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人間無地著相思

-

玉簡上浮現的簡簡單單的兩個字讓藺輕舟欣喜若狂,這些日子時不時在心裡湧起的疑慮瞬間煙消雲散。

他把玉簡收進懷裡,快步前往尋道台找牧重山。

才至尋道台旁,藺輕舟一眼瞧見牧重山站在白玉石欄杆邊臨風眺望,他身旁有一棵在峭壁裡紮根的黃山鬆,蒼翠挺拔,落下樹蔭。

聽見腳步聲,牧重山轉過身,見是藺輕舟,彎眸朝他笑。

藺輕舟不自覺地加快腳步,朝牧重山小跑去,他對牧重山笑道:“我準備好回去了。”

牧重山笑意不減半分,他輕聲:“我也準備好了。”

“話說,啾啾呢?”藺輕舟困惑地四下張望。

牧重山道:“它為追尋朱雀,已前往滅魂穀,那是所有靈鳥的歸途。”

“這樣啊,大家都有自己的歸路呢。”藺輕舟感歎著,忽然笑道,“我和你也會有的。”

“對。”牧重山波瀾不驚。

“走吧,去亂星天域。”藺輕舟輕按懷裡的玉簡,因方纔有了答案而心安,他道,“該回家了。”

ps://m.vp.

牧重山聲音微不可聞:“是該送你回家了。”

“你說什麼?”藺輕舟冇聽清,上前一步,貼近牧重山。

牧重山牽起藺輕舟的手問:“你希望從哪兒回家?”

藺輕舟驚詫:“哪裡都可以嗎?”

牧重山點點頭:“對。”

“所以說這亂星天域能出現在任何地方?這也太神奇了吧。”藺輕舟朗聲感慨,“既然如此,也不糾結了,就這裡吧,可以嗎?”

牧重山:“可以。”

藺輕舟看著牧重山,滿心好奇地猜測他該如何讓亂星天域出現在尋道台。

可讓藺輕舟冇想到的是,牧重山上前半步,伸手將藺輕舟抱在了懷裡。

藺輕舟愣了愣。

牧重山手臂使勁,用了恨不得將藺輕舟揉進血骨裡的力氣,勒得藺輕舟一時喘不過氣來。

“牧重山,你怎麼了?”藺輕舟困惑詢問,方纔因從玉簡那得到回答而定下的心,此刻因感知到異常莫名地懸了起來,他急切地問:“牧重山,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冇告訴我?”

“你信我嗎?”牧重山問。

“我當然信你啊。”藺輕舟道。

有泛著銀光的木藤憑空出現,捆住了藺輕舟的五指。

藺輕舟將手舉在眼前:“這是什麼?”

牧重山道:“你試試禦氣。”

藺輕舟沉心屏息,卻發現自己無法使用靈氣,他正愕然時,聽見牧重山道:“輕舟,謝謝你。”

他抬頭看去,瞧見牧重山勾唇淺笑。

曦光穿過薄雲灑落在他雙眸中,熠熠閃光,牧重山道:“謝謝你將我從無妄地牢救出來,謝謝你能與我相遇。”

他似還有千言萬語要說,可終是隻說了兩聲謝謝。

緊接的一切,都發生在須臾間,讓藺輕舟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

他看見牧重山眼眶泛起深紅,目光依依不捨,但更多的是無可奈何。

藺輕舟從未在牧重山臉上見過這樣的神色,

隨後牧重山後退兩步,腰貼在欄杆上,迎麵仰頭往下倒,就這樣猝不及防地摔下了尋道台懸崖。

“啊!”藺輕舟因受驚喉嚨溢位叫喊聲。

他無法使用靈力無法禦氣,但他仍毫不猶豫地朝牧重山奔去,跟著人一起跳下了懸崖,一如曾經。

呼嘯風聲灌入耳朵,失重的恐懼攥住了藺輕舟的心臟,他感覺自己被牧重山緊緊地抱在懷裡,如此做牧重山必然要禦氣,可在抱住他後,牧重山冇有再使用靈氣,而是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

“彆怕,不會疼。”

這句話帶著哽咽。

但藺輕舟聽得不真切,他的身體重重地砸在了堅硬陡峭的石壁上……

-

-

-

“你有過這樣的時刻嗎?感覺自己忘了很重要的事,明明非常重要,可無論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初冬,陰雨連綿,處處濕漉漉的,醫院神經內科裡,一名青年坐在醫生的對麵,平靜地說出這句話。

醫生翻看他的病曆,瞧見姓名那欄赫然寫著三個字:藺輕舟。

醫生抬頭,看向那名青年。

他穿著水藍色棉服和牛仔褲,細碎的黑髮撫在額頭,五官清雋俊逸乾淨,是走在路上上讓人忍不住多瞧兩眼的長相,隻是他臉頰過分消瘦,顯得疲憊頹唐。

“藺先生,你說自從你之前出了一場小車禍後,就開始長期失眠,對嗎?”醫生推推眼鏡。

“嗯。”藺輕舟點點頭,“四個月前的事,車禍摔倒時頭部磕了一下,其他地方冇有受重傷,在醫院躺了半個月就康複了。”

醫生又問:“腦部CT什麼都做過嗎?”

藺輕舟道:“都做過,冇有問題。”

醫生又推了推眼鏡:“你剛剛說,你夜裡總是覺得自己忘了很重要的事而難以入眠,經常隻睡兩三個小時?”

“對。”

“為什麼不請家人幫忙回憶一下。”

“因為……感覺不是家人會知道的事。”

醫生思考片刻,道:“這樣吧,我給你開些馬來酸咪達唑侖片,你看看服藥後會不會好轉。”

“好,謝謝醫生。”

藺輕舟取了藥,離開醫院。

密密如針的細雨讓人覺得渾身潮濕不適,藺輕舟站在人來人往的醫院門口,拿出包裡蒼青色雨傘撐開。

他向前邁了一步,舉著傘站在雨裡,忽有風過,將雨斜斜地吹進,藺輕舟因潮濕寒冷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就在這時,一名身著黑色羊毛大衣的男子匆匆從他身旁過。

那名男子撐著黑色直杆傘,傘麵很大,他因右側有老人,不得不往左移動半步,因此雨傘撞到了藺輕舟的雨傘。

“啊,不好意思。”男子連忙向藺輕舟道歉。

藺輕舟轉頭想說沒關係,可在看見男子麵容的一瞬愣在原地。

男子似有急事,道了歉後就想離開,誰知被藺輕舟一把拽住胳膊。

男子嚇了一跳,看向藺輕舟。

有難以言喻的情緒在藺輕舟胸膛翻騰,可每當藺輕舟想去弄懂那是什麼感情,這些情緒卻又立刻消失不見,藺輕舟語隻得無倫次地問男子:“你……你認識我嗎?”

男子仔細打量了藺輕舟一番,搖搖頭:“不認識,您怎麼了?您有什麼事嗎?”

藺輕舟的眼光一瞬黯淡,他鬆開男子,無措地說:“不,冇,冇什麼。”

“你是在找誰嗎?”男子問。

“找誰?”藺輕舟聞言一怔。

“是啊。”男子道,“你看起來像是和誰走散了,要不去大廳的服務檯問問,讓他們幫你廣播一下。”

“好……”藺輕舟輕聲,“多謝,謝謝您……”

男子擺擺手,收起雨傘快步走進醫院。

就是這時,男子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接起電話,聽見對麵那頭一陣催促,連忙道:“我在醫院了,我馬上到住院大樓,我知道今天是二弟的生日,我冇忘!我給他準備了禮物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