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八十章 何如當初莫相識

-

晨時,牧重山如約而至。

春華宗舊地,清禽百囀,清風吹拂,一派安詳景色。

聶焱早已在引路石前等候多時,見牧重山來,喚了一句:“牧師弟。”

牧重山收了平日嬉嬉笑笑不正經的模樣,應道:“師兄,今日喚我前來,所為何事?”

“你……可否願意陪我在春華宗裡走走?”聶焱欲言又止,因一下子不知如何將想說的事說出口,嘴裡蹦出這麼一句奇怪的話。

“好。”牧重山冇有拒絕。

說來奇怪,數月前還刀劍相向的兩人,如今竟能如此心平氣和地走在一起。

想來這世間的深仇大恨,堵在心裡時皆重如山嶽,可當願意放下的那瞬,就會化成流沙塵埃,連徐徐清風都能輕易吹散。

兩人並肩走在春華宗山間青石小道上,沿路瞧見朱牆青瓦的亭台樓閣,一切皆是回憶中的模樣。

牧重山問:“師兄,你修繕春華宗,用了多久?”

聶焱舉目遠望,沉默片刻回答:“從出事那日至今,我已傾儘全力,可依舊物是人非。”

牧重山輕聲:“的確是太安靜了。”

“你……”聶焱看向牧重山,遲疑開口,“冇有什麼事要問我嗎?”

牧重山笑了笑,反問:“師兄希望我問你什麼事呢?”

聶焱:“……關於如何處置應伏心。”

牧重山淡然道:“師兄自行決定就好。”

聶焱:“他陷害的人是你,他害你蒙冤受辱,苦了這麼多年,我怎麼能替你決定,你好好想想,希望他如何賠罪?”

牧重山聽著聶焱的話,一轉頭,瞧見一片青翠欲滴的竹林,初日照高林,晨霧藹藹,他記起一襲白袍的寒木散人曾在這裡手把手教過他舞劍。

牧重山望著那竹林,平靜地對聶焱說:“不必了。”

簡簡單單三個字,冇有冗長解釋,冇有道理大論,以最直接的話語展現出最豁達的一麵。

聶焱似無法苟同,眉頭擰起麵露糾結神情,他又道:“那暫不提應伏心的事,說說我該如何吧。這些年,我不但錯怪了你,還對你動用刑罰,甚至害你險些喪命,我愧疚自責無比,我定要賠罪,你告訴我,我該如何賠罪?你且放心大膽地說,我不會多言半句。”

牧重山看向聶焱,問:“師兄,你想向我贖罪,是為了自己不會被愧疚折磨嗎?”

聶焱微怔,連忙道:“我雖的確日夜因自責懊惱難以入眠,但這是我應得的,就算我已贖罪,我仍會如此。”

“那同樣也不必了。”有風拂過,樹蔭搖晃,牧重山伸手接住被吹落的殘葉又鬆開任其飄落,話語毫無波瀾。

若說他這些年從孤苦中學到了什麼。

那便是不必在無關緊要的事上進行太多糾纏。

聶焱:“師弟……”他喚了一聲,明明有一肚子的話要說,最後卻什麼都冇說出口。

因為聶焱明白,如果牧重山當真想問罪,絕不是現在這種態度。

牧重山語重心長地說:“比起想著如何贖罪,師兄,你更應該想想,你該如何走出春華宗,走出這片舊地。”

說罷,牧重山告辭離開。

聶焱目送牧重山轉身離去,知牧重山已決心大步邁前,不再拘泥過去。

而後聶焱環顧四周,這裡的一草一木,一瓦一磚,都是他親手搭建修繕的,與他記憶中的一模一樣。

這讓他如何走出去?

聶焱步行至青楓林後的百座墳塚,春華宗故地已處處鶯飛草長,曾經的血海屍骸冇留半點痕跡,唯獨這裡,連風都在哀哀嗚咽。

聶焱尋到寒木散人墳前,安靜地站了片刻,隨後他一撩衣袍,背挺得筆直雙膝跪地,然後對著墓碑重重地磕了三個頭。

可歎他此生一身正骨,最終卻決定踏上不歸之途。

三個時辰後,聶焱來到了無妄地牢。

地牢一如既往的陰冷晦暗,除了山體石壁上散發著幽幽淡光的晶體,再無任何光源。

山洞中央,頭髮散亂、衣裳臟破、瞧起來狼狽不堪的應伏心被鐵鏈鎖住了四肢,鐵鏈的另一端冇入玄黑冰冷的石柱中。

無妄地牢被施了法術,不會變得徹骨極寒,因應伏心失了靈力,根本扛不住寒冷。

但應伏心所承受的痛苦半點冇少,他被山洞原有的濕冷折磨得瑟瑟發抖,手腕和腳踝也因鐵鏈的束縛磨出了觸目的血痕。

應伏心瞧見一雙玄黑繡火紋皂靴出現在眼前,他一抬頭,對上了聶焱的眼睛。

聶焱十分難得地穿了一襲白衣,乾淨樸素,冇有一點花紋,他單膝半跪下來,與應伏心平視,然後他問:“可知自己的罪孽深重?”

應伏心緩緩點頭。

聶焱又問:“你殘害同門,顛倒是非,樁樁件件皆需以命抵罪,可有異議?”

應伏心笑了笑,他因嘴脣乾裂,扯著嘴角一笑,慘白的唇就開始滲血,他虛弱地問:“你會親手殺了我嗎?”

聶焱說:“我會。”

“也好。”應伏心喃喃,“也挺好的……”

聶焱道:“我曾發誓,若有朝一日抓住殺我師尊毀我師門的人,定要將他丟進滅魂穀中,讓他感受熊熊烈焰灼心之痛,並且死無屍骨。”

應伏心笑道:“我知道,你從來都是說到做到的,你帶我去吧,但是我有個不情之請。”

聶焱:“你說。”

應伏心嚥下嘴裡的血沫,聲音帶了些哀求:“你能不能……抱我去?”

聶焱安靜片刻,答應:“好。”

他手一揮,束縛住應伏心的鐵鏈錚錚落地。

隨後聶焱伸手,將應伏心打橫抱進懷裡。

應伏心蜷縮,側額靠著聶焱寬闊的胸膛,心想:果真無論方纔他說了多麼冰冷的話語,這懷抱仍是溫暖的。

可惜自己太遲明白,太晚珍惜。

聶焱禦氣離開無妄地牢,將應伏心帶到滅魂穀,而後把他放下。

人光是站在滅魂穀前的懸崖壁上,都能感受到滾滾熱浪。

應伏心看著穀底那頻頻冒泡可怖至極的熔岩,心如死灰。

他百般算計,卻落了個什麼都冇做成的結局,可憐可悲。

應伏心轉頭看向聶焱,深吸一口氣:“此生,對不起……”

“等等。”就在應伏心要跳下滅魂穀時,聶焱突然喊住了他。

應伏心再次回頭看向聶焱。

聶焱說:“我有樣東西要給你。”

“什麼?”應伏心困惑。

聶焱說著,從懷裡掏出了什麼,遞給應伏心。

應伏心定睛一看,登時愣住。

聶焱的手心裡有一顆金丹。

應伏心:“……這,這是什麼?”

聶焱答道:“這是爍金山莊莊主的金丹。”

“什麼?!金傲的金丹?”應伏心不敢置信地喊出聲,哆哆嗦嗦地問,“為什麼?你,你做了什麼?”

聶焱說:“我殺了他,剜了他的金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