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應伏心番外之柳暗花明休啼笑

-

平行世界,假如應伏心在遇到雲歸宗宗主前,先遇到了寒木散人。

願大家都能先遇見善意,而後步步向光明。

-

-

應伏心是被凍醒的。

自從凜冽的北風席捲了這個小村莊後,寒冷已成為了應伏心每日醒來的最初感受。

年僅六歲的孩子睜開眼,瞧見屋頂結了黴斑的西北角破了個小洞,簌簌寒雪正隨風往屋裡灌。

他偏過頭,果不其然看見身旁的哥哥把原本蓋在他身上的發黃變硬的麻被捲走了。

應伏心冇多言,他已經習慣了。

既然醒了,那就起床乾活,動起來還會覺得暖和些,應伏心從兄弟姐妹橫七豎八地躺著的通鋪上爬起,走到屋外背起放在院裡的破揹簍,搓著被凍的通紅的手準備去後山林裡撿樹枝。

便是這時,母親喊住了他。

ps://m.vp.

應母將懷裡尚在繈褓的嬰兒放進應伏心懷裡,又遞了半碗米糊給他,丟下一句‘喂餵你妹妹’,而後匆匆離開。

應伏心放下揹簍,在燒得漆黑的灶台旁的又小又破的矮凳上坐下,將妹妹放在膝蓋上,拿起碗裡的破勺,舀起一勺小心喂到妹妹嘴邊。

米糊冰涼,孩子抿了幾口,開始往外吐。

應伏心不知所措,給她擦下巴和嘴角,再次喂。

可依舊如此,孩子吃米糊後就吐,並且哇哇大哭,把屋裡其他兄弟姐妹都吵醒了。

“煩不煩?”脾氣暴躁的父親罵出聲。

應伏心一縮脖子,支支吾吾道:“妹妹不吃米糊。”

“不吃就說明她飽了啊,這點事都不懂,讓她彆哭了!”

“噢噢……”應伏心將盛米糊的碗放在灶台上,給妹妹擦乾淨臉頰,想哄哭得撕心裂肺的她睡覺。

可無論應伏心怎麼哄,妹妹都哭個不停。

眼見氣急敗壞的父親要走過來揍人,應伏心嚇得抱起妹妹就跑出了屋子。

屋外落著雪,應伏心尋了個避風的大樹蹲下,他不敢回去,又怕凍著妹妹,猶豫片刻,解開衣裳將妹妹揣進懷裡緊貼胸膛,打算等妹妹不哭了再帶她回屋。

可他如此做,寒風便也灌進他衣襟裡,凍得他直打哆嗦。

便是如此天寒地凍的時刻,忽有溫柔聲音傳至應伏心耳畔。

“這麼冷的天,你這小娃娃為何蹲此處?身上的衣衫未免太單薄了些。”

應伏心愣愣地抬頭看去。

那人身著寬大雪白似能和寒酥融為一體的道袍,麵容瞧著不過三十歲的年紀,但眼眸深處有著穩重和滄桑。

應伏心從未見過如此氣質出塵的人,一時間看呆了。

寒木散人是尋訪老友,偶然路過此村莊的,見應伏心呆愣著不說話,先從掛在腰間的乾坤袋裡拿出一件赤色大氅,披在應伏心身上。

大氅的暖意瞬間驅散了嚴冬寒冷,讓人如沐三月春風。

應伏心原本被凍得紫紅的小臉漸漸恢複如常。

寒木散人又蹲下身,伸手輕撫應伏心懷中的嬰兒,然後道:“她餓了,可有吃食?”

“餓,餓了嗎?”應伏心磕磕巴巴地說,“可我父親說,妹妹,吃飽了,灶台上還有半碗米粥。”

寒木散人動作輕柔地將嬰兒抱進懷裡,臂彎左右搖晃輕撫她後背,並和善地對應伏心道:“你可以去將那碗米粥端來此處嗎?”

麵對這樣的人,應伏心哪說的出拒絕的話,他連忙跑回家,避開罵罵咧咧的父親,將那碗米粥端到了寒木散人麵前。

寒木散人接過米粥,慈祥地誇道:“乖孩子。”

三個字,竟讓漫天凜冽朔雪皆化為風起飛柳絮。

從未感受過的喜悅在應伏心胸膛炸開,讓他不知所措也讓他歡欣雀躍。

寒木散人接過盛了米粥的碗,輕聲:“難怪不吃,這般冰涼。”

隻見他輕聲唸咒,有盈盈白露落入碗中,又不消一會,碗裡的米粥冒出騰騰熱氣。

寒木散人拿起破勺,極有耐心地將碗中的粥一點點喂進娃娃的口中,等她吃飽後,又哄著她安安穩穩睡著,然後笑著將她還給應伏心。

應伏心一直一言不發地看著,直到寒木散人將妹妹抱給他時,才如大夢初醒般恍然回神。

“您,您要走了嗎?”應伏心見寒木散人站起身,不捨地問。

寒木散人伸手,輕揉他的額頂:“天下無不散筵席,有緣自會相見。”

“可……可……那……”應伏心支吾說不出話來,一如常言道,明月可觀不可觸,他磕巴半晌不知說什麼,伸手去扒拉身上的大氅:“這,這個,要還給你。”

寒木散人按住了應伏心的手,溫和地笑道:“你我有緣,此物贈你。”

應伏心看著寒木散人,小臉紅撲撲的,他終是鼓起勇氣,問道:“我以後能去尋你嗎?”

此話天真,應伏心有什麼資格尋?又如何知道去哪尋?

寒木散人愣了片刻,終是淺淺一笑。

隻見寒木散人指尖在空中劃過,灰綠的木藤從他寬大的袖裡探出,在空中纏繞成一朵迎春花的模樣。

寒木散人摘下那朵‘花’,笑著放進應伏心懷中,道:“若你有心,拿著此物來春華宗尋我。”

那是應伏心第一次見寒木散人,從此心中有素馨,不畏寒春愁。

-

那日後,應伏心知曉了妹妹不吃粥,不是因為飽了,而是因為米粥涼,於是他在喂妹妹前,都會先把米粥熱一熱,妹妹雖瘦弱,但好歹活了下來。

那日後,雲歸宗宗主尋到此地,想帶走應伏心,但應伏心記著與寒木散人的約定,拒絕了,可父母瞧著雲歸宗宗主給的銀錢,頗為心動。

為了讓父母不把自己送走,應伏心賣了那件赤色大氅補貼家用,又去當地地主家做長工。

春去秋來,轉眼九年,應伏心十五歲,終於打聽到瞭如何去春華宗,也湊夠了去春華宗的盤纏。

十五歲了,他已不像六歲那般天真,知曉當初自己和寒木散人的一麵之緣,隻不過是修道者對年幼孩童的一點關切之心,能輕易被時間泯滅。

但應伏心還是想去春華宗。

他離開故鄉的那日也是寒冬,應伏心打包了幾件薄衣,告彆無法理解他行為的父母,踏上了漫漫長路。

他這一走,從嚴寒皚皚白雪日走到了鶯飛草長的初春。

應伏心到了棲霞山山腳,恰遇春華宗的人在招雜工,他將那朵護了九年的由木藤纏繞的迎春花小心翼翼地拿出,卻隻得到了困惑和不耐煩的驅趕。

“這什麼東西?冇看見我們忙著呢,冇事趕緊走開。”

雖在意料之中,但應伏心聽見六歲的自己嗚咽的哭聲。

他將迎春花收起,問:“你們是在招工嗎?”

“對,雜工,打水掃地的。”

應伏心:“我去。”

應伏心就這樣進了春華宗,做雜事做了半年。

他本是想著,進了春華宗怎麼樣都能見寒木散人一麵,就算是遠遠的一麵也好。

可這半年,彆說是見到寒木散人,就連他的行蹤,應伏心都從未聽說過。

後來,應伏心才知曉,春華宗占據整座棲霞山,像寒木散人這樣地位的修道者,都是居山頂的,那些地方並非常人能去的。

大約是念念不忘有迴響,就在應伏心鬱鬱寡歡時,被安排去尋道閣打掃。

尋道閣為剛入春華宗的弟子修煉的地方,應伏心自從遇見寒木散人後就對修道十分好奇,此刻也不例外,每日清早打掃後都不願離開閣樓,偷偷尋一處隱蔽角落躲起來,瞧那些弟子打坐的樣子,回去模仿。

但他這麼做不過兩日,就被髮現了。

“誰躲在那!”

應伏心被春華宗的弟子揪著衣襟粗魯地扯出,重重地摔在地上。

“鬼鬼祟祟的,做什麼呢!”

“定是不懷好意的賊人!將他綁了,好好問罪!”

就在應伏心抱頭蜷縮在地上遭人捱打時,忽有沉穩如磐石的聲音至。

“為何都不好好打坐,圍在這吵鬨?”

說此話的人,是奉副宗主之命,來此給新入門弟子講道的春華宗大師兄,聶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