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十九章讓你做啥就做啥

-

大蟲幾下咬不到藺輕舟,牙齒還因撞擊變得更加歪斜,它因此變得氣憤不已、衝冠眥裂。

它不再用牙咬,轉過頭,尾巴帶著千斤的蠻力重重地橫掃過來。

空氣牆因這力道扭曲凹陷,藺輕舟能感到衝擊力迎麵撲來,駭得他心驚肉跳。

牧重山也因此皺了下眉頭。

但好在大蟲甩完尾巴後冇再發難,它氣呼呼地爬向石柱盤旋而上消失在洞頂的黑暗中。

牧重山右手不再捏訣,他收回靈力後頓時感到氣血逆行,渾身經脈錯亂緊絞,疼得他猛地咳嗽起來,牧重山深呼吸數次嚥下口中瀰漫的血腥味,一抬頭,見藺輕舟用無比擔憂的眼神看著自己。

這樣的眼神讓牧重山覺得很是新奇。

在他的記憶中,從未有人用這樣的目光看過他。

“謝謝你救了我。”藺輕舟誠懇地道完謝,忽而想到什麼,不安忐忑地問,“你用了靈力,湘禦宗那個凶神惡煞的人,會不會又來打你啊?”

牧重山冷笑道:“我倒是希望他能趕緊打死我。”

“為什麼啊?”藺輕舟大惑不解:“難道你喜歡他,愛而不得,所以死在他手裡算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com

牧重山:“……”

藺輕舟:“開個玩笑開個玩笑,我活躍氣氛呢!您眼神能不能收一收,太嚇人了。”

“噢?開玩笑啊?”牧重山彎起眸,“確實很好笑呢。”

藺輕舟打了個寒顫,連忙轉移話題:“你剛纔說,我之前的守衛都被吃了?”

“對。”

“可是死了那麼多人,湘禦宗不怕事情敗露嗎?”

“敗露?”

藺輕舟點點頭:“是啊,那麼多人有去無回,難道冇人懷疑嗎?”

牧重山臉上的笑意不減半分:“這不是有我嗎?”

藺輕舟一愣,他忽然想起來無妄地牢前,柳月曾阻止他並說:去無妄地牢做守衛的雜役死了好幾個,全是被那嗜血魔頭殺死的!

明明山洞未被冰封,可藺輕舟卻覺得寒冷徹骨。

他看著牧重山,輕聲問:“被人這樣冤枉和誤解,你都不覺得委屈嗎?”

牧重山反問:“覺得委屈又能如何?”

藺輕舟話語鏗鏘有力:“就能鼓起一口氣,去辯解,去爭論,去洗淨自己的冤屈。”

牧重山嗤笑:“你說得倒輕巧。”

藺輕舟並未反駁,他歎了口氣,嘟囔道:“也是啊,話說起來都是輕巧的,行動起來大約難如攀天吧。”

“行了,該你說了。”牧重山並不想在被冤枉這事上多言,“為何身上會有藥油味?”

“這是因為……因為……”藺輕舟支支吾吾,犯起了難。

若是將此事說出,那人定不會放過自己,還會連累柳月。

可若是不說,瞧牧重山這樣偏執的模樣,冇問出答案恐怕不會善罷甘休。

藺輕舟抱臂發愁,但是當他逐一分析了此事未來可能的發展結果後,他突然覺得這說不定是個機會,藺輕舟深呼吸數下,鎮定後看著牧重山,開口道:“我可以不可以先問個問題?”

牧重山:“可以。”

藺輕舟於是問:“你知不知道一種咒術,拿黃紙封口,施咒人發動後黃紙燃燒,被施咒人會感到灼燒的疼痛,但是嘴巴冇有傷痕。”

牧重山不假思索:“封炎咒。”

藺輕舟激動起來:“你知道?”

牧重山點點頭:“不過是個築基期就能學會的咒術罷了。”

“那被施咒的人,是不是不能亂說話了?”藺輕舟問。

牧重山反問,“與說話有何關係?”

“啊?”藺輕舟麵露迷茫,難道他理解錯了,“那被施咒的人會怎麼樣?”

牧重山答:“施咒者發動咒術後,被施咒的人貼過黃符紙的地方會著火,如果不能及時阻止,烈火蔓延全身,將被施咒人燒成灰燼。”

藺輕舟駭然地喊出聲:“什麼!!!”

原來那人根本冇打算放過自己和柳月!

既然當時殺了他和柳月會引人懷疑調查,那就施好咒術擇日再下殺手。

他和柳月並非修仙者,如此一來,在劫難逃。甚至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藺輕舟深覺無力和心寒,他垂頭喪氣,用蔫巴的語氣將那日之事告訴了牧重山。

“這樣啊……”牧重山全然不顧藺輕舟哭喪臉,跟聽故事一般,聽得津津有味,還意味不明地笑道,“湘禦宗宗主聶焱乃五聖之一,以剛正不阿的性情名揚世間,雖行事之人隻是湘禦宗的外門弟子,但如果此事被他知道了,他臉上的表情一定有趣至極。”

藺輕舟不屑地說:“剛正不阿?害死雜役再嫁禍於你,這他媽都能叫剛正不阿,那我豈不是天地間浩然正氣的化身了。”

牧重山道:“湘禦宗除了無妄地牢,並冇有其他能關押住我的地方,而對聶焱而言,大道無情,殺死我遠比幾個雜役的性命重要。”

藺輕舟翻白眼:“剛正不阿,嗬嗬嗬嗬。”

牧重山:“比起在這嘲諷他人,我覺得你現在更應該考慮的是如何活命。”

“啊……”藺輕舟崩潰抱頭。

蒼天啊大地啊,回家冇一點頭緒,如今還有死亡的危險。

穿越需謹慎啊!!!

藺輕舟內心哀嚎了一會,突然想起什麼,抬頭看向牧重山,抱著希冀語速極快地說:“等等!你不是魔尊嗎!那你肯定很厲害,精通各種法術符咒,對不對!你能幫我解開這個咒術嗎?”

牧重山似乎就等著他這句話,眸光溢齣戲謔,嘴角彎起,不疾不徐地說:“我能,但是……”

“你得求我。”

聞言,藺輕舟雙手舉在眼前‘啪’地一合,冇有任何猶豫,聲如洪鐘:“求您了!”

他為了和牧重山平視,本就是跪坐的姿勢,如此一來,顯得十分誠懇。

藺輕舟的坦率讓牧重山愣了一下,一時間冇接話。

沉默讓藺輕舟心慌,他小心地看向牧重山:“這麼求不行嗎?”

“啊,行。”牧重山回過神來,笑道,“隻是我以前讓他人求我,那些人皆是一副不堪受辱的羞憤模樣,你如此率性,倒有些無趣。”

藺輕舟磕巴:“無,無趣?”

“不。”牧重山笑意不減半分,“算是另一種有趣。”

“其實我……還有個不情之請。”藺輕舟放下手,垂眸低聲央求,“我朋友也中了咒術,你有辦法幫他解開嗎?”

牧重山言簡意賅:“有。”

“真的?!”藺輕舟欣喜地喊出聲。

牧重山:“但是接下來你得聽我的話,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不得有任何異議。”

“冇問題,冇問題!”藺輕舟點頭如小雞啄米。

牧重山:“好,那你親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