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病嬌魔尊每天都在尋死覓活 > 第二十一章神仙打架放過我

-

腳下灼熱的岩漿冒泡四濺,散發出難聞的氣味和可怖的溫度。

熱汗從藺輕舟額頭冒出,混合著汙血灰塵滑落,入藺輕舟的右眼,蟄得他生疼,而他雙手被束縛,連擦側額這般簡單的動作都無法做,如此酷刑不比無妄地獄好上半分。

剛睜眼清醒時,藺輕舟是滿心困惑的。

他不明白一心求死的牧重山為何突然對自己發難,害他落得這般境遇。

在絕望漸漸占據心臟時,藺輕舟突然想通了。

或許牧重山一直在騙自己。

他從一開始,就打算讓自己替他去死。

牧重山知道以命換命這件事,誰都不會答應,於是處心積慮,先是在自己麵前裝出對世間毫無留戀的模樣,博得同情讓自己放下警惕,最後尋到機會,交換兩人身體。

自己替他墜入滅魂穀,屍骨無存。而他逃出生天,改頭換麵。

想明白以後的藺輕舟愈發絕望和苦悶,帶著血和灰的汗液將他眸子刺紅刺疼,湧出淚後才勉強好了些許。

當遠處西斜紅日被嶙峋孤傲的山峰割據成兩半時,藺輕舟聽見刀劍掠空的聲音。

ps://vpkanshuco

他適才抬起頭,就見一人淩空禦劍而來,在他眼前懸停。

那人麵容剛毅不怒自威,身著火紋丹色武袍。來者正是湘禦宗宗主,聶焱。

同他一起來的,還有十二名湘禦宗內門弟子,以及其他門派的修仙者。

除了聶焱,其他人皆位於山穀石柱外,遠遠地看著。

聶焱居高臨下,不屑地睥睨著藺輕舟,厲聲道:“天道昭昭,終是等到了能慰藉千百亡魂的今日,能在他出關前讓你灰飛煙滅,當真不枉我數年來煞費苦心,魔頭,你可還有話要說?”

“有!”藺輕舟咬牙切齒,“一堆話。”

“哦?”聶焱頷首,“好,我倒要聽聽,你死到臨頭前,還有何言。”

藺輕舟深吸了一口氣,雙手握拳,瞠目欲裂、繃緊渾身聲嘶力竭地吼道:“牧重山!!你個王八蛋!!!我去你大爺的!!!狗東西!!!”

聶焱:“……”

他聲音洪亮,山穀又空曠,這麼一喊竟有了回聲,震得山穀上石柱前交織錯亂的鐵鏈晃盪作響。

眾人皆大吃一驚。

這魔頭髮瘋了吧!

竟然自己罵自己!

不得了不得了!

聶焱眼眸一閃而過困惑和驚訝,他立刻意識到什麼,眼底的驚訝轉而變成惱怒和憤懣,他語氣寒如臘月隆冬簷下冰:“你不是那魔頭?你是誰?”

藺輕舟方纔光顧著罵牧重山,都忘記自己還可以辯解了,聶焱此話一出,他如同沉浮大海瀕死之際抓到了救命木板,欣喜若狂之餘急急地說:“對對對,我不是他,我是之前看守他的雜役,我和他互換身體了。”

聶焱眸光一沉,右手捏訣,硃紅氣焰在他掌心騰起,他左手前伸,掐住藺輕舟臉頰雙側強迫他張口,而後右手的氣焰旋轉著探入藺輕舟口中。

好似一根燒火棍捅入嗓子,藺輕舟難受得眼泛淚花,嗚咽出聲。

聶焱無意折磨藺輕舟,在發覺他體內確實冇有湧動的靈氣之後,立刻收回了氣焰。

藺輕舟難受得低頭乾嘔,麵上雖狼狽,但內心欣喜。

如此一來,他是不是能活了?

但緊接著,藺輕舟便發現自己著實太過天真。

不知牧重山何時逃走的聶焱怒髮衝冠、暴跳如雷,他召出灼焰烈火纏繞的長鞭,猛地甩鞭,鞭子淩空變長,重重擊在聶焱身側的石柱上,石柱被攔腰鞭撻出碎石裂痕,搖搖欲墜。

鞭聲震耳欲聾,在山穀間久久迴盪,嚇得所有人心膽俱碎、魂飛魄散。

藺輕舟還冇從鞭聲的驚嚇聲回過神來,被聶焱揪住接連著頭皮的青絲髮根處,猛地往後一扯,他因此被迫仰著頭,與聶焱對視。

聶焱語調雖不高,但語氣裡皆是不可遏的怒火:“互換身體,必須口舌相近才能連通魂魄,你一個小小雜役,為何要接近那魔頭,讓其有機可乘?”

“我……我……”藺輕舟答不上來,他本就是懷有異心。

“哼。”聶焱手一甩,鬆開藺輕舟的青絲,赫然而怒,“不過是蛇鼠一窩。”

話音落,藺輕舟手腕和腰上的鐵鏈應聲鬆開,整個人毫無防備、似無枝枯葉直直地朝穀底熔岩墜去。

風聲獵獵,灼熱之氣纏身,除了麵對死亡的本能恐懼,藺輕舟大腦一片空白。

就在這無望瀕死、融骨熔岩近在咫尺之境,藺輕舟耳邊突然傳來極不合時宜的笑聲,這聲低吟淺笑似暄風撫綠絲絛般輕盈,由遠瞬間至藺輕舟耳畔。

下一刻,藺輕舟腰被人攔抱住,抱住他的人手臂極其有力,緩了下落的衝力,使他懸於空中。

藺輕舟還冇回過神來,那人已淩空而起,腳踏四周的烏黑石柱壁,借力幾步似燕般輕躍,最後立於山穀中最高的石壁上。

天地浩大,紅日沉淪,鐵鏈石柱交織著的冰冷山穀之中,翩翩白衣印進所有人的眸中。

石壁頂端僅有兩米寬,為了防止藺輕舟跌倒摔落,那人冇有鬆手,一直環住他的腰。

如此也值得藺輕舟慶幸,因為死裡逃生腿上又有傷的他根本站不穩。

“數日不見,甚是想念。”救他的人笑著開口,是藺輕舟自己的聲音。

眼前的人,正是有著藺輕舟容貌的牧重山。

藺輕舟看著他,雙眸瞪圓胸膛劇烈起伏著,根本說不出一句話。

牧重山嘴角含笑,語氣戲謔:“方纔那句王八蛋和狗東西,罵得那般氣勢洶洶,深得我心。”

藺輕舟狠狠地抹了把臉,覺得頭疼。

害他淪落這般境地的是牧重山。

救他的也是牧重山。

方纔墜穀時恨死牧重山的是他。

但決心幫牧重山逃出無妄地牢的也是他。

各種亂七八糟的情緒盤根錯節占據著藺輕舟的胸膛。

最後藺輕舟深吸了一口氣,勉強笑笑,好聲好氣地和牧重山商量:“下次這種驚心動魄的事,能不能提前告訴我一聲,和我商量商量,讓我有個心理準備。”

“不能。”牧重山微笑。

“啥?為什麼?”藺輕舟問。

牧重山:“因為你受驚的表情特彆有趣。”

藺輕舟:“……”

藺輕舟:“我他媽發起火來更……”

藺輕舟話還冇說完,聶焱那纏繞著烈焰的玄鐵長鞭呼嘯著朝兩人鞭撻而來,炙熱的氣焰讓空氣為之顫抖扭曲。

牧重山往後一倒,單手抱著藺輕舟拽著他一同墜下石壁,躲過了鞭子,又立刻淩空而起,幾步攀躍至另一根石柱上。

落地站穩後,牧重山看著藺輕舟淺笑著問:“嗯?更什麼?”

藺輕舟:“……”

你們神仙打架能不能放過我這個抱著唯物主義瑟瑟發抖的普通人啊!!!

“為何不說了?”牧重山追問,然後立刻又道,“算了,此話等等再提,先來猜一猜我等等要做何事吧。”

藺輕舟:“逃命啊!還能做什麼!”

“不對。”牧重山說著,湊近湊近藺輕舟耳邊,低低笑著,“我啊……要屠儘湘禦宗,讓此地血流成河,屍骨如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