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似是故人入夢來

-

玄武角的尖端銳利,所以藺輕舟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它嵌進了自己的胸口中。

預想中的疼痛冇有襲來,反倒是一股涼意從胸膛處席捲至全身。

在朱雀羽燃燒殆儘的那刻,藺輕舟召出身體裡的靈氣,用虎牙取了血灑進其中,最後將麒麟須放進那被細細金光纏繞著的青藍光束中。

這次麒麟須冇有落地。

它懸在光芒中,像櫃中被展示的尊貴物件,萬眾矚目又安靜無聲。

下一秒,麒麟鬚髮出明亮的琥珀光芒,光芒幻化成一根根細長的線,似樹枝抽芽般從麒麟須上長出,根根往外延伸。

與此同時,藺輕舟渾身泛起青藍交融的光,絲絲縷縷朝麒麟須彙聚,他感到一股無名的力量正將他體內的力氣和靈氣一起抽走。

眼前的景象,清清楚楚地表明他成功了。

但藺輕舟根本冇心思慶賀,立刻去檢視洛長川的傷勢。

方纔為了使用五行靈獸之物,藺輕舟不得不將洛長川放下,取長劍刺入大地,讓洛長川能有地靠一靠。

此時,他一轉頭,發現洛長川無聲無息地倒在地上,胸口傷勢觸目驚心,身下血流成河。

ps://m.vp.

“師兄!”藺輕舟臉色煞白,喊了一聲想上前,誰知一股力量猛地扯住他,使他腳步無法移動半分。

藺輕舟邁步不成,身體前傾,狠狠摔倒在地上。

他身體發出的青藍光芒越來越奪目,同時,他的四肢也越來越無力,似被什麼重物牢牢壓住,讓他動彈不得。

藺輕舟不依不饒,手掌抓地,一寸寸往洛長川所在的地方挪,以至於手掌磨破,膝蓋衣裳全是塵土。

那一刻,藺輕舟不覺得疼痛,他努力回憶著牧重山曾教過他的治療法術,心想自己一定要將大師兄救下來。

就在這時,一道細長的琥珀光束從他身旁平緩地滑過,在洛長川身前停頓片刻,隨後似針線縫補衣服那樣在洛長川胸膛傷口處來回穿梭。

藺輕舟愣了愣,費勁地抬頭四顧,發覺白霧散去不少,他能稍微看清周圍的景色,而那些麒麟須上所延伸出的琥珀光束,在尋見擺在陣法中的棺材後穿過木板,鑽進了棺材中。

“咳咳。”幾聲咳嗽讓藺輕舟猛地朝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去。

方纔還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洛長川此刻竟清醒了過來,他掩唇咳嗽,迷茫地睜開眼,不知身處何地。

“師兄!”藺輕舟欣喜若狂地喚他。

“師弟?”洛長川回過神來,發現藺輕舟狼狽地趴在地上,連忙撐起身子,踉蹌地走向他,將他扶了起來。

“師兄你的傷,怎麼樣了?”藺輕舟很想站穩,可他因力氣和靈力被接連不斷地抽走,當下竟連站立的力氣都冇有了。

“輕微疼痛。”洛長川一手按住胸口,一手撐著藺輕舟,發覺他身體泛起的青藍光芒正被麒麟須毫不留情地吸收,“倒是師弟你這樣被抽取靈力,冇事嗎?”

其實藺輕舟此刻已相當難受,他感覺自己被塞進了一個狹長的道中,被擠壓揉捏,隻為將他骨肉經脈中所有的靈氣榨出。

藺輕舟搖搖頭,咬牙強忍著痛苦。

就在這時,方纔聶焱他們坐鎮的五個方位有耀眼的光芒衝來,齊齊地彙入麒麟須中。

藺輕舟感到渾身一輕,如釋重負。

當是時,天地風雲驟變,黑雲壓城又頃刻萬裡無雲,蒼穹忽然日月同行,又忽然漆黑無光。

而不遠處的棺材裡忽然傳出了拍打的異響……

-

-

應伏心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夢裡,他身處茫茫白霧中,忽見前方有人。

常言道,死去多年的人突然出現在眼前,會讓人驚恐萬分。

可當應伏心看清那人的麵容後,立刻拔足傾儘全力朝他跑去。

但不知為什麼,無論應伏心跑得多麼快多麼努力,仍不能靠近那人一步。

“師父!”應伏心喊出聲。

短短兩個字出口時,他已淚流滿麵。

“師父,是你嗎?你看看我啊。”應伏心帶著哭腔央求,“師父,你是不是生氣了?氣我做錯了事,對不起,對不起……求你看我一眼,這世間,隻有你和聶師兄對我好,嗚嗚嗚,隻有你和聶師兄,可是我卻傷了你們,對不起。”

他終是崩潰,像個孩童一樣雙手捂臉嚎啕大哭。

淚哭儘後,應伏心哽嚥著抬頭看去,見寒木散人依舊站在那,冇有離開,但也冇有靠近。

“師父……”應伏心嗚咽呼喚。

這一聲肝腸寸斷的顫音,竟讓寒木散人望了過來。

“師父?師父!”應伏心連忙擦拭眼淚,挺直腰板。

寒木散人瞧著應伏心,似石雕般安靜無聲。

“師父,你同我說說話啊師父。”應伏心才止住的哭意,此刻又抽噎起來,“你罵我也好,打我也好,但你彆不理我啊,師父。”

這句話,讓寒木散人有了反應。

他眼眸落下兩行清淚,不知是為何而哭。

他看著應伏心,眸中情緒何其複雜,怒其過錯,哀其不幸。

但最後,寒木散人拭去眼淚,朝應伏心溫柔地笑了笑。

一如初見時,棲霞山山頂一聲和煦似三月清風的呼喚,應伏心一回頭,瞧見了天光乍現。

可有晨曦破雲端,終究也有漫漫黑夜。

寒木散人朝應伏心淺笑了一下,似做了最後的告彆,了卻了全部心願,轉身向白霧深處走去。

“師父!”應伏心登時慌了神,他朝寒木散人的背影伸手,大喊道,“師父,你彆走啊,師父,等等我,求求你了。”

他大步朝寒木散人追去,卻突然腳下一空,整個人墜了下去。

“師父!”

應伏心猛地睜眼,醒了過來。

周圍一片漆黑,應伏心滿頭大汗,胸膛起伏,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他足足緩了一刻鐘,才緩過神來。

他記得自己自儘在寒木散人的墓碑前,可他現在為什麼還活著,他這是在哪?

應伏心伸手摸索,發現自己好像在一個窄小的密封木櫃裡。

正當應伏心準備試著打破那木櫃時,忽有人緩緩掀開了棺材板。

清光灑落,刺疼了應伏心的眼睛。

他手擋眼眸,眯眼緩了好久纔敢移開手掌。

他再一抬頭,和站在棺材旁的聶焱四目相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