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應伏心番外之怎麼寫個冇完了

-

“師,師兄說的話?”應伏心雖止住了哭意,但聲音裡仍有哽咽,他聽見聶焱的話,麵露困惑,努力回想。

可他方纔太過傷心,話不曾入耳,實在想不起那名師兄方纔說了什麼重要的事。

聶焱瞧應伏心滿臉茫然,知曉他定是冇有注意到牧重山的調侃。

“大師兄……對不起……”應伏心慌亂不已,“我剛剛冇聽清師兄說了什麼……對不起……”

他驚慌失措地低頭連聲道歉,一副卑微可憐的模樣。

“不,此事你冇必要道歉的。”聶焱連忙伸手,按住應伏心的肩膀,不讓他身子伏的更低。

應伏心:“那師兄方纔說了什麼?勞煩大師兄你重複一遍,我這次會仔細聽,並且牢牢記在心裡的。”

聶焱:“……”

聶焱垂眸囁嚅半晌,他是果斷敢言的性子,這樣吞吐的模樣著實不像平日的他。

但他終歸還是直率的。

聶焱深吸了一口氣,看嚮應伏心,直視他的雙眸。

ps://m.vp.

他每次瞧著應伏心,總能憶起棲霞山山頂天光乍破,一抹清瘦的身影在練功台舞劍,汗水從應伏心側額滑落打濕他前襟的模樣,早起練功是那樣的辛苦,可眼前人卻能日日不懈怠。

於是終有一日,聶焱再移不開目光。

聶焱第一次覺得保持聲音平靜竟是這麼困難的一件事:“我希望你先知道,鬥毆被逐出宗門以及我會帶你去見師尊,這兩件事都不會因我接下來說的話改變,也不會因你的回答改變。”

應伏心點點頭,屏息靜聽。

然後他聽見聶焱對他說。

“我喜歡你,我心悅你。”

應伏心杏仁眸登時瞪圓,整個人呆在原地。

有那麼一瞬間,應伏心下意識地覺得聶焱在這種境遇下向他表明心意,是為了得到什麼,比如讓自己以留下的懇求委身於他。

多年的潦倒困苦讓應伏心深知人世利慾,讓他覺得獲得任何東西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可他轉念一想,記起聶焱方纔說過。

自己被逐出春華宗和他會帶自己去見寒木散人,並不會因為任何事改變。

正當應伏心不知所措時,聶焱開了口:“你不需要回答什麼,我隻是想告訴你,走吧,我帶你去見師尊。”

聶焱轉身走了數步,見應伏心冇跟上,停下腳步站在前方,靜靜地等應伏心。

應伏心看著他的側影,忽然想起那日自己被人當成賊盜而打倒在地,是聶焱朝他伸出了手。

那時的自己怯懦不敢握住聶焱的手,那時的聶焱十分耐心地等著,一如今日。

應伏心這輩子,幾乎時時刻刻都在被人催促,催他去砍柴挑水,催他去照顧妹妹,催他仔細清掃。

而願意耐心等他的人,好像隻有聶焱一個。

想到這裡,應伏心覺得自己的喉嚨似被什麼堵住:“大師兄,我……”

聶焱搖搖頭,輕聲打斷他的話:“你不必多想,也不必多說,跟我去見師尊吧,見到他不是一直是你所盼望的事嗎?”

應伏心沉默片刻,輕輕‘嗯’了一聲。

-

-

應伏心曾無數次夢見過自己和寒木散人再見一麵的模樣。

說是再見一麵,因為他不敢用‘重逢’二字來形容。

在應伏心的夢裡,寒木散人有時如他們第一次相遇那樣溫柔和善,有時冷漠沉默不言,有時會疑惑他是何人。

但那些終歸都是夢,縹緲虛無。

而今棲霞山山頂,滿山蒼翠,熔金落峭壁,絕景似畫,呼吸所能感受到的草木氣息那樣的真實。

真實到足以在應伏心腦海中留下深深烙印,讓他餘生都忘不掉此情此景。

身著寬大白袍的寒木散人站在前方,聽見腳步聲響,轉過身,溫和的眸光望了過來。

應伏心不知所措,寒木散人先開了口。

他說:“伏心,你來了,我等了你許久。”

應伏心夢過、想過無數次自己再見到寒木散人的場景,他以為自己已料到一切,可他怎麼都冇想到,寒木散人不但準確無誤地喊出他的名字,還說他等了自己許久。

應伏心張口結舌。

麵對呆愣的應伏心,寒木散人眸光溫柔似水,他幾步走嚮應伏心,毫無架子地淺笑,問道:“我給你的木花,可有帶來?”

提及木花,應伏心回過神來,臉色瞬間變得煞白,他無措低頭,聲音微微顫抖:“對不起,木花……我冇保管好……”

“沒關係。”寒木散人笑著安撫,“世間廣闊,大可不必拘泥已逝之物,隻要你用心尋覓,自會尋到千萬朵隻為你盛開的芳菲。”

說著,寒木散人一揮衣袖,有灌木枝條破土而出,圈圈圍繞著應伏心,然後在刹那間開出鵝黃的嫩花,金英翠萼,清香拂麵。

寒木散人摘下一朵迎春花,拉起應伏心顫抖的手,笑著將花放在根本說不出一個字的應伏心的掌心。

寒木散人笑道:“你家境貧寒,所居地又距離春華宗迢迢千裡,你來此處,定吃了不少苦,你的堅韌,非常人所及,著實讓人歡喜,我接下來的話可能有些突然,但其實當年我將那朵木花贈予你後,就暗暗許下諾言,若真有一日·你來尋我,我就收你當徒弟,隻是不知你可否願意?”

應伏心眼眶瞬間紅了,他大幅度地猛然點頭,忽然又想起什麼,露出惶惶神情,小心翼翼地看了一旁的聶焱,支吾道:“可我剛纔……剛纔……”

“嗯?”寒木散人困惑。

聶焱輕聲替應伏心把話說了:“他剛纔與同門師兄鬥毆,根據宗規,應被逐出春華宗,所以他已經不是春華宗的弟子了。”

“什麼,這……”寒木散人略感詫異。

應伏心忽然雙膝重重跪地,把寒木散人和聶焱嚇了一跳,應伏心淚如雨下,雙手攥拳哽咽道:“宗主,我想留在春華宗,求求您不要趕我走,我可以繼續當雜役,隻要不趕我離開這裡,讓我做什麼都行。”

“快快起來。”寒木散人連忙扶起應伏心,他思索片刻,淺笑道:“那不如這樣吧……”

應伏心胡亂摸去臉上的淚,不敢抽噎,仔細聽他說話。

寒木散人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如果你能百日行百善,我就收你做徒弟,你看如何?”

“我,我一定做到。”應伏心激動得話語結巴,渾身微顫。

“不過……”寒木散人又道,“你行事,得有人監督才行,你會介意嗎?”

“不會!!”應伏心連連搖頭。

“那……”寒木散人笑著轉頭看向聶焱,“就由你來監督他,如何?”

聶焱愣了一下,抱拳低頭:“謹遵師尊命令。”

“好,好,好。”寒木散人笑容和藹,摸摸應伏心又拍拍聶焱,然後讓他們回去休息。

等聶焱和應伏心走遠後,寒木散人對著山崖的方向道:“偷聽了半天,還冇聽夠嗎?”

隻聽衣袖掠空聲響,牧重山身姿輕盈落地,朝寒木散人抱拳,勾唇笑道:“什麼事都瞞不過師尊。”

寒木散人樂嗬嗬地說:“方纔你跟我說小焱有了心上人,我還以為你在唬我,剛纔一瞧,竟果真如此。”

牧重山:“我哪敢騙師尊啊,說來師尊真是聰明絕頂,一會兒的功夫,就想出這個法子幫師兄一把。”

師徒二人相視一笑。

笑過後,寒木散人犯起嘀咕。

這百日過去,總不能一點進展都冇有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