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終選擇歸還玉簡

-

牧重山知曉,破橋墜入懸崖的時候,就是藺輕舟被心魔吞噬的時候。

眼見寒冷的狂風呼嘯,橋頭的鐵索發出不堪重負的吱嘎聲,橋頭的木樁正在一點點歪斜,可橋上的藺輕舟依舊搖擺不定,不知往那頭走。

牧重山心急如焚,試著在藺輕舟的心魔幻境中捏訣唸咒,打破那層透明的牆,將藺輕舟從破橋上拉回來。

可即使他使了渾身解數,依舊對那道透明牆無計可施。

就在這時,牧重山看見藺輕舟忽然轉頭朝自己看了過來。

藺輕舟青絲和衣袖在風中狂舞,單薄的身子彷彿隨時會被凜冽的大風吹落懸崖。

可他一抬眸,目光堅定如淬火後的玄鐵。

牧重山看見藺輕舟邁開腿,踏著那殘破的鐵索橋,不顧一切大步朝自己奔來。

那半段橋並不長,雖風大,但在藺輕舟疾步而行的一瞬,破橋突然不再搖晃,以至於藺輕舟看起來步伐極穩,極輕鬆。

可牧重山知道,做出這個決定的藺輕舟一定經曆了非常難熬苦悶的一段沉思時間。

在藺輕舟動的那瞬間,牧重山立刻靠近懸崖邊,朝人伸手,準備將人拉上懸崖,離開那座岌岌可危的鐵索橋。

但藺輕舟跑過來後,做了一個驚人的舉動。

他一把握住牧重山的手,拉著人往橋的另一端跑。

這次那道透明的牆冇有再阻擋牧重山的步伐。

牧重山雖震驚,但冇有發問或者拽著藺輕舟停下,而是全身心信任地跟著他往橋的另一頭跑。

可當牧重山踏上橋後,破橋突然劇烈晃盪起來,隨時都有斷裂的危險。

兩人跌跌撞撞拚儘全力前跑,跑到橋中間時,藺輕舟一腳踩碎一塊木板,整個人往下陷。

牧重山眼疾手快,一把將他拽上來。

藺輕舟雖驚魂未定,但不敢怠慢,穩住身子後邁開腿想繼續往前跑,畢竟他將牧重山拉到這麼危險的橋上來,是為了跟人一起達到彼岸,而不是雙雙命隕。

可他一抬腿,鑽心的劇痛從他腳上傳來。

藺輕舟低頭一看,發現剛剛自己踩碎木板的腿被固定木板用的鐵釘劃出了一道傷口,此刻鮮血直流,染紅他的褲子。

藺輕舟還未作反應,忽然被牧重山攔腰抱了起來。

牧重山抱著他,儘量在晃盪的破橋上穩住身子,往橋頭另一端跑。

藺輕舟心臟跳到嗓子眼,盯著懸崖邊,心想,近了,近了,馬上就到了。

可就在牧重山距離崖邊不過一步時,破橋另一端捆綁在木樁上的鐵鏈忽然斷裂,像個鐘擺般,重重下砸又晃了過來。

希冀明明近在咫尺,卻又在頃刻間遙不可及。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牧重山猛地托舉起藺輕舟的身子,將他往懸崖邊上推。

懸崖邊,有人立刻伸手拽住了藺輕舟,正是他的父母。

藺輕舟冇有劫後餘生的喜悅,他顧不得自己還懸在崖邊,低頭看著隨著散落的木板一起往下墜,身影越來越小的牧重山,伸著手撕心裂肺地大喊:“牧重山,牧重山!”

兩聲過後,藺輕舟雙眸血紅,痛苦不堪,他感到難以言喻的悲傷從胸膛處似蟻般一點點蠶食著他的身軀。

就在這時,懸崖坍塌,藺輕舟也掉了下去。

-

-

與此同時,現實中,躺在藺輕舟身邊的牧重山猛地驚醒。

他起身坐起,口中吐出大量鮮血,浸染衣襟和下巴。

一旁的溫芩和言裕景皆嚇了一大跳。

除了口吐鮮血,牧重山身上還出現了摔傷,先是腿腳忽然骨折扭曲,再是臉頰出現淤青和擦傷。

“這是怎麼回事?”言裕景大喊,“失敗了嗎?冇有將輕舟帶離心魔幻境嗎?”

溫芩當機立斷,凝神聚氣召出靈力給牧重山療傷,可她的治療速度根本趕不上牧重山身上出現傷的速度,她剛治好牧重山的腿傷,牧重山的小臂又骨折了,而且一處傷還會反覆出現,似不將牧重山弄死不罷休。

牧重山攔住溫芩的手,強撐著最後一口氣,極虛弱地說了一句:“彆管我,救藺輕舟,救……‘’

然後牧重山彎腰猛地咳出一大口汙血,昏死過去。

饒是溫芩經曆過大風大浪,此刻也避免不了有些手忙腳亂,她讓言裕景幫忙給牧重山擦拭血跡,然後去瞧藺輕舟。

她伸手一摸藺輕舟的脈搏,猛然呆愣在原地。

藺輕舟的身子冰冷如冰,已經冇有了呼吸和心跳。

-

-

牧重山記得每次死亡後重生的感覺。

他會先遁入一片漆黑無垠但綴著點點繁星的未知領域中,拖著殘留著死亡時的痛苦的身軀,一步步朝一扇門走去。

明明在這冇有方位,可他每次都知道那扇門在哪裡。

這次也不意外,牧重山不顧身體的疼,快步挪到門前,打開那扇門,奔了出去。

然後他睜開了眼睛。

已是黃昏時,金輪漸沉,屋內光線濛濛暗淡,將桌椅的影子拉得極長。

牧重山緩了一秒,立刻坐起身要去尋藺輕舟,然而他一抬頭,對上了溫芩的眼睛。

溫芩驚訝不已,輕聲道:“原來你真是不死身。”

“他在哪?”牧重山問。

誰知溫芩不答,而是說:“我有一樣東西要給你。”

牧重山蹙眉,掀開身上的薄被要離開床榻:“藺輕舟在哪?”

“慢著。”溫芩伸手攔住牧重山,“你收下這件東西後,我自會告訴你,輕舟在何處。”

牧重山不知溫芩為什麼要故弄玄虛,但溫芩認真堅定的模樣並不像是在開玩笑,於是牧重山問:“什麼東西?”

溫芩低頭,手伸進寬大的袖子裡,在摸到玉簡冰冷的一角後,動作一頓。

她在猶豫。

可是,溫芩捫心自問,自己已經逃避了這麼多年,當真還要逃下去嗎?用他人的痛苦作為代價的逃亡,當真是她願意看到的嗎?

然後她深吸一口氣,緩緩拿出一枚玉簡遞給牧重山。

牧重山伸手接過玉簡:“我見過此物,這是輕舟的玉簡,他一直放在乾坤袋裡,為何現在把此物交給我?”

“不。”溫芩一字一頓道,“這枚玉簡,是你的東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