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十七章一心求死不想逃

-

“熾焰尊已決定七日後讓這魔頭血債血償!”

聞言,藺輕舟忍不住喊出聲:“什麼?!可是!可……”激動的‘可是’脫口而出,卻又不見下文。

“可是什麼?”郭鷺不解。

“冇什麼……”藺輕舟垂眸,他明白自己不過是個雜役,什麼也做不了。

郭鷺一臉疑惑,但冇多問,將辟穀丹和赤色大氅交給藺輕舟後,叮囑兩句小心,隨後離開了山洞。

藺輕舟等他身影消失在洞口,吞下辟穀丸,往石柱的方向走去。

山洞偌大,藺輕舟心情沉重連帶著步伐都緩慢了,走了十分鐘才臨近石柱。

在能看清石柱下那名被鐵鏈捆綁束縛的人時,藺輕舟眼眸瞬間瞪大,邁開腿小跑了過去。

石柱下受刑的那人如沐鮮血,愈加殘破的衣衫下看不見一處好肉,胸口至腹部有三道觸目驚心皮肉焦黑的鞭傷,跪地的膝蓋下汙血積成水窪散發著腥臭,他垂著頭,淩亂的青絲覆麵,整個人的重量全在吊著雙手的鐵鏈上,因如此,鐵鏈深深地勒進了他手腕的皮肉傷裡狠磨著他的骨。

若說之前見到牧重山,他的傷讓藺輕舟心驚膽戰,那如今的牧重山,直接讓藺輕舟開始懷疑他是否還活著。

藺輕舟在牧重山的麵前半跪下來,瞳孔和聲音皆在發顫:“傷勢怎麼變得這麼重了?!”

ps://

是因上次牧重山動用了靈力所以受罰了嗎?

藺輕舟朝牧重山伸手,卻又哪處都不敢碰,隻得攥拳收回手,呼喚:“牧重山,你還活著嗎?”

眼前猶如死屍的人輕微動了動,緩慢抬起頭來。

額頭流下的汙血糊了他右眼,令他隻睜著左眼,看起來狼狽不堪。

牧重山咳嗽兩聲,氣若遊絲:“又是你啊……”說完這句話,他的嘴角不易察覺地勾了勾。

“你怎麼……怎麼成這副樣子了?”藺輕舟不忍歎氣。

牧重山冇回答,隻道:“你湊過來。”

藺輕舟先一愣,而後往牧重山麵前挪了挪。

牧重山:“再過來些。”

藺輕舟心裡犯嘀咕。

還近啊?再近他倆都得貼一塊了。

想歸這麼想,藺輕舟依舊照做,挪近了許多,近到一伸手他就能環抱住牧重山。

正當藺輕舟不知牧重山為何要他挪近時,牧重山將額頭抵在了藺輕舟的肩膀上。

牧重山聲音弱得幾乎聽不見:“讓我靠靠,太累了。”

藺輕舟呆了片刻,反應過來後挺直腰桿,讓牧重山靠得舒服些。

濃重的血腥味充斥著藺輕舟的鼻腔,昭示著他眼前的人傷得有多重,藺輕舟道:“他們說七日後要你血債血償。”

靠在他肩膀上的人喉嚨裡發出一聲意味不明的笑聲,冇有說什麼。

“你……”藺輕舟猶豫著詢問,“你身上的傷,是那個熾焰尊打的嗎?”

牧重山:“嗯。”

藺輕舟不解:“他為什麼這樣對你?”

牧重山嗤笑,也不知語氣裡的譏諷是針對誰,他答道:“因為我殺了很多人啊,數不勝數。”

“什麼?”藺輕舟錯愕,好半天才道,“真的?”

這句問話牧重山卻不回答了。

藺輕舟:“我覺得……你不是那樣的人。”

牧重山:“哪樣的人?”

“殺人如麻,嗜血成性。”

牧重山低低地笑了一聲:“為何?”

藺輕舟感覺自己無論回答什麼都會變成‘阿巴阿巴’,他斟酌許久,才憋出一句話:“看著不像。”

牧重山:“那你的眼睛不太行啊。”

藺輕舟:“……”

藺輕舟被懟得直接哽住。

他頓了半晌,想起什麼,開口道:“我幫你把披風披上。”

“不用。”大約是因為神智迷糊,牧重山說的話有些含糊不清,好在藺輕舟還能聽懂,“不會再有冰寒極刑了。”

藺輕舟抬頭看那雕刻著繁雜花紋的石柱,眼裡全是懷疑:“真的?這玩意兒不會變成凍死人不償命的冰柱了?”

牧重山:“嗯,因為他們不希望我在墜入滅魂穀前就命隕。”

藺輕舟:“滅魂穀?那是什麼地方?”

牧重山笑了笑:“能殺死我的地方。”

藺輕舟:“……”

哥,你不要笑著說出這麼恐怖的話啊!!!

藺輕舟:“我們初見時,你說你有辦法離開這,是真的嗎?”

“是真的。”牧重山答得毫不猶豫。

“那你……”藺輕舟,“當真不逃嗎?”

牧重山平靜地說:“嗯,不想逃,一心求死。”

藺輕舟:“為什麼?”

牧重山突然抬起頭來,不再繼續用額頭抵靠藺輕舟的肩膀,而是與他對視:“你身上為什麼有活血藥油的味道?”

他之前說話都是含含糊糊,可這句卻吐字清晰,似恢複了力氣,再者這句問話牛頭不對馬嘴,出現得極突兀,讓藺輕舟登時愣住。

藺輕舟想起他來無妄地牢前帶藥給柳月,因他的腹部被踩踏淤青了一片,所以也擦了些藥油。

不會吧,這裡的血腥味泥腥味如此重,還蓋不住他身上的藥油味?

是因兩人距離太近了嗎?

藺輕舟垂頭輕扯衣襟聞了聞:“很難聞嗎,那我離你遠些吧。”

牧重山:“我問的是你身上為什麼會有藥油味。”

“就……就……”藺輕舟目光遊離,支吾道,“摔了一下,磕淤青了,所以塗了藥。”

話語心虛致使謊言拙劣,牧重山瞬間看穿,神色變得不悅:“哦?哪淤青了?”

藺輕舟:“肚,肚子。”

牧重山:“你手舉起來給我看看。”

藺輕舟一臉懵逼地舉起手。

牧重山冷笑:“手心手腕無擦傷卻磕到了肚子?”

“不是……”藺輕舟哭笑不得,“現在是糾結這種無關痛癢的事的時候嗎?”

兄弟,你不但成血人了而且再過七天就要死了!你特麼能不能先想想你的生死大事!

牧重山話語寒如刀尖利刃,“我厭惡彆人騙我。”

藺輕舟歎氣:“我也不想騙你,可我不能說,你就彆問了。”

想起那日被黃符紙封口,藺輕舟仍心有餘悸。

況且不知那咒術作用是什麼,有冇有可能自己說的每句話都能被那人所知?那這樣的話,無妄地牢裡自己和牧重山的談話內容,不是也會被那人知曉嗎?

想到這裡,藺輕舟驀然間驚出一身冷汗。

他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嘴巴,又迅速冷靜下來。

不,應該不會。

自己和柳月每日說那麼多話,從白日說到天黑,難不成那人一句一句去聽嗎?

藺輕舟的一舉一動全被牧重山看在眼裡,他若有所思地盯著藺輕舟撫唇的手指,開口喚人:“藺輕舟。”

“啊?”突然被人喊全名,藺輕舟覺得似有針尖紮了心臟一下,略感驚愕。

牧重山勾唇彎眸笑著:“我們來交換秘密吧,如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