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二十章反正你遲早得死

-

“那你親我。”

聽到牧重山的話,藺輕舟先是麵露茫然,隨後神色變得費解,最後他小心翼翼地開口:“請我?請我什麼?”

牧重山一字一頓:“親我。”

藺輕舟鸚鵡學舌:“清喔。”

牧重山加重語氣:“親。”

藺輕舟恍然大悟:“琴!”

牧重山語氣不再起伏,麵無表情地說:“等死吧。”

“彆!!!”藺輕舟慌神,手足無措地喊出聲,“我是真的冇聽懂,我冇在逗你,你再說一次,就一次,行不行?”

牧重山看著他,忽然想起多年前在深山林間遇見的一隻受傷幼年靈獸,靈獸害怕地蜷縮在山洞裡哀哀低鳴著。牧重山大發慈悲救了它以後,那靈獸就一直黏著他,寸步不離。

而今靈獸清澈的獸瞳和藺輕舟明亮的雙眸重合,明明形狀顏色半點不像,可落在牧重山眼裡,竟一模一樣。

“你過來。”牧重山用不容置喙的語氣說。

ps://

藺輕舟右手握拳砸左手掌心,醐醍灌頂:“我知道了,你是想像之前那樣靠著我肩膀休息!”

牧重山微笑不語,心想:你知道個p你知道。

不再發懵的藺輕舟立刻往前挪去,湊近牧重山,坐得與他極近,並主動挺背側過身將肩膀抬起,讓牧重山可以靠得舒服,還一臉‘你快靠啊’的神情看著牧重山。

牧重山:“……臉抬起來。”

“啊?臉?”藺輕舟看向牧重山,“什麼……唔!!!”

話未說完,藺輕舟被身子前傾俯來的牧重山吻住。

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藺輕舟冇有任何防備,他彷彿被人施了定身咒,渾身僵硬動彈不得,隻覺得唇齒被柔軟溫熱的舌蠻狠地頂開,血腥味和灰塵味齊齊突兀地湧入口中。

理智重新回到藺輕舟的大腦後,他的第一個反應是:臥槽,原來剛纔牧重山說的是親我啊!

第二個反應是伸手去推牧重山。

但是他立刻發現自己無法動彈,他身體的被無形的力量束縛著。

緊接著,藺輕舟感到了異樣的疼痛,好似有乾枯如焦枝的利爪伸進他的喉嚨裡,凶狠地捅進胸膛,要將他的心臟活生生地掏出來,他的身體在支離破碎,他的精神在土崩瓦解。

藺輕舟痛苦得想呐喊、想顫抖、想扼喉,可他什麼都做不了,伴隨著撕扯身體的疼從喉嚨胸膛奔向四肢,他的意識在漸漸消失。

不知過了多久,藺輕舟回過神來,但頭暈目眩讓他噁心作嘔,他閉眼緩神片刻,隨後勉強抬起頭看去,迷迷糊糊瞧見眼前有人。

那人就在他眼前,可藺輕舟卻因雙眼模糊,什麼都看不清,隻能隱約瞧見那人將手舉在眼前,觀察著他自己的手掌和胳膊。

藺輕舟甩了甩還在發疼的腦袋,啞著嗓子質問:“牧重山,你對我做了什麼啊?”他說著,想伸手揉揉太陽穴,手臂卻在發力的瞬間被什麼扯住,與此同時藺輕舟耳邊傳來鐵鏈晃盪的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藺輕舟喃喃自語,困惑地轉頭望去。

他的眼睛逐漸對焦,視線不再朦朧,藺輕舟費勁地眨眨眼,看清了他那可憐兮兮的被磨得能看見白骨的手腕正被鐵鏈捆綁著吊起。

藺輕舟驚得徹底清醒:“!?”

“你倒是比我想象中的能忍疼。”熟悉的聲音響起,來自藺輕舟眼前的人。

藺輕舟驀地轉頭看去。

然後他看見了自己。

那張臉從小到大,他在鏡子裡見過無數遍,疏遠又熟悉。

他和牧重山互換身體了!

藺輕舟因驚恐瞳孔放大,嗓子發出無意義的吸氣聲,他低頭看著自己傷痕累累的身子穿著破爛烏黑玄衣,骨裂的膝蓋打入銀釘,傷痛後知後覺地湧來,折磨著每一寸神經。

“可惜了。”牧重山伸手抬藺輕舟的下巴,強迫他直視自己,笑道,“這副表情如果出現在你自己的臉上,肯定會更有趣。”

藺輕舟強忍著身體的疼痛,聲音顫抖地問:“牧重山,你這是做什麼?”

“你中了封炎咒又不知何解,遲早得死,既然如此,死前不如把身體借我一用。”牧重山彎眸淺笑,神情自若,“也算是死得其所。”

藺輕舟:“什……”

“噓。”牧重山捂住藺輕舟的嘴,他抬頭往上看去,見黑鱗長蟲似覺異樣,從洞頂漆黑處現身,緩緩蠕動而下。牧重山自言自語,“這倒是個麻煩。”

“唔唔唔。”藺輕舟掙紮起來,不甘心的聲音從牧重山掌心裡漏出。

牧重山看向他,彎眸笑道:“彆吵,睡吧。”

說著牧重山伸手捏訣,隻見其指尖泛起銀光,並在藺輕舟額前點了下,藺輕舟聽見耳邊傳來模糊不清的鈴鐺聲,隨後便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而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藺輕舟的意識都渾渾噩噩地遊離在黑暗中,他隻能聽見隱隱約約的鈴鐺聲,忽遠忽近,朦朧不清,不知過了多久,鈴鐺聲忽然清晰地在耳邊響徹,如同睡夢中的人被吵醒般,他的五感瞬間回到身體中。

雖然醒了過來,但是疲憊感和隱隱的疼痛依舊占據著神經,他難受得睜不開眼睛,隻聽見身旁有人在說話。

“師兄,這魔頭傷成這樣,還活著嗎?”

“活著,小心些,將他捆去滅魂穀,千萬不能出什麼岔子。”

“反正有熾焰尊在無妄地牢外坐鎮,不用擔心。”

“謹言慎行。”

“是。”

藺輕舟隨後感覺手腕的束縛被解,整個人懸在空中,失重感占據身體每處神經。

他凝神調整呼吸,試著攢些力氣,在感到意識能完全控製軀體後,藺輕舟睜開了眼睛。

最先入眸的,不是無妄地牢死寂肅穆的石壁和幽幽熒光,而是紅日淩峰,萬壑之上雲蒸霞蔚,翻湧似血海。

許久未見明亮的眼眸被綺光刺得淚流,藺輕舟不得不閉眼緩片刻然後再睜眼。

他發現自己四周皆是參差不齊、大小不一的漆黑石柱,猙獰地直指蒼穹的石柱上鑲嵌著粗細不一的鐵鏈,帶鏽跡的玄烏鐵鏈交錯盤繞,將世間一切景象割成四分五裂。

而藺輕舟正被三根鐵鏈捆綁著手腕和腰,懸空於石柱其中,像蜘蛛網上被黏掛著的蟲屍,無能為力也動彈不得。

非但如此,藺輕舟還感到滾滾熱浪從下撲來,灼得他背脊冒汗,頭暈目眩。

他低頭看去,驚恐地發現這些石柱皆立於一個山穀中,而山穀裡是滾燙翻滾的炙熱岩漿。

此處,正是滅魂穀。

湘禦宗處決魔尊之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