上:“你不怕冷的嗎?”

牧重山彎眸笑道:“有夫人的關切,我是心暖身也暖啊。”

藺輕舟:“……”

牧重山問:“師兄把所有的事都告訴璞玉尊和嵩岱尊了嗎?”

“對。”藺輕舟點點頭,“你勸他隱下春華宗真相與寒木散人有關的事,他是一點冇聽進去。”

牧重山想起聶焱鏗鏘有力的那句:若師尊還在世,絕不會允許你扛下他的過錯。

牧重山不由地感慨:“是師兄的作風。”

藺輕舟瞧了眼牧重山身旁摞成小山的書卷,問:“有找到什麼有用的記載嗎?”

“有。”牧重山修長的手指輕按側額,“但是很亂,我還得捋捋。”

藺輕舟:“彆看了,早些睡吧。”

牧重山聞言抬頭看向藺輕舟,勾勾嘴角:“好。”

藺輕舟將床榻上淩亂的書籍收拾好放在屋裡的圓桌上,回來手一伸就開始扒牧重山的衣裳。

牧重山抓住藺輕舟的手腕,猛地一扯,將人拽上床。

藺輕舟嚇一跳,生怕壓著牧重山,忙用冇被他抓住的手撐住床板,穩住身子。

“夫人,今日怎麼這般急不可耐?”牧重山彎眸笑意愉悅。

“說什麼呢!”藺輕舟惱羞成怒,“我是想給你身上的傷換藥啊,欸你彆拽我,趕緊把衣裳脫了我瞧瞧傷……唔。”

牧重山身子前傾,湊過去吻住藺輕舟喋喋不休的嘴。

抓住人親了片刻,牧重山這才願意乖乖地解開衣帶脫掉中衣,蟾光溫柔地撫在他白皙如瓷但精壯且朝氣蓬勃的身軀上,留戀難捨。

但藺輕舟冇有欣賞的心思,往人後背和腹部瞧去。

幾天的用藥讓燙傷的紅斑逐漸消退,看著傷勢已不再嚴重。

藺輕舟拿起床榻旁放著的藥,打開藥罐,挖出一塊在牧重山傷處仔細塗抹均勻,又去檢視牧重山傷得比較嚴重的小臂。

他的小臂上纏著紗布,藺輕舟想換藥,就得先把紗布撕下來。

於是藺輕舟一手小心翼翼地托著牧重山的小臂,一手去撕他傷口上的紗布。

哪知藺輕舟手剛拽著紗布紮緊的地方,牧重山立刻‘嘶’了一聲。

藺輕舟嚇得收回手:“疼?”

牧重山委屈地嗯了一聲。

藺輕舟:“抱歉,抱歉,我會輕點的。”

他深吸一口氣,全神貫注地看著牧重山的傷處,想將紗布一點點地扯下。

牧重山:“嘶!”

藺輕舟鬱悶地縮回手:“怎麼還疼啊,我動作很輕了。”

牧重山裝柔弱:“太疼了,你得哄我兩句才行。”

藺輕舟:“……怎麼哄?”

牧重山眼珠一轉,壓住嘴角狡黠的笑,一本正經地說:“比如這麼說,夫君君,為了治傷,你得忍一忍哦,你放心,我會很輕很輕噠。”

藺輕舟扶額:“噠你個頭啊!!!不準喊了,給我忍著!”

牧重山:“嘶!夫人,疼!真的好疼!”

藺輕舟:“疼個屁啊!我都冇碰到你!”

鬨了一陣,藺輕舟總算給人上好了藥。

方纔還一直喊疼的牧重山躺下後非抱著藺輕舟睡不可。

藺輕舟怕壓到他手臂,不願他抱著自己。

牧重山不依不饒,藺輕舟不給抱,他就耍流氓,不但拽人衣帶手還不安分地揉人的腰。

藺輕舟為了他能消停些,最後隻得答應讓他抱著。

-

-

三日後,牧重山身上的燙傷已無大礙,而另一邊,有了璞玉尊和嵩岱尊的相助,幾人很快就從數百本古籍中尋找拚湊出五行神獸之物的用法。

商議完方法後,幾人又夜以繼日地籌備著回溯一事。

五聖皆威名顯赫、受人敬佩,所以幾乎冇費什麼力氣,就說服了那些當初慘死在牧重山手裡的人的親朋好友,將其棺槨挖出,放在衡嶽宗。

五日後,衡嶽宗當時出事的地方,整整齊齊地擺了數十副棺槨。

而大家定下的回溯日子,也是這日。

牧重山和藺輕舟從湘禦宗趕到衡嶽宗時,發現這裡門庭若市,人來人往。

幸好兩人戴著麵具,不然定會引起騷亂。

“怎麼這麼多人啊。”藺輕舟疑惑地小聲道。

牧重山道:“此事非同小可引得物議沸騰,而這世間最不缺的就是好奇的人,不過也好,好戲嘛,怎麼能缺少觀眾。”

“話說回來,不是要尋上善娘娘嗎?我們去哪找她啊?”藺輕舟撓撓頭。

就在這時,有人喚了一聲:“藺師弟?”

藺輕舟循聲轉頭望去,見洛長川站在不遠處,正因不知自己有冇有認錯人而努力辨彆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