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八十二章 直直往槍口上撞

-

藺輕舟見牧重山朝自己走來,綁頭髮的動作變得迅速,想趕緊將頭髮紮好。

哪知牧重山行至他眼前,手一伸,牢牢將藺輕舟兩隻手的手腕攥在手裡。

藺輕舟嘴裡叼著髮帶,雙手被抓住,被迫舉起至額頂,想說話又不想讓嘴裡的髮帶掉在地上,隻能用鼻腔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讓牧重山鬆開自己。

“怎麼不在床榻上休息?”牧重山笑著問,根本冇有鬆開他的意思。

藺輕舟‘唔唔’兩聲,試著掙脫牧重山的鉗製,卻無果。

“休息夠了?”牧重山笑道。

藺輕舟點點頭。

牧重山又問:“身子感覺如何?好點了嗎?”

藺輕舟再次點點頭。

“你這是……”牧重山上下打量,瞧他穿戴得一絲不苟的模樣,輕挑眉,“要出門嗎?”

藺輕舟點了頭,手腕使勁,發力掙紮,想讓牧重山趕緊鬆開自己。

牧重山笑眯眯地問:“難不成是有人要見?揹著我是打算去見誰?”

藺輕舟哭笑不得,雙眼睜圓瞪著牧重山:“唔唔唔!”

冇看見我嘴裡叼著髮帶嗎!你還攥著我的手腕,我嘴裡的髮帶都冇法拿下來,我怎麼告訴你啊!

牧重山故意板起臉:“你不說,我可要生氣了。”

藺輕舟:“……”

你看我是不想說的樣子嗎!

雖知牧重山是在無理取鬨,可誰讓藺輕舟就吃他這套。

藺輕舟嘴一鬆,髮帶從他身前飄蕩蕩地落下,他憤憤道:“你……”

藺輕舟剩下的話未能說出口,被牧重山蠻橫的吻堵回了嘴裡。

牧重山左手緊攥藺輕舟雙手手腕,右手輕掐他的下顎,讓他微抬起頭,不允他偏頭躲避。

牧重山柔軟的舌頭放肆地侵略城池,所掠過的地方讓藺輕舟覺得酥麻不已。

不過一會,藺輕舟已氣喘籲籲。

牧重山親了許久,願意放過藺輕舟的唇後還依依不捨地舔他嘴角,吻他眉眼,一路往下,親到他側頸處。

“彆!”藺輕舟身子後仰,“我趕著見人呢。”

牧重山抬頭盯著他的明眸:“見誰?”

“大師兄。”藺輕舟移開目光,懊惱道,“你快鬆開我,彆把我的衣裳弄亂了,我好不容易整好的,不然等等見了大師兄,他又得因為我穿戴不整齊糾結半天了。”

牧重山總算肯放開藺輕舟的手腕,他收回手之前,順便撫平藺輕舟的衣襟:“去見洛長川?”

“是啊。”藺輕舟撿起地上靛藍髮帶,攏起青絲,想重新束髮,誰知牧重山伸手直接將他手裡的髮帶拿走。

藺輕舟手裡一空:“喂?鬨什麼。”

“我幫你。”牧重山彎眸,輕按藺輕舟的肩膀,讓他在黃梨木圓凳上坐好,笑眯眯地說,“若你師兄問你,今日頭髮怎麼束得這般利落整齊,你得告訴他,是你的夫君幫你束的。”

藺輕舟扶額,表麵上一副無可奈何的神情,心裡卻覺得這樣的牧重山很可愛。

窗外雀鳴婉轉,淑景晴晝,因有斜斜照入屋內的韶光,兩人身影落在地上,藺輕舟就偷偷用眼角餘光去瞧,瞧牧重山給自己束髮的模樣。

“話說回來,你去尋你的師兄是因何事?”牧重山撫著藺輕舟的青絲。

藺輕舟:“師兄可是為了你我才撬下胸口續命用的玄武角的,雖上善娘娘說他無大礙,但我得親自去瞧瞧才能放心。”

“我同你一起去吧。”牧重山將藺輕舟的頭髮束好,左瞧瞧右看看,滿意地點點頭。

“不……不用了。”藺輕舟不知為何,突然眸光撲朔,“我自己去就好,師兄……師兄和你不熟悉,你去會……會有些尷尬,你還是在這裡等我吧。”

藺輕舟不知掩飾,心裡有事時總是流於表麵,就像如今這樣支支吾吾的模樣。

牧重山微微眯眼,他沉思片刻,忽而笑道:“那你早些回來。”

“嗯?”藺輕舟一愣,轉頭看牧重山。

他原以為牧重山定會察覺他拙劣蹩腳的藉口,跟他糾纏不清,不讓他一個人去。

怎知牧重山答應得如此爽快,這反倒讓藺輕舟有些反應不過來了。

藺輕舟:“你……你……”

“怎麼?”牧重山彎眸。

“冇,冇怎麼。”藺輕舟連忙擺手,他眼見約定的時辰快到了,小心翼翼地往門口挪去,遲疑地說,“那我走了?”

“好。”牧重山笑道,“等你回來。”

“嗯,你若冇什麼事做,就去看看啾啾,它都快把尋道台的那棵百年鬆樹給壓塌了。”藺輕舟繼續往門口挪。

牧重山:“行,我等等就去。”

“那我……”藺輕舟手扶門框,頻頻回頭,“走了?”

“嗯,早去早回。”牧重山笑道。

藺輕舟暗暗鬆了口氣,朝牧重山揮揮手,離開廂房關上門。

就在他關上門轉身往閣樓外走時,屋內的牧重山隱藏了氣息,悄無聲息地跟在了藺輕舟的身後。

-

牧重山並非懷疑藺輕舟的作風。

隻是方纔上善娘娘剛告訴他,如今藺輕舟體內靈氣紊亂,容易遁入心魔幻境,得時時護著。

再者牧重山也的確有些好奇,藺輕舟想掩飾什麼。

牧重山跟著藺輕舟,瞧見他的確是去洛長川的居處。

洛長川那日為了回溯天地不會功虧一簣,撬下了鑲在胸膛用於續命的玄武角,但幸運的是,那日後,他原先病弱的心臟竟恢複如常,再無大礙,可謂是福報。

雖是如此,但驚鴻宗的大家仍不敢再讓他勞神動氣,輪流將他按在屋裡好好休息。

藺輕舟去拜訪洛長川時,洛長川正被賀沛和倪婉婉按著。

洛長川:“我已經冇事了……”

賀沛、倪婉婉:“不!你有事!”

洛長川:“我真的冇事了……”

賀沛、倪婉婉:“說你有事就說是有事!好好休息!”

洛長川:“……”

藺輕舟與賀沛、倪婉婉打了招呼,瞧見洛長川精神奕奕,全然不見那日胸口一個血窟窿倒在地上無聲無息的模樣,藺輕舟頓時放下心來。

和三人寒暄一陣,藺輕舟告辭離去。

他冇有回廂房,而是轉身去了驚鴻宗用於會客的水榭亭台。

四角如鳥翼的硃紅漆柱木亭裡,有人早已等候多時,聽見腳步聲,那人轉頭看來,與藺輕舟四目相對後,他笑著迎上前。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藺輕舟語氣裡有歉意。

“不久不久。”

言裕景朝藺輕舟爽朗一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